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影后你馬甲又掉了 >章節目錄第十九章 準備
    小琴不是第一次來阮湘家,但卻是第一次被邀請進到房間里。

    她以往過來只能到玄關那里,將東西放下就回去。

    她四下打量著,對這種千萬只能買幾個廁所的豪宅異常好奇。

    阮湘翻看著她找來的漢服,審視的目光一件一件的掃過。

    也不知這些衣服是小琴從哪里借來的,款式面料都跟狂妃劇組的戲服很接近。

    “不錯不錯,就選這套白色和這套黑色的好了,公司里有妝造老師吧,你聯系一個明天有時間的,下午就帶過來。”

    阮湘笑瞇瞇的看著小琴,眼角眉梢都寫著滿意。

    她一場車禍醒來,時間雖然向前跳了三年,但漢服的整體工藝和款式造型都比從前精致不少。

    穿這兩套衣服開直播,至少造型上可以讓來挑刺的書粉閉嘴了。

    想到這點,阮湘面上的笑又加深一點。

    只是她的心情越是大好,小琴就越是不安。

    阮湘讓她去找服裝的時候就已經告訴她安排,但知道是一回事,她小心臟有點承受不住的怕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襄襄,咱們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開直播用近似的妝容硬懟……雖然聽著就很燃,是直接的往徐清臉上啪啪啪,可人家身后有金主呢,金主怒了怎么辦?

    小琴面上的擔憂讓阮湘還挺受用,原身的運氣是真不錯,小助理和經紀人都很和她心意。

    “怕什么,我倒是盼著她身后那位金主千萬不要忍下去。”

    莫大少要是能為了女伴再來一次‘大義滅親’,那她就更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跟莫家人淡了聯系。

    也能再一次有借口讓莫衡好好學學他哥,沒事少往她這里跑。

    小琴:“……”

    為啥她家藝人摔了一次后,腦回路她就永遠都無法再跟上?

    “襄襄,這事咱們要跟文哥報備一下吧?”

    “報備?嗯,也行,那你去說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阮湘這毫不在意的語氣讓小琴落荒而逃,不行,她堅決不能在自家藝人身邊多呆,不然太容易被洗腦。

    她們兩個總要有一個是正常人才行。

    文奇從阮湘要求聯系直播平臺時就在想她到底要做什么,現在答案揭曉,他居然有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我先跟禾姐提一句,妝造師先不急,等我給你消息。”

    在文奇的印象中,阮湘一向彪的很,只要她不高興,誰的面子都不給。

    她會一路被黑,也跟她同媒體和狗仔起過幾次沖突有關。

    她能什么都不在意,把事業都能當玩笑,他和禾田卻是不行,他還要靠經紀人的身份養活自己。

    禾田之前就知道阮湘不會讓徐清順順利利的把狂妃拍完。

    但她一直以為會阮湘會等成片出來前來上一手,倒是沒想到她氣量比她想的還要小。

    她想硬懟,那就由著她好了。

    正好禾田也想看看網友的反應,長了腦子的阮襄最終能做到什么程度,她也有些好奇。

    “直播內容由她自己決定,只要不太過分,她的要求都盡量滿足。”

    文奇:“……”

    手下的藝人不正常,自家老板也不正常,他該怎么辦?

    他好難啊。

    公寓不算小,上下兩層。

    阮湘樓上樓下的考察了一番,就決定將直播的房間放在樓下的書房里。

    原身的書房布置的很是唬人,不知是不是因為有個國寶級竹馬的原因,書房里將一整面墻安裝了通頂的書架、

    書架上各種類型書擺的很滿,她一眼掃去,文學名著和大家傳記占據了三分之一,至于其他,各大學科的基礎教材幾乎在這里都能看到。

    她隨意抽了幾本就發現書都是嶄新的,半點翻動的跡象都沒有,倒是最下面的暢銷小說折痕比較明顯。

    她滿意的拍了拍手,這書房真的太適合拿來裝十三了。

    書房邊就是衣帽間,原身的審美不算掉線,認真翻一翻也能找出幾件貼合這具身體氣質的衣服。

    阮湘翻箱倒柜的為第二天做準備,樓上樓下的跑了幾次,總覺得好像缺了點什么。

    將衣服換到身上,摸著白皙纖細的脖頸,她才突然意識到原身還缺幾件能壓得住場子的首飾。

    衣帽間并排擺著幾個首飾盒,只是里面大半是快餐款式。

    她翻找了好一會,只是以她的眼光……這些東西都配不上隔壁的書房啊!

    但好東西向來可遇不可求,現在去找也有些來不及了。

    嘆口氣,她進到廚房,一邊倒水,一邊思考原身跟潘曉瑜間的關系。

    若是真如她日記里所寫潘曉瑜是拿她當親生女兒對待,那原身怎么會連一件貴重的首飾都沒有。

    她拿到原身各種賬號密碼的當晚就查了她的賬戶余額,比她想象中的要少,而且不是一點。

    原身雖然是個十八線,但這三年也算一直有工作,只要不是過的太奢侈,拿來養活自己已經足夠。

    她當時就起了疑心,所以又申請了對賬單,原身確實過的很‘節儉’。

    除非必要,原身幾乎很少買奢牌的服飾,好幾次穿著幾百塊的網紅款出入機場都被拍到。

    所以將賬單一眼掃完,她就明白了原身當初為了從莫家搬出來,將父母留給她的所有存款全部用來買了這套公寓。

    阮湘一口將被子里的水喝完,一時間間倒是有些看不清自己的心中為何極為復雜。

    摸起手機,她猶豫了半晌,還是將腦海中屬于二哥阮煜的號碼一位位敲了出來。

    之前一直各種雜亂,她現在也算有時間可以聯系從前的家人。

    只是要如何讓自家二哥相信她是阮湘而不是阮襄?

    她手指在屏幕上輕點著,短息反反復復的編輯著,就是無法最終點擊發送。

    要不就犧牲一下大哥的形象,將他五歲時被狗咬傷后來一看到狗就腿打哆嗦這事抖出來?

    唔,似乎也不太合適,畢竟這事有不少家人知道內情。

    要不就犧牲阮煜自己,把他十二歲被小姑娘堵在學校后面的巷子里這事當敲門磚?

    想到自家二哥最憤恨別人提起他粉嫩的過往,阮湘這一刻就笑的無比開心。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