E小說 > 都市小說 > 致命親愛的 >章節目錄第656章 656 不怕折壽嗎
 見面會這一天,天晴得很。

上午十點的見面會,被邀媒體提前將近兩個小時就到了會場,擺機位的擺機位,給機器占位置的占位置,對問題的對問題,大家看上去像是打了雞血似的。

還有沒被邀請的,大多處于邊緣的媒體,進不了會場的他們就打算死守在門口,也是早早的就來占位置,心想著哪怕是能拍張陸門老大的照片也好。

可惜,撲了空。

近十點的時候,落進他們鏡頭里的仍舊是燦爛的陽光和混著秋天氣味的空氣。

提早守在地下車庫的記者就幸運得多,他們拍到了參會人員的車,其中包括長盛集團二公子邰業帆和他的夫人、陸門高層領導,甚至還有陸東深。

陸東深的車子是在九點五十五分抵達。

有眼尖的記者窺見他車里有一女子,背影像極了陸門長媳夏晝,于是瘋狂用鏡頭捕捉。

陸門的車沒遮沒掩。

陸東深下了車,順便將那女子也帶下了車,兩人一前一后往電梯間走,周圍有保鏢護著,圍觀的記者們無法簇擁上前,只能朝著兩人的背影猛拍。

有人拍到了女子的側面。

不是夏晝。

也有人認出了那女子。

阮琦,之前跟華力尊少走得最近的女人。

現如今她出現在陸東深身邊?

但凡瞧見這一幕的記者們全都……呃,懵了。

怎么個情況?

大家愣神間兩人的身影已經不見,再想往電梯間里擠,已經被保鏢攔了個嚴實。

候在外面的人其實更多的是在等饒尊和夏晝露面。

但直到見面會開始,眾人都沒瞧見饒尊和夏晝的身影。

搶新聞就是搶時效,見面會那邊開始著呢,這邊就有一些捕風捉影的消息發上來了。

沒實質性的消息,基本圍繞陸東深和阮琦的關系進行。

有人笑謔說,陸門當家人行為難測,是因為別人搶了他老婆,所以他要報復回來嗎?

有幸到現場的媒體記者們看見這幕也倍感奇怪,本來該是陸門長媳露面的場合怎么換別的女人了?

就算陸門長媳杳無音信,那陸門長子帶著其他女人出席見面會又是怎么個意思?

這是內有乾坤?

阮琦沒跟陸東深坐在一起,他是整場見面會的重中之重,就算當她跟著陸東深進入會場,已經明顯察覺到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也無所謂,她徑直擇了一張椅子坐下,遠離媒體區。

但記者們還是將鏡頭對準她,她干脆將太陽鏡一戴,任由他們拍去。

她是跟著陸東深一起回來的。

被動的。

當初她想的是,就在滄陵待著等著,只要救援隊一天沒撤,她就有一天希望,如果陸東深走了放棄了,她就再回大漠,自己雇救援隊繼續尋找。

但陸東深的人近乎強迫式地將她拖上了車,如果不是有私人飛機,許是不少人會認為她被綁架。

跟綁架無異。

在飛機上她質問陸東深,你這什么意思?

自己離開了不算,還得拉著我一起?

陸東深當時好像在處理什么郵件,打從上了車就沒怎么搭理她,登機時接了幾通電話,從他平靜的眉宇里看不出什么情況來,直到飛機起飛,他還在一直忙公事。

但尚算他還有點憐香惜玉的心思,終于回了她的不悅,“在有饒尊的消息之前,我替他照顧好你。”

“陸東深,我是個成年人,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

她只想一心撲大漠。

陸東深淡淡地說,“但你是個女人,有些事女人做不了。”

沒明說,但十分強勢。

阮琦不知道蔣璃平時是怎么跟這種男人相處的,怎么能受得了他這性格和脾氣,至少她是接受不了,如果饒尊也是陸東深這性格的話,怕是她早就跟他分道揚鑣了。

就這樣她被帶回來了。

得知見面會后,阮琦提出也要參加的要求。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執著,這是陸門的媒體見面會,跟她絲毫關系都沒有,但就是想過來看看。

這場見面會曾經是蔣璃的諾言,見面會的內容也是跟三家合作的項目有關,也許在她的潛意識里,這些都是跟饒尊和蔣璃有關系的。

集團公關宣傳部總監主持了見面會。

侃侃而談落落大方,下面坐著滿滿的都是前來挑刺的媒體記者,問題之前也都過眼過,尚且尖銳,更何況有可能場內隨時可能出現超綱問題。

常年跟媒體打交道的人,早就練就金剛不壞之身。

陸東深身旁坐著楊遠,另一旁坐著徐董事。

一位元老股東能親自出席見面會,這著實讓大家詫異,就更加認定這場發布會的特殊性。

邰業帆和陳瑜坐在不顯眼的位置,但即使這樣,也是整個見面會上的重點人物,畢竟是合作項目人之一。

總監先就見面會的內容介紹了一番,陸門、華力與長盛三家的合作項目是重中之重,而此次見面會之所以召開的緣由他也沒回避。

發言人就代表著陸門的態度,至少這番有誠意的開篇還是讓媒體滿意的。

擋在合作項目之前的就是四年前的工廠事故,切入這個問題時,徐董事竟先行替陸東深表明了態度。

“關于這件事陸門終究要給出個答復,不管四個月前的承諾是不是兒戲,四個月后,集團負責人給出的態度才能算是陸門的真實態度。”

全場的鏡頭都對準徐董事。

發言人尬在一旁,徐董事的意外發言是沒在計劃內的,他下意識看了一眼陸東深,陸東深卻始終平靜,并沒被這場意外變了臉色。

這是……允許徐董事繼續?

但允不允許徐董事都繼續了,他仍舊語重心長的口吻,“作為集團元老,我很高興能看到集團的路越走越寬,但同時也為四年前的事感到揪心,今天,陸總作為集團新上任的掌舵人,他有權力代表集團表明態度,為此,他也會代表陸門鄭重地向外界道歉。”

眾人嘩然。

就連邰業帆也愣住了。

陳瑜拉了拉他的袖子,低聲問,“道歉?

陸東深剛坐上交椅就道歉?”

邰業帆也表示不知情。

楊遠坐在那眼觀鼻鼻觀心的,實際上要氣得炸開花。

陸東深面前的話筒是開著的,徐董事說完這話,記者們的注意力就全都在他身上。

陸門長子親自出面道歉,看來當年的事勢必要給個說法了,當初陸振名就四年前的事道過謙,陸東深始終避而不談,現如今要道歉,那只能說明責任的確是在他身上。

陸東深的神情始終是淡淡的,目光掃過在座的各位,稍許,身子微微往前一傾,對著話筒。

大家都以為他能說句對不起,豈料他開口說的是,“道歉?

我從來沒表示過要在今天見面會上向公眾道歉。”

全場又是一愕。

楊遠先是驚訝,緊跟著忍不住樂了一聲。

徐董事急了,但礙于公眾場合沒法發飆,皮笑肉不笑瞅著陸東深,“陸總,今天見面會就是要解決四年前事故的,你是集團負責人要負主要責任,難道還要等著陸夫人?

四個月都找不到人,恐怕是……”“恐怕是已經死了吧,是想說這話嗎?”

隔空一道嗓音揚起,清冽得很,如淙淙山泉,又似秋霜冷月,“誰說話這么缺德?

不怕折壽嗎?”

眾人一驚,紛紛回頭,等看清來者后更是倒吸一口氣。

會場門大敞四開。

蔣璃就站在門口處,門外是長長的走廊,走廊上有明艷的光,盡數打在她的一身束腰白袍上,就像是聚攏了室外的艷陽,耀眼得很,又像潤玉,讓人移不開眼。

驚艷而來,眉色之間又是颯得很。

她身后跟著的全都是外面的記者,大家伙躍躍欲試的。

徐董事震驚地從椅子上站起身。

蔣璃沒理會他的神情,目光穿過眾多鏡頭落在陸東深臉上,輕笑,“東深,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大家都是媒體,怎么就分了三六九等?”

微微側臉示意了眾人,“既然來了,就都進來吧。”

門外記者們歡呼。

見面臺上的陸東深見此一幕沒驚沒訝,但也不同于早先的平靜,嘴角微微揚起,多有寵愛和溫暖,只是,目光在落到蔣璃小指的時候,眉心微微一蹙,眼里有了心疼。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