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科幻小說 > 尋陵計 >章節目錄第二百二十四章:石臺遇險
    一關之后又一關
    剛剛脫險險送命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花,還是那美如天使精靈般的存在。
    可是,它開的越旺盛就越能讓人感覺到死亡。
    因為,一具一具恐怖的干尸此時正掙扎著從那花蕊中向外爬出來。
    它們就像是破繭而出的蝴蝶,渾身上下沾滿了乳白色的不明液體,它們張開大嘴朝天空中發出無聲的嘶吼,那樣子看起來既像是在吶喊,又像是在感嘆自己可以重獲自由,除此之外,這幫家伙其實更像是在完成某種奇怪的祭祀。
    緊接著,它們便用一種奇怪的姿勢朝小劉他們三人沖了過來。
    看著那成百上千的干尸如馬蜂一般涌來,小劉他們三人心頭都不由得一顫,就連見慣了大場面的趙老爹手也不住的開始發抖。
    “現在……現在怎么辦?”黃朵朵雙手死死的抓住鐵鏈,聲音里帶著哭腔說道:“我可不想死后變成它們這個樣子,趙老爹你有沒有什么辦法?”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也……”
    趙老爹的話還沒有說完,小劉突然緊忙往前爬了幾下,一把從趙老爹腰間拽出了那柄特大號的煙袋。
    小劉大喊了一聲:“都抓緊了,咱們可能要學一把人猿泰山了!”
    說完,他向前一躍,躍到趙老爹的身前,然后單臂緊握住鐵鏈,雙腳一松整個人一下子懸在了半空中,隨后,他掄圓了胳膊用手里的鐵煙袋朝那幾乎燒紅了的鐵鏈就砸了過去。
    趙老爹的煙袋本就是特殊材料制成,又重又硬,再加上那鐵鏈此時已經被那沾有桐油的紅繩弄的是腥紅滾燙,所以,小劉這一砸不要緊,那鐵鏈瞬間斷成了兩節。
    趙老爹為了不讓二郎掉進那該死的深淵,鐵鏈斷裂的一瞬間,他一個飛身抱住了二郎。
    三個人一條狗就像是斷掉的風箏線一樣,猛的朝那無盡深淵跌去。
    而那鐵鏈上密密麻麻的干尸則倒了霉,鐵鏈一斷,它們在想跑依然來不及了,一個個掙扎著想去抓那鐵鏈,可他們的手腳僵硬無比,一頓比劃之后,只能如死狗一般跌進深淵之中。
    三個人死死抓住鐵鏈,就像是蕩秋千一樣,在深淵上空來來回回蕩了四五個來回,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樣很刺激,但這種刺激的代價是小劉差點連去年大年三十的飯都被撞的吐了出來。
    最后,還是趙老爹用腳勾住了峭壁上一處石縫幾個人才勉強停了下來。
    可他們剛一停下來,其他地方的干尸又好像是蜂群一般朝幾個人涌了上來。
    “媽的,這幫家伙真是他媽的沒完沒了。”小劉罵道。“他們到底想干什么?”
    “他們自然是想拉你一起下地獄。”趙老爹罵道。
    “我可不想跟他們一起。”小劉說道。
    “你們快看。”就在這個時候黃朵朵突然一邊大喊一邊指了指他們身下的黑色石橋。
    “看什么?”小劉順著黃朵朵指的方向望了過去,發現她指的只是空無一物的石橋。
    石橋上面什么都沒有,有的只是黑,黑的就好像是墨,如果不是橋身上隱約透著一股子白色花紋,它都幾乎和深淵融為了一體。
    而這黑色的石橋有什么看的哪?
    難道是黃朵朵嚇糊涂了不成?
    為什么突然讓大家去看那石橋?
    小劉詫異的看了看黃朵朵,眼神中充滿了不解。
    “那些家伙好像刻意在回避那個石臺,它們好像不敢上到那石臺上去。”趙老爹此時突然說道。
    他在看到那空無一物的石橋之后,一下子明白了黃朵朵的意思。
    “沒錯!”黃朵朵連忙點頭說道。“你們看!”
    說完,她又指了指石臺的另一頭,此時哪兒盤踞了五六具干尸,它們顯然是被剛才斷裂的鐵鏈甩到了那頭,而此時它們正焦急的在原地打轉,樣子看起來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全然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那我們要不要跳到那石臺上面去?”小劉問道。
    趙老爹沒有馬上回答小劉的話,因為他也沒有把握跳上去會不會出事,或者觸發什么不該觸碰的機關,可當他抬頭朝四周望去的時候,漫山遍野的干尸已經距離他們不到三米了。
    趙老爹把心一橫牙一咬,大喊道:“跳!快跳!”
    說完,他當先撒手,抱著二郎朝漆黑如墨的石臺跳去。
    好在他們之前只爬了不到一半的距離,那鐵鏈的長度剛好將他們甩到距離下面黑色石臺不到三米的地方。
    眼見趙老爹跳了下去,小劉和黃朵朵也幾乎同一時間撒手,朝下面跳了下去。
    而就在小劉撒手的一瞬間,一直干枯的大手猛的朝他抓了過來,嚇的小劉一縮脖子,那只大手鋒利無比的指甲貼著他的頭皮劃了過去,驚的小劉出了一身冷汗。
    雖然他們距離地面有三米多的距離,但是憑借他們三人的身手這點高度那是在輕松不過了,落地后三個人都借勢做了一個前滾翻,可正待他們要站起來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依然開始不聽自己使喚了。
    “這是怎么回事?”趙老爹只說了六個字,可是在他說到第四個字的時候,他的整個人已經被一團粘稠無比的黑霧給緊緊包裹住了。
    黑霧?
    那只是簡簡單單的黑霧?
    當然不是。
    而是無數只小如螻蟻一般的黑色小蟲。
    原來這石臺原本的顏色是白色,不知什么原因被這些黑色的小甲蟲附著在上面,所以遠遠看去這座石臺才會黑如濃墨。
    趙老爹被這些黑色甲蟲附著的一瞬間便傳來了一聲慘叫,那聲音響徹了整個深淵峭壁,就好像是發自靈魂的痛苦嘶吼一般。
    與此同時,他那赤膊的上身幾乎在一瞬間露出了里面的白骨。白色的肋骨夾雜著淡粉色的肌肉,在幽白色光芒的照耀下散發著一種奇異的光芒。
    被黑霧吞噬的不僅僅只有趙老爹,他懷里一直抱著的二郎更是在同一時間被那些甲蟲啃食殆盡,只留下了一具骸骨,甚至還沒來得及發出一絲哀嚎。
    趙老爹奮力的轉過身,他朝小劉這邊望去,他的嘴在動,他想說一些什么,可是,他的嘴在動,卻也只是在動。
    最后,趙老爹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勉強只是說出了一個字,“書……書……書……”
    說完這個字之后,趙老爹便倒了下去,倒在了那黑色的石橋之上。
    石橋還是那座是石橋,趙老爹倒下去的時候甚至都沒有掀起一絲漣漪,就好像這石臺是一個無底洞一樣,又好似這個人從來沒有來過這里一樣。
    趙老爹就這么離開了,曾經叱咤風云的搬山道人就這么離開了,甚至連遺骸都沒有留下。
    幾秒鐘之前還是三個人,現在卻只剩下了兩個人。
    趙老爹受到了那些黑色甲蟲的關照,小劉和黃朵朵就沒有嗎?
    自然不會!
    在小劉和黃朵朵落下的一瞬間,那如黑霧一般的甲蟲猛的便纏住了他們兩人。
    小劉心中暗叫了一聲:不好!
    他伸手就想去拍掉身上的甲蟲,可猛然就覺得手掌心一疼,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直往心里鉆,那感覺就好像是被強硫酸腐蝕了一樣。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眼前不遠處趙老爹的慘狀。
    小劉頓時覺得全身上下的血液涼了一半,“我要死了嗎?我今天就交代在這兒了嗎?再見了,老爸!我不能給你盡孝了。再見了,兒子!抱歉,當爸爸的我沒能照顧好你,到現在我都還沒有找到你,也不能看著你長大了!再見了……”
    小劉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任憑身上臉上被那些甲蟲在自己身上臉上撕咬,一股股活活的灼傷感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一個個他熟悉與想念的面孔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他在等,在等待著死亡,在等待著前往另一個世界。
    可是,讓小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等來的并非是死亡,而另外三個人。
    小劉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見了他們。
    那是三個男人。
    冷老三,吳凡,還有一個披著斗篷的大家伙。
    冷老三走到小劉的面前,伸手掐住他的下顎,并講一個碧綠色的古玉塞進了他的嘴里。
    說也奇怪,那塊古玉放進嘴里的一瞬間,那些黑色的甲蟲就好像是耗子看見貓一樣紛紛四下逃竄。
    與此同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清涼之意啥時間傳遍了小劉的全身,就連手上與臉上的灼燒感也開始有所緩解。
    “怎么是你們?”小劉詫異的問道。
    由于嘴里含了東西,所以說話一時間不是很清楚。
    小劉想將空中的古玉吐出來,卻被冷老三打斷了,冷老三冷冷的道:“如果我是你,我是不會將那古玉吐出來的。”
    冷老三說話的時候也有些含糊不清,很顯然在他的嘴里也有一塊這樣的古玉。
    “你們為什么會在這里?”小劉追問道。
    “我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冷老三反問道。
    “朵朵哪?”小劉回頭問道。
    “我這兒哪!”吳凡在后面說道:“她剛才緊張過度,這會兒暈過去了,放心她好這兒哪,倒是你,你真應該找個鏡子照照!”
    小劉回頭看見黃朵朵此時正好好的趴在吳凡背上,身上雖然有血但并不多,他的心也算放下了不少,于是便沒有再說什么。
    其實,小劉他自己心里很清楚,現在自己的樣子估計慘到不行,如果走到大街上一定會被人強行拉上120送到醫院去。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