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 >章節目錄第484章 我跟我老婆要睡覺了
 正在院子里玩骨頭的大豆,看到這一幕,瞬間石化。

這特么不會要常住吧!顏沫也很詫異,驚訝的看著宮遠洋道:“哥,你想干嘛?”

宮遠洋:“……”“這陣子會很忙,要經常飛各地,所以大黃可能要麻煩你久一點了。”

所以大黃的日用品全都給拿來了?

大黃脖子上掛著小籃子,呆萌呆萌的走到了顏沫身邊,搖著尾巴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如此呆萌的大黃,顏沫真的拒絕不了。

她蹲下身子,摸了摸大黃的狗頭,“大黃,歡迎回來呀。”

其實大黃經常來,雖然不在這住著,可兩家是鄰居。

大黃跑兩步就來了,根本不費力。

沒事的時候它就來找它的小姐姐,順便氣一氣狗大豆。

大豆快要發飆了,然而……“大豆,這是你的零食,還有玩具。”

宮遠洋從宮耀手里接過了兩大包東西擺在了大豆面前。

哇塞,零食,玩具!哇塞,都是進口的!哇塞,哇塞,哇哇塞!這可比它那個摳門的男主人好多了。

于是,大豆熱情的奔了上去,討好的沖著宮遠洋搖尾巴,早就忘記宮遠洋來的目的是什么了。

厲北承剛停下車子,便看到自家狗跪舔宮遠洋的樣子,差點氣的想把大豆扔出去。

它到底知道哪個是主人嗎?

大豆:我只知道有奶就是娘!不過,厲北承最在意的還不是這個,而是宮遠洋總喜歡跟顏沫套近乎。

自從顏沫回來,宮少經常帶著狗來串門。

當然多數時候他也在,可他還是非常不爽。

“又帶著大黃來我們家串門?”

厲北承走過去,長臂一伸將顏沫拉到了懷里摟著。

媳婦只有摟在懷里才有安全感。

宮遠洋眸色暗了暗,無奈的很,而后笑道:“帶大黃過來常住。”

“你也來常住?”

厲北承的臉色有點冷,手臂驟然收緊。

顏沫吃痛,瞪了他一眼,“只有大黃,遠洋要出差呢。”

厲北承更加不爽了。

什么時候,媳婦叫遠洋兩個字叫的這么順口了,應該叫宮遠洋才是!“別站外面了,正好我叫人做晚餐一起吃。”

“大黃,大豆,回屋了。”

顏沫招呼了兩只狗先進了屋。

厲北承與宮遠洋兩個男人跟在后面。

二人轉頭,目光相接,火藥味十足。

“離我老婆遠點。”

厲北承毫不客氣道。

宮遠洋淡淡一笑,“我把沫沫當妹妹不行?”

“不必了,她有哥哥。”

而且那丫頭的哥哥還不少,她動不動就喜歡亂叫,床上還喜歡叫他哥。

每次她一亂叫。

他就更不能控制自己了。

“不介意多一個。”

“介意。”

介意死了好嗎?

尤其是這男人曾經還差點跟媳婦結婚。

厲少就更在意了。

顏沫吩咐傭人做了一大桌子菜。

她換了件衣裳,從樓上下來的時候。

厲北承去接電話了。

宮遠洋坐在沙發上喝著茶,大黃跟大豆一左一右老實的蹲著。

尤其是大豆,總想把宮遠洋搶過來做自己的主人。

其實,大豆最理想的生活是顏沫跟宮遠洋帶著它出去玩,像是一家人一樣,而不是厲北承與顏沫帶著它一起玩。

大豆有這個想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顏沫在一旁坐下。

大黃立刻竄了上去。

顏沫摸著大黃的腦袋,看了一眼宮遠洋笑道:“遠洋,我想拜托你幫我查些事。”

難得顏沫有事求他,宮遠洋點了點頭,“你說。”

顏沫沉默了下,“我的身世,還有星辰孤兒院……”她做了幾次催眠,效果都不是很理想。

蘇沐還是覺得她心里有個結。

顏沫本來想讓厲北承幫自己去查,但是如果怕事情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厲北承會失望。

厲北承因為小泡沫的事,愧疚了十幾年。

如今這件事對他造成的心理陰影,好不容易減輕了許多。

若是再給他希望,又讓他絕望,只怕對他的心理沖擊更大。

宮遠洋聽了她所說,倒是有些驚訝。

如果不是她顏家的女兒,那又是誰?

“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你真不是顏家的女兒,你該怎么辦?”

“也沒什么。”

顏沫倒是很坦然,“不管我是不是我爸媽親生的,他們永遠都是我的父母。”

“如果我真不是顏家的女兒,我也不會去找我的親身父母。”

“我只知道,這么多年把我精心呵護著長大的是我爸媽,別人從未管過我的死活,對我來說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顏沫很通透,對這些事看的很坦然,如果她真不是顏家的女兒,對她也造不成任何影響。

這么多年來她一直幸福快樂的活著,這就已經足夠了不是嗎?

“好,我明天讓宮耀去辦。”

宮遠洋的能力并不比厲北承差。

厲北承能查到的,宮遠洋也一樣能查到。

宮家只是因為生意多數都在海外,這些年未在南城發展過,所以才沒擠進四大家族之列。

實際上,比起四大家族,他們宮家分毫不差。

“謝謝你。”

顏沫彎起眉眼,笑的燦爛。

厲北承接完電話走過來,看到這一幕醋意橫生。

匆匆吃過晚餐,宮遠洋還想坐下來喝茶。

厲少卻已經冷著臉趕人了。

“大黃都已經睡了,你還不走?”

“我喝杯茶。”

“我跟我老婆要睡覺了,你回去喝。”

宮遠洋:“……”若不是親眼見到,誰能想到外面高高在上的那個厲太子,私下里竟然是這么個德行。

就這樣可憐的宮少被厲少轟了出去。

顏沫伸手扶額,男人吃起醋來真可怕。

她轉身上樓洗澡去了。

結果,剛洗完澡就被男人壓在了身下。

“不要,我今天很累。”

“你休息,我出力,乖……”“……”事實證明,男人那張嘴都是騙人的。

什么她休息,他出力。

折騰來折騰起,倒霉的還是她,腰都快斷了。

折騰完以后,已經是半夜三點了。

小姑娘香汗淋漓的靠在男人胸口,秀眉緊蹙。

厲北承伸手抱著小姑娘,微微喘著粗氣。

這場情事持續的太久,以至于體力極好的他也有些受不住了。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