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章節目錄第84章 踏上那條路
    “為什么寫這樣的一個故事?”

    李雅琴沖到教室,把正在上晚自習的宇文飛喊到自己的辦公室,迫不及待地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故事好看嗎?”

    宇文飛微笑著反問。

    “好看!但是……”

    “但是沒有深度、沒有文學性是嗎?”

    宇文飛替她把問題說了出來。

    “對呀,以你的水平,應該可以寫出更深刻,更具備文學性的故事。”李雅琴急切地說道。

    “例如路遙老師的人生,或者賈老師的飛都?”宇文飛含笑說道。

    李雅琴的臉一紅,瞪了宇文飛一眼,“路遙老師的人生當然非常好,那個……后面那書就算了。現在你寫這個,雖然也很好看,但是從文學性上來講,還是太欠缺了。”

    宇文飛嘆了口氣,和文學青年,談論這些問題,真的有點難為他了。

    他無奈坦白道:“李老師,這本書……,我本來就沒打算靠這個躋身文壇什么的,我只想出幾本書,最好是暢銷的那種,賺點錢而已。”

    李雅琴驚訝地看著他,半晌后才說出話來:“你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如果能拿到新概念大賽一等獎的話,可以說國內文壇已經向你敞開懷抱了呀。怎么可以,只想著用文學來賺錢呢!文學應該是理想,而不是一門生意!”

    “那換一種說法吧,我只想寫那些廣大高中初中女生們喜歡看的故事,這些女生們,才是我的目標讀者。如果這樣說的話,我這書是不是就合適了。”

    李雅琴更是理解不了,她反駁道:“我承認,你這個故事,那些小女生肯定會喜歡。可是,可是得不到文壇大家的認可啊,也拿不到什么文學獎項的。”

    宇文飛攤開雙手,“廣大讀者喜聞樂見,極少數文壇前輩不喜歡,他們又算老幾呢!”

    他這句話是有出處的,李雅琴也知道,頓時無言以對。

    是呀,書就是寫給讀者看的,只要讀者們喜歡,哪怕被文壇里的人批得一文不值,那又如何呢!

    拋開所謂的文學性來說,宇文飛這本書寫得相當不錯,就連她這個二十多的大女生,都看得如癡如醉。

    可以預見,一旦這書出版之后,必將風靡初高中校園啊。

    這年頭,那些所謂的言情小說,還都是港臺那些傳統作家寫得那些,已經不能滿足新時代小女生們的胃口了。

    而宇文飛這個,完全不同于傳統言情小說,他把言情巧妙地結合到校園生活以及青春里面,場景、片段,都非常貼近內地學生的生活,這樣就容易引起女生們的共鳴。

    畢竟,發生在自己校園里的故事,比起那些什么豪門望族的恩怨情仇,更讓她們感到親切啊。

    ……

    四月底的一天,上午上課時,吳秀習慣性地往一個方向瞄了一眼,就是一愣。

    她低聲問自己的同桌,“哎,夢琪,今天表哥怎么沒來上課,他又請假了嗎?”

    周夢琪低聲回答道:“他說是去魔都參加一個作文比賽,搞得神神秘秘的也不說清楚,據說李老師也去了!”

    “啊?李老師也去了?!什么作文比賽啊,怎么李老師也沒有在班里說過。哼,肯定是李老師偏心,有參加作文比賽的機會就只顧著表哥了,都不敢在班里公開說!我作文寫得也不錯呀,為什么不讓我參加呢!”

    兩個小女生的討論,宇文飛自然是聽不到的。

    他此時,已經坐上了通往省城的車。

    這是一輛嶄新的桑塔納2000,宇文飛和李雅琴并排坐在后座上。

    李雅琴有點拘謹,感覺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

    偷偷看了看開車的師傅,發現他正在專心致志地開車,就輕輕側身靠近宇文飛,低聲說:“坐依維柯不好嗎?干嘛花那么多錢坐這個……”

    這次去魔都參加新概念作文大賽,李雅琴可是向學校申請了經費的,雖然不多,只有一千塊。

    但是,大賽組委會那邊也可以報銷一部分費用的呀,所以兩邊加起來,如果不鋪張浪費的話,錢是足夠用的。

    在李雅琴看來,坐依維柯去省城,然后轉火車去魔都,已經足夠舒服了。

    縣城剛開通的省城專線,全部是嶄新的依維柯小客車,速度快還帶空調,除了票價貴點,其它沒毛病。

    結果宇文飛直接否決了,他自己聯系了西關轉盤的私人出租車,租下了這么一輛“豪車”。

    李雅琴可是看到了,光是這一趟到省城的路費,宇文飛就給那師傅掏了整整五百塊!

    她心里也有點羨慕,這師傅收入太可怕了吧,去省城,如果跑快一點,一天能一個來回。

    這單程就是五百塊,回來時如果再拉個客人,那一天豈不是收入一千塊了,這可是快趕上自己一個月工資了!

    當然,賬不是這么算的,只是李雅琴不懂而已。

    “沒事的,這車不比依維柯舒服嗎?”宇文飛笑道。

    李雅琴用力按了按柔軟的座椅,這車當然比依維柯舒服了,更重要的是,這車想停就停想走就走,不像坐客車,不自在。

    她又想起一個問題,“哎呀,這個費用超標了,估計學校不能報銷。這樣吧,這個車費我掏了。”

    宇文飛好笑地說道:“行了李老師,這次是我去參加比賽,所有的費用我來掏,你那點工資還是留著多買兩套衣服吧。年輕女孩子,需要用錢的地方比較多。”

    聽著宇文飛的話,李雅琴一陣氣惱,這小子明明比自己小好幾歲呢,怎么說話像個大叔在教訓小姑娘一樣。

    “要你管?你哪來的錢?”

    “我當然是自己掙得錢了,不然你以為我家多有錢嗎?”

    看著李雅琴又要張嘴,宇文飛連忙說道:“別問那么多,反正是合法勞動所得!”

    ……

    桑塔納2000沿著國道一路向北,很快,小縣城就被遠遠地拋到身后,再也看不到。

    扭頭看了一眼,現在還是早上,只有霧蒙蒙的一片。

    宇文飛知道,他既然踏上了這條路,那就再也沒有回頭路可走。

    或許,從今以后,他和以前的他,就再也不一樣了。

    等到他從魔都歸來,迎接他的,將是鮮花和掌聲。

    或許,還有全校女生崇拜的目光……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