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雪狼出擊 >章節目錄第927章 死神訓練營
林松喋喋不休的喊叫聲越來越大,最后才惹得一個家伙叫罵道。
“沒有活人,你不是活人嗎?”
林松覺得好笑,都是死人的話,你怎么還會說話呢?
“老兄啊,安靜點好不好,待會兒鬧起來的話,誰也不好受,就當我是死人好了。”
那個從黑暗角落里傳來的聲音,到此為止,然后不管林松怎么和他說話,就仿佛是一個啞巴一樣,閉口不言。
“你說話聽算數的,要不這樣吧,你陪我聊聊天,我給你美刀如何?”
“一分鐘一百美刀,一千美刀,一萬美刀……”
“要不送你美人怎樣?”
“你他媽的再不說話,我詛咒你全家死翹翹。”
“臥槽,這么惡毒的詛咒你都能忍受?”
林松只想知道這里是哪兒,看樣子這個家伙好像是對這里很熟悉,至少應該知道的比自己多一些,可是不管他怎么做,那個家伙就是不再說話。
‘咕咚’
好像有什么東西摔了進來,就好像是被拋棄的廢物垃圾一樣,從高處扔了下來似得。
林松皺著眉頭,盡可能的把身體朝著聲音的方向湊了過去。
當他距離聲源比較近了,這才看清楚掉下來的是一個人,不過此時這個人已經面目皆非,血肉模糊,看上去已經死透了一樣。
“死了?”
林松忍不住的問了一句,就在這時候,那個看似已經死透了的家伙,忽然毫無征兆的睜開了雙眼,一雙泛著死光無神的眼眸,就跟地獄里的鬼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一只大手從后面伸了過來,一把拽住了林松的脖領子,然后又以非常快的速度把林松扥了過去。
這一動作連貫一氣呵成,不是練家子就不可能完成這一套動作。
林松的身體剛剛離開那里,一雙指甲賽鐵鉤的大手,就朝著那個空間橫掃了過去。
這要是被鐵鉤般的大手碰到,至少讓林松來個半死,又身處這樣的環境下,沒有醫藥的話,肯定離死不遠了。
“是你快死了,想活命的話,就不要亂動。”
那個剛才靜默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告訴林松最好入鄉隨俗老實一點。
鐵鉤一樣的大手雖然撲了一空,但是似乎并不滿足這樣的結果,而是順手將剛剛送來的尚未死透的半成尸體一把歘了過去。
尸體的肋骨瞬間就被斯斷了,連帶著一大塊的血肉,一起吞進了嘴巴里面。
血沫肉渣順著嘴角流淌下來,好像是幾輩子都沒有吃過飯一樣,狼吞虎咽的不到幾分鐘,整個尸體就被撕扯的一塌糊涂。
最后連個肉片都沒有留下來,全都被黑暗中的家伙給消化掉了。
全部過程都被林松看在眼里,這種恐怖的畫面比戰場上殘酷多了。
“那是什么東西?”
林松看不清楚躲藏在黑暗里面的到底是什么生物,一種莫名的恐懼讓他還是有些不舒服。
“東西,你可不要這么說,要是讓他聽到的話,肯定會把你撕成碎片的,到時候我也保不了你。”
那個人似乎對林松很友好,不但幫助他還告訴他這里是地牢,沙漠基地僅有的一處地牢。
關在這里的人全都是危險至極的家伙,至少達到SSS級別的危險分子,才有可能被關在這里。
“這里也是SSS級嗎?”
林松好像聽說甘雄天就是SSS級的進化者,怎么這里也有這么恐怖的家伙?
“何止是SSS級,就是五個S,甚至六個S的家伙都很常見。”
說到了這里,那個家伙終于露出了真面目,昏暗的地牢里,林松并不能準確的把握眼前的這個人具體的身份。
但是看得出來,他也是一個黃種人。
“不是說SSS才是目前最終的進化者嗎?”
林松想著法克斯博士是不會欺騙他的,難道放著六個S的超級進化者不研究,非要拿一個中等級別的研究才有價值嗎?
“我說,你也是華國人吧,難道沒聽說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嗎?”
那個黃種人也不知道被關在這里多久了,渾身上下全都長滿了苔蘚,一層綠簿癢癢的他不停地抓撓著頭發。
“這句話和六S級有關聯嗎?”
林松怎么能不懂這句話的含義呢,可是這和進化者又有什么聯系,難道進化者也是人在江湖?
“我說新來的,凡是來到這里的人全都是被判了死刑的,就拿我說吧,為了活命,就假裝是被感染者,結果就被扔到這里等死。”
說著他就指向了一旁,有了明確的指引,林松這才看到就在他們的旁邊布滿了凄凄白骨。
原來地牢就是仍死人的地方,很多還沒有來得及咽氣的也被丟棄在這里,總比扔到沙漠里,尸體也不會腐爛,不管過了多少年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結局好。
至少秘密不會外泄,這也是為什么基地設了一個地牢的緣故。
“我明白了,適者生存,這些超級進化者,上面的敵人并不知情。”
林松一點就透,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些人全都是看似死亡,但是卻因為各種原因而沒有死亡,在這個食物充足的地方,成為超級進化者。
“那你吃什么?”
林松一想到剛才那個被超級進化者啃噬的尸體,就有些惡心。
“看你還沒有進化,也算是一個正常人,我就實話實說吧,這里有一個通往補給站的秘密通道。”
那家伙很詭異的笑道。
“怎么可能,敵人還會給你留下來一個秘密通道,你騙鬼的吧。”
林松就是打死也不會相信這個鬼話,在自己清醒的時候,法克斯說過,自己的血液很有研究價值,現在居然把自己扔到這里來,難道是自己徹底的沒用了,如果不是的話,那么敵人一定會給自己送食品的。
“你捉急什么啊,我有騙你的必要嗎,告訴你是讓你陪著我一起挖。”
那廝的嘴角劃過一個燦爛的弧度,有了新生力量的幫助,逃跑的計劃就會提前很多。
“你原來的在挖掘地道啊?”
林松似有所悟的說道。
“你以為呢,不過千萬不能暴露了,就剩下一哆嗦了。”
說著,在挪開了一堆白骨后,那廝掀開了一個木板……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