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一千三十五章 黑豹女子
 劉秀躺著的床榻也是竹子做的,雖沒有很華麗,但很結實,哪怕在床上翻動,也不會發出吱吱嘎嘎的響聲。

當劉秀的目光掃過床邊時,身子頓是一僵,眼睛也下意識地瞪大幾分。

只見就在床邊,趴著一頭烏黑發亮的豹子。

劉秀認識這頭黑豹,正是自己墜崖時看到的那頭。

此時黑豹正趴在地上睡覺,嗓子眼里還不時地發出咕咕聲。

豹子和大多數的貓科動物習性一樣,晝伏夜出,白天睡覺,晚上出去覓食。

在動物界中,豹子絕對屬于完美型殺手。

速度快,幾秒鐘之內就能加速到六十邁(時速一百公里),跳得高(三米),蹦得遠(六米),上能爬樹,下能游泳,力氣還大。

有這么一頭豹子趴在自己的身邊,劉秀渾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住了,他不知道這頭豹子在這里已經趴了多久,自己在昏睡中沒有成為它的盤中餐,實屬運氣。

他想起身,腦袋奮力地向上抬起,可他不用力還好點,這一用力,渾身上下都疼。

劉秀抬起的腦袋無力地落回到枕頭上,發出嘭的一聲悶響。

黑豹的聽力十分敏銳,這一聲響,立刻把它驚醒,它抬起頭來,看向床榻上的劉秀。

劉秀也正在扭頭看著它。

一人一豹,大眼瞪小眼,又再一次對上眼了。

只不過這次的對眼,比上回的對眼距離更近,劉秀甚至能感受到它噴出的熱氣。

劉秀的手指頭動了動,緩慢地摸向自己的肋下,可惜什么都沒摸到,他的赤霄劍已經不在身邊。

就在劉秀和黑豹一動不動看著對方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人。

劉秀目光一轉,看向來人。

這人是位二十左右歲的姑娘,身上穿著淡藍色的曲裾,估計以前的顏色應該更深一些,只不過穿得年頭久了,有些掉色,才變成淡藍。

向臉上看,女子的容貌很是漂亮,皮膚白皙,明眸皓齒,雙眸清澈明亮,仿佛盈盈之秋水,唇瓣朱紅又濕潤,嬌艷欲滴。

“你醒了?”

“別過來!”

劉秀和女子幾乎同時開口。

劉秀的目光落回到黑豹身子,雙手也隨之握緊成拳頭。

見狀,那名女子愣了一下,隨即樂了,叫了一聲:“黑毛!”

隨即走了過來。

黑豹從地上站起,緩步走到美貌女子的身旁,在她的腿邊很親昵地蹭了蹭。

看著眼前這一幕,劉秀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不用怕!黑毛是我養大的豹子,性情很柔順的。”

美貌女子巧笑倩兮地看著劉秀。

豹子!還性情柔順?

劉秀很難把這兩個詞聯系到一起,在他的心目當中,豹子就是吃人的猛獸。

他看著美貌女子彎下腰身,在黑豹的頭頂上拍了拍,然后,黑豹重新趴到地上,一轉頭,黃橙橙的眼睛繼續向他看過來。

看樣子,這頭黑豹確實沒什么攻擊力,不過被它盯著,劉秀身上的汗毛仍不自覺地豎立起來,后脊梁一陣陣的冒涼風。

美貌女子走到劉秀近前,看他的氣色不錯,含笑問道:“你感覺怎么樣?”

“很疼,渾身上下都疼!”

劉秀實話實說道,而后他話鋒一轉,問道:“姑娘,是你救了我?”

美貌女子含笑說道:“確切的說,是我和它一同救的你!”

說著話,她指了指一旁的豹子。

豹子好像聽懂了她的話似的,張大嘴巴,留出白森森的獠牙,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見劉秀向自己看來,它先是高高揚起頭,而后向下一趴,閉上眼睛,又打起了瞌睡。

劉秀感覺,它在閉眼之前,似乎流露出老神在在的表情。

這黑毛畜生還成精了不成?

劉秀揚了揚眉毛,正要說話,美貌女子繼續說道:“那晚,黑毛在外撲食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你。

當時你已是奄奄一息,再不救治,隨時會有性命之危。

黑毛跑回來找我,把我領了過去,后來,也是黑毛馱著你,把你帶回來的!”

劉秀閉上眼睛,仔細回想,他在昏迷之前,的確感覺有人拉扯自己,還把自己拽到毛茸茸的東西上,原來,她是把自己弄到了這頭黑豹的背上……“它……它叫黑毛?”

“是我起的名字,很貼切吧!”

美貌女子笑道。

“呃……很別致的名字。”

劉秀禮貌性地咧嘴笑了笑。

目光再次落在黑豹身上,眼中的警備和抵觸減輕了許多,這么說來,還真是這頭畜生……這個黑毛救了自己。

他喃喃說道:“它竟然還通人性。”

美貌女子正色說道:“黑毛很聰明的,比大花、二毛都聰明!”

這大花、二毛又是個什么鬼?

劉秀在心里嘀咕一聲。

美貌女子笑道:“大花和二毛性子野,不經常回來,估計得過幾天你才能看到它們。”

“哦!”

劉秀隨口應了一聲,看向美貌女子,問道:“不知姑娘芳名?”

“我叫辛零露。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的零露。”

劉秀聽得認真,默默記下她的名字,問道:“辛小姐,我昏迷了多久?”

“你叫我零露就好。”

美貌女子說道:“你已經昏迷了七天。”

“七天!我竟然昏迷了這么久。”

劉秀一臉的驚訝。

名叫辛零露的美貌女子說道:“你身上,光是致命傷就是四處,林林總總的傷口,共有二十余處,你能活下來,就已經是個奇跡了。”

劉秀苦笑,他以前也沒少受傷,不過還沒有哪一次,被傷得這么慘過。

他扭頭向窗外看看,問道:“辛小姐……”“零露!”

“零露小姐,這是哪里?”

“冢嶺山啊!”

“這幾天,沒人……沒人來找我嗎?”

劉秀目不轉睛地看著辛零露。

她莫名其妙地搖搖頭。

見劉秀表情怪異,她解釋道:“或許我住的這里太偏僻了,搜尋你的人未能找到這里。”

聽聞這話,劉秀對這位辛零露產生了幾分好奇。

一個姑娘,身邊養著一頭大黑豹,還生活在荒山野嶺的僻靜處,怎么想都不太正常。

他問道:“零露小姐是一個人住在這里?”

“不是啊,還有黑毛,大花和二毛它們!”

辛零露一本正經地說道。

劉秀眨眨眼睛,說道:“零露小姐一個姑娘家,一個人生活在深山叢林當中,會不會太不方便了?”

“不會啊,我早就習慣了,以前我和阿爹住在這里,后來阿爹過世了,便是我一個人住在這里。”

令尊在臨走之前,也真是放心,讓你一個人住在這種地方。

劉秀還要說話,辛零露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出房間,時間不長,她又從外面回來,手中端著一只木碗,木碗里盛著黑黢黢的湯汁。

她說道:“你該喝藥了!”

“這藥……”“放心吧,我熬制的湯藥,可補你的氣血,還可止痛。”

看著她端到自己近前的湯藥,還有飄散出來的怪味,劉秀想起自己昏迷時,隱隱約約中喝下的苦藥。

他看向辛零露,問道:“零露小姐,我可以不喝嗎?”

辛零露面色一正,說道:“你死里逃生,氣血雙虧,不喝藥的話,再有一個月你也下不了床!”

聞言,劉秀認命了,由辛零露端碗喂他,一口氣把湯藥喝進肚子里。

湯藥入腹,化成一股暖流,擴散全身。

劉秀屏息凝神,感受了一會,體內越來越熱,但也越來越舒適,疼痛感大減。

這碗湯藥,可不是凡品!劉秀問道:“零露小姐,這湯藥里有什么?”

“有千年人參,還有百年的靈芝和雪蓮果。”

劉秀驚訝地著看她,半晌沒回過神。

百年的靈芝和雪蓮果已是稀罕之物,而千年的人參更是人間至寶。

要知道對于辛零露而言,自己只是個陌生人而已,為了救活自己,她竟然肯拿出這樣的寶物。

劉秀心中大受感動,由衷說道:“零露小姐的救命之恩,在下會銘記于心,以后也定會報答零露小姐。”

辛零露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劉秀遲疑了一下,想了想,抬頭說道:“我叫劉秀。”

“劉秀……那,我就叫你劉大哥吧!”

辛零露笑吟吟地說道。

見劉秀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她問道:“叫劉大哥不妥嗎?”

劉秀搖搖頭,清了清喉嚨,說道:“我說,我是叫劉秀!”

“你的意思是,讓我直呼你的名字?”

看著辛零露清澈的眼睛,劉秀一時語塞。

普天之下,不知道自己名字的人,還真沒有幾個,這次,他算是遇到了。

劉秀沉默一會,問道:“令尊把零露小姐領入冢嶺山,應該是許多年前的事了吧?”

辛零露驚訝道:“劉大哥怎么知道的?”

稍頓,她說道:“在我五歲的時候,阿爹就領我入山居住了,算下來,我在山中已經住了十五年。”

“哦!”

劉秀點點頭,如此來說,她不知道劉秀是何許人也,也就可以理解了。

他問道:“令尊過世之前,希望零露小姐一直住在山里?”

“阿爹說過,以后會有有緣之人帶我出山。”

“也許,令尊說的那個有緣之人就是我吧。”

劉秀半開玩笑地說道。

“你要帶我出山?”

“你想離開這里嗎?”

“外面是什么樣子的,我都快不記得了。”

她這話還真把劉秀問住了。

劉秀考慮好一會,方說道:“外面有很多人,也有很多的事,熱熱鬧鬧,卻也紛紛擾擾,是是非非,無窮無盡。”

“聽起來,好像還不如待在山里。”

劉秀有感而發道:“人生在世,就像是一場歷練,不經歷萬千,又怎能練盡鉛華。”

他這番話,倒是讓辛零露的眼睛突的一亮,她好奇地問道:“你是道家子弟?”

劉秀搖搖頭,他崇尚道家,但還真算不上道家子弟,其一是沒有道家的師父,其二,他也沒有系統的學過道法。

他含笑說道:“我當年求學時,學的是《尚書》。”

“原來是儒家。”

見她的小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劉秀問答:“零露小姐是道家子弟?”

辛零露說道:“先祖是文子。”

劉秀聞言,眼睛不自覺地瞪得好大。

文子可是道家的先賢,祖師級的人物。

文子這個人可能不太被人知曉,但他的徒弟可是大名鼎鼎,范蠡。

范蠡拜文子為師,文子傳授他七計,后來范蠡輔佐勾踐,只用了七計中的五計,便滅了吳國。

范蠡名揚天下,可真正在幕后操控的人,卻是文子。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