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致命親愛的 > 第655章 655 見機行事吧
 公眾也許會遺忘,但媒體的記憶始終存在。

很早就有人記著四個月的見面會之約,甚至還有記者一遍遍的電話打到集團公關部進行核實,直到見面會的具體時間敲定。

媒體的心是定下來了,但骨子里都是躍躍欲試,畢竟是好奇陸門要以怎樣的態度召開此次見面會,因為直到現在陸門長媳還是沒有找到,當初承諾之言是從她嘴里說出來的。

外界輿論越來越大。

主要議論陸門長媳生死問題,幾乎是抱著一邊倒的態度。

人之常情,四個月了,就算她夏晝再厲害也不可能在沙漠里熬過四個月,肯定是喪生了。

生沒見人死也沒見尸。

夏晝是這樣,饒尊也是這樣。

饒家和整個華力集團拒絕媒體上門,據說,饒老爺子急火攻心病倒了,饒夫人天天以淚洗面。

于是乎,越是接近見面會的召開,一些言論就越是變得意味深長:如果不是失蹤呢?

人不見了,這四個月來真要是地毯式搜索的話不可能一點收獲都沒有吧?

可如果是蓄意謀殺呢?

那“找不到”這種情況就另當別論了吧?

還有人劍指陸家長子,言辭十分直接,大抵都是:生物項目合作盤子攤得那么大,可謂是國內外的資源都動用了,怕這不是華力的太子爺想賺錢,而是送給老情人的嫁妝,這份濃情厚意豈是陸家長子能容下的?

直到兩人前后回國。

陸家長子忍無可忍動了殺機。

以他的能力,真想在大漠里讓活生生的人失蹤是難事嗎?

找不到只是托詞,做戲給外人看而已。

種種言論缺乏證據甚至邏輯,但外界大眾樂此不彼,相對溫暖的事,許是大家更喜聞樂見旁人過得有多糟糕。

商界的人頭腦清楚,眼睛盯著的可不是街頭巷聞傷人無形又無腦的流言蜚語,就在臨近見面會召開的前兩天,有人瞧見邰業帆現身陸門集團,媒體尋不到半點風聲。

兩位合作者碰面無非是為了項目的事,那接下來陸門這步棋要怎么下,大家都拭目以待。

見面會召開的前一天,董事局會議。

會上,徐董事的態度很明確,鑒于集團旗下生物有四年前的黑料案底,在沒給大眾一個滿意交代之前,新項目的推進會遭到市場以及消費者強烈的反彈,現如今網絡發達,任何西信息相瞞都瞞不住,想要無聲無息推進項目的可能性太小。

說得語重心長。

自打陸東深坐上交椅后,徐董事很多時候都不吱聲不吱語,想當時他對交椅人選持反對意見,但礙于他在陸門的根深蒂固、元老級人物,陸東深就算大換血也沒換到他頭上。

有人說這是陸東深的懷柔政策,也有人說陸東深根基尚淺,一時三刻還動不了徐董事的勢力。

不管怎樣,徐董事還是一如既往出現在董事會上,這次,他的態度十分堅決。

陸東深于主席位正襟危坐,又恢復一貫西裝革履的商務形象。

兩個多月的大漠生活讓他黑瘦了不少,但之后的滄陵生活也讓他沉淀了不少。

聞言徐董事的一番“良苦用心”,他沒惱也沒笑,只是很平靜地問他,“那你認為明天的見面會要怎么繼續?”

沒人能看得懂陸東深眼睛里的波瀾不驚,如果從前平靜的時候還帶些靑情緒,那現如今的他平靜就是平靜,語調絲毫針對性沒有,讓人想到了靜謐的湖面,一絲風過的影子都見不著。

徐董事很直接,“簡單,或者換負責人,或者面對大眾承認錯誤。”

楊遠聞言起了冷笑,“讓他承認過錯,這跟換負責人有什么區別?”

徐董事沒回應楊遠,只是看著陸東深。

陸東深靠坐在那,淡言,“你認為道歉有用?”

“不過就是給外界一個說法,說白了就是現如今當家人的態度。”

徐董事語氣不緊不慢的,“陸門商業合作伙伴眾多,一舉一動其實都落在對方眼睛里,這件事的處理是直接能影響對方對你的信譽和未來合作的評估,總不能讓你父親的心血毀于一旦吧?”

陸東深沉默不語。

徐董事瞅著他,也看不穿他的心思,想了想又說,“對于四年前的事,當時你二叔也算是當機立斷出面道了歉,你呢,同樣是負責人一直避而不談,這樣不行啊。”

楊遠坐在徐董事的對面,冷聲,“當年究竟怎么回事,我想徐董事心知肚明吧?

現在讓東深效仿個已經坐牢的人?

您老是在開玩笑吧?”

徐董事沒惱,笑了笑,“楊副總誤會了,我的意思只是讓東深對外有個交代,你說的當年的事,是什么事?

我可不清楚。”

楊遠心中冷哼,老狐貍。

“其他人的意見呢?”

陸東深目光一掃。

如今的董事會新舊勢力對半,不在人多人少,而是在各自手中捏的股份和勢力,換血之后雖說新吸納了新股東,但也抵不過少數老股東的優勢。

自然有站在陸東深這邊的,意思是不必理會外界聲音,把項目推進下去才是關鍵。

這意見是占了大數的。

當然,這也很好理解,誰不都是沖著利益去的?

生物項目的推進自然能令他們賺得缽滿盆盈。

有少數股東認為不妥,他們倒不是站在徐董事的陣營,給出的理由充分,“這場見面會是當初陸太太的約定,如今她下落不明,陸總更是要出面澄清一些事,否則陸門對外的信譽就會毀于一旦。”

徐董事在旁道,“這就是我的意思,東深,不管怎么樣你總得有所表示才行,總不能見面會上再拎出合作發展未來前景,媒體那些人想聽的可不是這些。

另外,邰家二公子也是坐不住了,就算不為了外界,合作伙伴也得安撫吧?”

他話音落下后,就有其他董事提出反對意見,一時間爭議聲不斷。

陸東深坐在那,聽著會議室里紛雜的聲音,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各自有理,各自保全利益……許久后他不疾不徐地敲了敲桌子。

聲音停了。

陸東深調整了下坐姿,看向大家,“徐董事說的沒錯,只有解決了麻煩,事情才能順利推進下去。”

這話一出,底下又是竊竊私語。

徐董事有了笑臉,道,“沒錯沒錯,這才叫識時務者為俊杰,東深你放心,明天我不會讓你孤軍奮戰,我是陸門的元老,又是一路看著你長大的長輩,絕對會維護陸門聲譽。”

陸東深微微一笑,“那就有勞了。”

散了會,楊遠沒走。

陸東深有點饞煙了,跟他借了一根。

楊遠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扔給了他一根煙,連同打火機。

“至于嗎?

不就是抽你一根煙?”

陸東深將煙叼嘴里,點燃。

楊遠沒心思抽煙,道,“我敢保證,明天你一道歉,后天輿論就能逼宮,徐董事能有好心?

早就買了不少媒體了吧,就等示弱投降。”

“我知道。”

陸東深吐了一口煙霧。

楊遠盯著他,“那你還答應道歉?

你是怎么想的?”

陸東深沉思少許,彈了下煙灰,“見機行事吧。”

“啊?”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