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名門寵婚:辰少的惹火辣妻 >章節目錄番外十你會后悔的
    零點湊近蘭辰小聲的建議:“他們雖然是保鏢也是要吃飯的,不如……讓他們自己出去吃?”沒敢提讓他們留下來同桌吃飯,因為她親眼見過蘭辰對待保鏢的態度,一言不合就解雇他們!

    蘭辰看了她一眼,沒有回頭卻道:“出門,自己叫外賣。”

    “是!辰少!”幾個保鏢異口同聲的附和,氣勢十足的打開大門依次走了出去。

    零發瞥見大門關上,整個人頓時輕松了不少。

    拿起紙巾擦了擦頭上嚇出來的冷汗。

    從小到大女兒乖得從不讓他們操心,結果一闖禍就闖了個大的!

    低頭偷瞄了桌子底下坐在輪椅上蘭辰的雙腿。

    若不是兒子親口告訴他,也親眼見到了守在樓下的小弟,他實在不敢相信女兒撞殘了一個黑澀會大佬!

    看他面無表情的等著自家寶貝女兒伺候他,卻還是皺著眉,明顯是不高興啊!

    蘭辰皺著眉見到自己的碗里堆滿了他愛吃的各種海鮮,零點卻到現在一口也沒吃,眉頭皺的更深了幾分。又吃了幾口突然道:“我吃飽了。”

    知道他飯量的零點聞言直皺眉。

    林月嚇得蹭的一下子站起身!

    蘭辰目光淡淡的看向她。

    林月嚇得直哆嗦:“我我我您您您是不是要喝水?!”

    蘭辰:“……”想起上一世林月都敢為了點點報仇殺人,這輩子見到他這個討債的上門居然害怕成了結巴。

    零發生怕老婆礙了大佬的眼,趕緊一把拽著她坐下,抬頭朝著蘭辰訕笑:“你吃飽了那……繼續看電視?”

    零點見父母嚇壞了,站起身推著蘭辰去沙發那邊看電視。

    幫他調好了臺,低頭湊近小聲的詢問:“才吃這么點就說飽了,是不是我媽的手藝太差勁?”想想她媽很少下廚,手藝確實不太行。

    可是海鮮不是清蒸就是鹽水煮一下,應該不需要太多技巧吧?

    只能歸咎于大佬的嘴太叼!

    蘭辰目不轉睛的盯著新聞沒理她。

    零點討好的又提議:“你吃的這么少等會肯定會餓,要不然……我給你下個面?”記得他好像挺喜歡吃面條的。

    蘭辰這才扭頭看向她:“你先吃完再說。”

    零點只當他同意了,高高興興的回到餐桌前繼續吃飯。

    剛坐下就收到父母無數暗示的眼神,她也只能裝看不懂!

    闖了大禍,她慫~~。

    她早已經從父母的對待蘭辰的態度看出來,他們已經知道蘭辰是被她撞殘的!

    吃過午飯,從不下廚的林月又主動洗碗!看見零點燒水準備給蘭辰下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焦急的詢問:“他的腿真的是被你撞殘的?!”

    零點:“……是,可我不是故意的!”

    林月聞言露出一副天塌下來的表情,半響突然道:“咱家賣房賣車,我再問親戚借點錢賠他,你趕緊跟他斷絕關系!”出門十幾個小弟跟著,太嚇人!

    零點沉默了一瞬:“……您看他像缺錢的人嗎?我說要賠錢,他說……直接賠他雙腿……。”

    林月低頭看了看女兒筆直的大長腿,沉默的轉身去洗碗。

    零點不敢讓蘭辰在家久待,等他吃過面就帶著他飛快離開。

    她剛走,收到消息的加薪、加減來到他們家,卻發現人已經走了!

    加減急切的詢問零錢:“你姐真找了一個黑澀會大佬當男朋友?!”

    “不是!”零發出言反駁。

    零錢這才把前因后果全說了。

    加薪、加減兩兄弟聽完倒抽一口氣!

    林月卻不耐煩的把他們兄弟倆送走,轉頭盯著零發突然下了決定:“你立刻去中介把咱家房子掛上去,還有我的車全賣了!哦對了,還有你那小破超市也盡快轉手!”

    零發聞言皺眉:“這……?”

    林月強勢的瞪了他一眼:“這什么這!這房子少說也值二十萬!我的車也能賣個五萬左右,再加上咱倆的存款算下來起碼有五十萬!到時候全部交給點點轉給他立即跑路!咱們全家找一個陌生的城市躲個三五七年,我就不信他本事通天還能找過去!”

    “好辦法!”零錢立即附和。

    零點什么也不知道,第二天一大早跟蘭辰乘坐飛機去了外國,輾轉各大醫院得到的結果依舊是無法治療!

    零點越來越絕望!心里也越來越愧疚。

    這一天照舊推著蘭辰去附近的公園散步,聽見他說渴了,立馬去買水。

    蘭辰坐在輪椅上欣賞著附近的風景。

    一個小孩突然跑了過來,指著他嘲笑:“看!殘廢!嘻嘻嘻!”圍著蘭辰轉著圈跑,還時不時的朝他做鬼臉。

    圍觀的其他幾個小孩在這個小孩的帶頭下覺得很好玩,也圍著蘭辰不停的嘲笑他做起了鬼臉。

    蘭辰又不是真正的殘廢,根本不介意他們的嘲笑。

    保鏢卻立即走過來想要趕走這些熊孩子。

    蘭辰突然瞥見零點買水歸來的身影,暗示保鏢走開不要管。

    零點快速的走近,一眼瞧見一群孩子圍著坐在輪椅上的蘭辰嬉笑玩耍,氣的火冒三丈快速的跑過來把他們趕走。

    轉身看著一臉陰沉的蘭辰,愧疚的恨不得當場切腹!

    若不是她一時莽撞撞殘了他,如此優秀的人怎么會落到坐在輪椅上被一群熊孩子嘲笑?!

    蘭辰見她紅了眼眶又突然無聲的落淚,不禁皺眉。

    零點趕緊擦掉眼淚露出笑臉快速的走近,擰開礦泉水的蓋子遞過去。

    蘭辰卻沒有伸手接:“我手還沒有殘廢,不需要你幫我擰開。”

    零點:“……下次我注意。”

    蘭辰卻沒有領情,伸手打掉了礦泉水瓶,看著它落在地上,水汩汩的流了出來冷冷的質問:“用不著你同情我!你早晚會結婚生子,一撇兩寬!你走吧!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零點連忙蹲下去抓住他的手:“我不走!我不結婚一輩子照顧你!你若不信我當場發誓!若有違背天打雷劈!”

    蘭辰直勾勾的盯著她,半響勾唇:“我不信。”

    零點皺著眉頭:“你要怎么樣才相信?”

    蘭辰詭異一笑:“除非你嫁給我!”

    “啊?!”零點震驚的張著嘴望著他。

    結婚?!心跳瞬間如擂鼓般劇烈的跳動起來。

    “呵!”蘭辰冷笑一聲,一掌把她推倒在地上,自己推動著輪椅離開。

    零點坐在地上愣了一下,看著他孤獨的背影瞬間產生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沖動,站起身沖他的吼:“好!”

    蘭辰轉動輪椅的手停了一下,激動的恨不得立刻轉過身一把抱住她,卻極力克制這種沖動,轉動著輪椅繼續往前走。

    零點見他沒停下反倒徑直離開,誤以為他根本不相信她說的話,連忙追過去攔住他的去路:“我們現在就去民政局!”

    蘭辰眸光幽深的盯著她:“你會后悔的,你一定會后悔的!”

    “我絕對不會后悔!”零點氣勢洶洶的反駁!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