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繡華 >章節目錄第八百二十五章高興
    夜色深深,顧佑凱滿臉喜氣回到房間來,他瞧著成氏頗有些感嘆說:“玉兒,今天家里好熱鬧,我一會說給你聽一聽。”

    顧佑凱在顧佑屹去迎親的時候,他特意回來問過成氏的意思,成氏執意要留守在家中,顧佑凱想著成氏的身體情況,他也沒有再力勸下去。

    成氏瞧著顧佑凱面上的喜色,她笑著問:“夫君,你說坐一坐后,你再和我說一說那熱鬧的情景。”

    顧佑凱入內梳洗后,他出房坐下來,很是關心的問成氏:“娘子,今天孩子可吵了你?”

    成氏瞧著顧佑凱笑了起來,說:“我如今事事皆好,我瞧著他是一個乖巧的好孩子。”

    顧佑凱瞧著成氏的笑臉,他一樣舒心的笑著說:“娘子,如今屹弟也成親了,你們妯娌日后好好相處,我們家的日子便能夠興旺起來。”

    他的眼光落到成氏的肚子上面,成氏瞧見到他的眼神,她在心里暗自慶幸起來,她幸好已經有了身孕。

    顧佑凱一直是一個細心的人,只是再細心的人,遇見成氏這樣容易想得多的妻子,那腦子也是有些不太夠用。

    成氏微微笑著應承了顧佑凱的話,她象是很有誠心一樣跟顧佑凱說:“夫君,我會好好的和嫂嫂弟妹相處的。”

    顧佑凱瞧一瞧她,他想一想還是提醒說:“弟妹娘家條件是差了那么些許,有些事情,你當嫂嫂的人,你還是要多體諒幾分。”

    成氏瞧一瞧顧佑凱面上的神情,她好奇問:“夫君,弟妹家的條件差到那一種地步了?”

    顧佑凱微微皺眉頭瞧著成氏說:“弟妹娘家明面上顯得條件差,內里大約是不差的,弟妹是帶有田地嫁妝嫁進來的。”

    成氏略略有些驚訝,她原以為韓氏會有幾箱的嫁妝,卻不料她娘家竟然還能給她田地為嫁妝。

    成氏瞧著顧佑凱低聲說:“我聽說嫂嫂嫁進來后,她把壓箱底的嫁妝銀子置換成田地了?”

    成氏的心里其實有些懷疑,顧佑則是不是私下里貼補了程可佳銀子,只是換了一個名號說出來,將來這樣也能算成他們那一房的私房。

    顧佑凱輕輕的點頭說:“我聽哥哥提過,嫂嫂嫁過來的時候,她家長輩私下里塞了銀子給她。”

    成氏卻有些不太相信,長輩給小輩的銀子,用得著做得那般隱秘嗎?

    顧佑凱瞧見成氏面上的神情,他微微的皺眉頭跟成氏解釋說:“嫂嫂娘家兄弟姐妹們多,長輩們明面上自然是一碗水端平,可是私下里則還是會添補一些進去。

    嫂嫂舅家對待外甥女添妝都如此的厚實,自家長輩們在這方面自然是不愿意給落了面子。”

    成氏有些好奇的跟顧佑凱說:“夫君,我聽說嫂嫂舅家當年添妝的是名硯,聽說數量不少?”

    顧佑凱微微皺眉瞧著成氏低聲說:“這是嫂嫂的嫁妝,我們當弟弟弟妹的人,還是少在私下里多說一說。”

    成氏聽顧佑凱的話,她給氣得接連喘了好幾口大氣后,在顧佑凱的擔心眼神下,難得的直言道:“夫君,我們是誰先提起嫁妝的事情的?”

    顧佑凱平時都會讓著成氏,在這樣的時候,他自然是不會跟成氏來計較。

    他很快的轉了話題,他跟成氏提及端良氏和程可佳去觀禮的事情,他跟她說起喜宴時,各家來客的事情。

    成氏聽說端良氏和程可佳都去觀禮了,她是滿臉驚訝神情說:“她們明明說不去的,她們為什么又去了?”

    顧佑凱笑瞧著她說:“這樣的場合,撣哥和哥哥還是護得住自個妻子,有哥哥們在一旁照顧著,她們自然會愿意去觀禮,她們還跟著大家一起用了喜宴。”

    成氏暗自咬了下嘴唇,就她一人信了她們的話,在顧佑凱來接她的時候,她都執意不肯去湊熱鬧。

    成氏默默的低下頭,低聲說:“她們明明跟我說過,她們不會去,結果最后只有我一人落單下來。她們這般的行事,我以后如何敢信她們。”

    顧佑凱不曾想到還有這樣的內里事情,只是他仔細的想了想后,他笑著說:“你們只是妯娌之間的約定,而那是她們的夫君,她們的夫君有心,當妻子的人自然樂得順從。”

    成氏的心情還是低落下來,顧佑凱只覺得下一次說話時,他還是要當心一些。

    顧佑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跟成氏說什么,好半會后,他只有跟成氏提及岳家的事情。

    成氏打起精神聽顧佑凱說了一會話后,她借著疲倦了直接靜臥到床上去。

    顧佑凱很是體貼的瞧著她閉眼睡了,他在外面又默默的坐了好一會,然而成氏卻不曾睡熟過去,她一直聽著外間顧佑凱的動靜。

    夜色越發的深沉起來,顧佑凱總算進房來睡覺,成氏這才安然的睡熟。

    第二天天明后,顧佑凱清醒過來,成氏還在沉睡當中,只是今天的日子不同往日,顧佑凱還是叫醒了成氏。

    他有些擔心的瞧著成氏說:“你昨晚早早的入睡,早上你又一直醒不過來,而且你的面色明顯是睡眠不足的樣子,我覺得再瞧兩日,你要是還如此,我便請大夫進來給你瞧一瞧。”

    成氏瞧著顧佑凱面上的擔心神情,她的心里舒服了許多,她跟顧佑凱解釋說:“夫君,昨晚我其實醒了好一會,然后天色微微明的時候,我又再睡了一小會。”

    顧佑凱想一想平時也不見成氏如此睡少了情形,他瞧著成氏輕搖頭說:“你這是心里有事睡不沉,下一次可不能如此,有事,你直接同我說。”

    成氏微微低頭說:“我想著今天弟妹認親是大事,我擔心會晚起,結果最后還是晚起了。”

    顧佑凱聽著成氏的話,他瞧著成氏眼神都溫和下來,笑著說:“有我在,我幾時都不會讓你誤事的。”

    成氏瞧著顧佑凱笑了起來,只要顧佑凱的心里面向著她,她在顧家的地位就完全的穩了。

    顧佑凱和成氏出門不算晚,他們在路口碰見到顧佑則和程可佳帶著顧定揚,他們三人臉上的笑容燦爛。

    小人兒轉頭瞧見到顧佑凱夫妻,那是一臉的高興神情,叫道:“叔,嬸。”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