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九百七十三章 合力殺敵
 且莫車被耿舒逼得連連后退,郭及瞪著充血的眼睛,健步如飛地追了上來,他在耿舒的身后一躍而起,直接越過了耿舒,下落時一刀砍向且莫車的頭頂。

且莫車反應極快,橫錘向上招架。

當啷!隨著一聲脆響,郭及從空中下墜的身形向后彈飛,他人在空中翻滾,手掌在腰間一抹,扣住三支袖箭,向外用力一揮,三支袖箭齊齊射向且莫車。

且莫車拼盡全力,揮錘格擋。

他是把郭及的三支袖箭全部擋下,但耿舒的戰戟也狠狠砍在他的肩頭。

且莫車悶哼一聲,單膝跪地,他抬手抓住戰戟的戟桿,怒視著耿舒,一錘橫掃過去。

耿舒向下低頭,果斷地舍棄虎頭戰戟,從且莫車的身側一閃而過,到了他的背后,一把將他的后腰摟抱住,使出全力向旁摔。

且莫車反應也快,身子稍微下蹲,讓耿舒摔不動自己,緊接著,他扔掉手中的虎頭戰戟,大手向后一抓,揪住耿舒的衣服,他正要把耿舒甩出去,郭及又到了.郭及依舊使用地滾刀,身子在地上向前翻滾的同時,連續出刀,斬且莫車的小腿和腳踝。

且莫車的注意力還在背后的耿舒身上,面對郭及突如其來的地滾刀,他準備不及,只能倉皇后退。

不過他還是稍慢了一點,左小腿和右腳踝各被環首刀劃開一條血口子。

且莫車痛叫一聲,向旁踉蹌出去好幾步,險些跌坐到地上。

他剛想穩住身形,可依舊摟抱住他腰身的耿舒借力使力,向旁一拉,且莫車再站立不住,側翻倒地。

耿舒立刻收回雙臂,改而用手臂勒住且莫車的脖頸。

且莫車的身子在地上不停的扭動、掙扎,即便他身上多處負傷,但力氣依舊大得驚人,耿舒感覺自己勒住對方脖頸的手臂都快被掙斷。

就在這時,郭及持刀飛撲過來,一刀刺向且莫車的胸膛。

且莫車是想閃躲,奈何他身后的耿舒如同狗皮膏藥似的,死死勒住他的脖頸,讓他動彈不得。

耳輪中就聽噗的一聲,環首刀直接刺入且莫車的胸口,后者哀嚎一聲,雙手向前一抓,死死扣住郭及的脖頸。

他的雙手不斷用力向內扣,只眨眼的工夫,郭及的臉就變成醬紫色。

現在他們三人變成了耿舒勒住且莫車的脖頸,而且莫車又掐住郭及的脖頸,耿舒在不斷的加力,且莫車也同樣在不斷的加力。

就在這時,只聽嗖的一聲,突然飛射過來一支弩箭。

弩箭是貼著郭及的耳朵掠過,正中且莫車的眉心中央。

且莫車的身子猛的一震,雙目圓睜,但掐著郭及脖頸的雙手已漸漸失去力氣。

郭及奮力地搬開且莫車僵硬的手掌,從其雙手中掙脫出來。

他扭轉回身,將環首刀從且莫車的胸口拔出來,然后一口氣又連刺了五刀,在且莫車的胸前連捅出五個血窟窿。

感覺且莫車的身子已經一動不動了,耿舒這才放開手臂,整個人已虛脫的平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息個不停。

郭及也站立不住,坐到地上,捂著脖子,不斷地咳嗽著。

一名幽州突騎的兵卒奔跑過來,他手中還端著一臺弩機。

兵卒緊張地看向耿舒,關切地問道:“將軍您……您沒事吧?”

耿舒睜開眼睛,看向那名手下兵卒,向一旁且莫車的尸體指了指,問道:“那一箭,是你射的?”

“是……是的,將軍!”

兵卒呆呆地點下頭。

耿舒嘴角勾起,笑道:“兄弟,你立功了!”

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豁出性命和且莫車大戰一場,結果最終殺掉且莫車的,卻只是自己手底下的一名普通兵卒。

那名兵卒聽聞耿舒的話,臉色立刻露出喜色,快步上前,幫著耿舒包扎傷口。

耿舒的身上倒是沒什么傷,主要是雙手出現了很多的血口子。

兵卒幫著他把雙手纏上一層又一層的繃帶。

耿舒舉目向西看去,此時哪里還能找到奧日逐王的身影?

他暗嘆口子,轉頭又看向郭及,問道:“郭及,你怎么樣?”

郭及已經恢復了一些,原本憋成醬紫色的臉龐,現在變得煞白,滿頭滿身都是汗。

他緩緩搖了下頭,說道:“耿將軍,小人沒事,死不了!”

稍頓,他紅著眼眶,哽咽著說道:“彭信……彭信被他給殺了……”彭信被殺的那一幕,耿舒也看得清清楚楚,他一字一頓地說道:“彭兄弟是為國捐軀!”

說著話,他在兵卒的攙扶下,站起身形,指了指落在一旁的虎頭戰戟,說道:“拿給我!”

兵卒看眼耿舒的雙手,皺著眉頭說道:“將軍已經負傷,不能再戰了!”

“少啰嗦,快拿給我!”

耿舒不耐煩地說道。

兵卒無奈,只能把虎頭戰戟抱起,遞給耿舒。

耿舒強忍著手掌上傳來的劇痛,將虎頭戰戟抓住,這就一會的工夫,他雙手的繃帶已然滲出血絲。

耿舒深吸口氣,提著戰戟,向堡主府的正門走去,同時頭也不回地說道:“與其在這里為戰死的同伴傷神,不如多殺幾個蠻子,以蠻子的血來祭奠陣亡兄弟的英靈!”

耿舒的話讓郭及身子一震,他愣了片刻,用袖口狠狠抹了抹臉上的淚痕,抓起環首刀,也站了起來,跟著耿舒一并向堡主府的正門走去。

這次,匈奴軍集結了六千余眾,由奧日逐王親自率領,匈奴大將呼銜且莫車助戰,大舉進攻高陽古城。

結果在匈奴軍破城之時,以耿舒為首的幽州突騎及時趕到。

雙方的戰斗主要在城內進行,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巷戰。

此戰,耿舒再次率領幽州突騎大敗匈奴騎兵,六千余眾的匈奴騎兵,最終跟著奧日逐王跑出高陽古城的,只有一千來人,剩下的數千匈奴騎兵,幾乎全部戰死在高陽古城里。

高陽堡的堡主,名叫姜周,本是大同軍的一名將領,后來大同軍被官府擊潰,姜周便帶著數百殘部跑到高陽古城避難。

在高陽古城躲避了一陣子,見官兵沒有追來,而且這里人跡罕至,姜周便帶著數百殘部,于荒廢的古城里定居了下來。

后來一點點的建設,把高陽古城建成了高陽堡,由于他們都是起義軍的殘部,不敢與外界聯系,大多時候,他們在高陽堡的周圍種田,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就這樣過了兩年多,有江湖門派發現了這里,感覺這里是一處世外桃源,通過和姜周的商議,該門派便搬了過來,加入高陽堡,郭及和彭信,都是其中的一員,他倆也是最早加入高陽堡的那批江湖人之一。

再后來,又有好幾個江湖門派搬到了這里,以至于高陽堡這個名字在江湖中逐漸傳開,江湖人都以為高陽堡是一個江湖門派。

這次盧芳派軍大舉入侵代郡,百姓們四處逃難,躲避匈奴人的追殺。

姜周和堡內的眾人商議,最終決定收容落難之百姓。

隨著他們收容的人越來越多,高陽堡也漸漸被外界所知曉,許多百姓都是拖家帶口的慕名而來。

這當然也引起了匈奴人的主意。

剛開始,匈奴人并沒有把高陽堡放在心上,只派百余騎前來進攻,可是一番交戰下來,匈奴人折損了數十號人,最終無功而返,反復了幾次,高陽堡終于引起了奧日逐王的注意,他親自率領匈奴大軍來攻,這才有了后面的這些事。

戰斗結束后,耿舒總算是見到了高陽堡的堡主,姜周。

姜周四十出頭的年紀,皮膚黝黑,相貌剛毅,頗具男兒氣概。

姜周率先走到耿舒近前,一躬到地,說道:“小人姜周,拜見耿建軍!此戰若非耿將軍及時率軍來救,堡內數千性命,恐怕……都難以保全!”

耿舒沉著臉,上下打量姜周一番,問道:“你是大同軍舊部?”

他一句話,讓姜周急忙跪地,向前叩首,說道:“請耿將軍恕罪!”

見狀,剛剛還和漢軍一同并肩作戰的堡內壯丁們,紛紛目露兇光,一個個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如果官府還要治堡主和他們的罪,他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只能和官府軍拼了。

耿舒低頭看著跪地叩首的姜周,說道:“你等雖是大同軍舊部,但已放棄對抗朝廷,就不再是朝廷的敵人。”

聽聞這話,姜周等人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

耿舒繼續說道:“但是,你們躲在高陽古城數載,一直沒有向當地官府繳納稅賦,這就是你這個堡主的過失了,等我軍擊潰敵軍,收服代郡后,你們這些年的稅賦,要統一交到郡府那里!”

原來耿舒陰沉著臉,不是因為他們是大同軍殘部,而是因為他們這些年沒有交稅。

郭及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耿舒轉頭看了他一眼,不悅地說道:“大漢子民,就應該向大漢交稅,這天經地義,有何可笑?”

郭及連連點頭,正色說道:“耿將軍教訓得極是!”

姜周也長松口氣,連忙說道:“耿將軍放心,小人一定把高陽堡這些年的稅賦補上!”

耿舒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你們肯交稅賦,我率軍來救援你等,那也是天經地義之事,你等不必道謝。”

稍頓,他臉色緩和了一些,說道:“這次抵御匈奴人,你們高陽堡做得不錯,還救下許多的百姓,對于你們的表現,我會如實呈報給朝廷,讓朝廷嘉獎于你等!”

姜周神情激動地拱手施禮,說道:“小人多謝耿將軍!”

耿舒擺擺手,說道:“好了,你們把堡內受損的地方及時修補好,我們也該走了。”

姜周等人同是一怔,下意識地追問道:“耿將軍要去哪里?”

“當然是去追擊奧日逐王!”

耿舒眉頭緊鎖地說道:“只差一步,我便可斬下奧日逐王的首級,機會難得,我絕不能放他逃出代郡,逃回北方蠻地!”

“可是,可是耿將軍已經負傷了。”

說著話,姜周還特意看了看耿舒雙手上的繃帶。

此時,白色的繃帶都被染成了血色。

耿舒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滿不在乎地說道:“這點小傷,不算什么,斬殺匈奴王,才是當前最重要的事!”

姜周看著耿舒,心中生出敬佩之情。

以前他也聽說過耿舒的名號,覺得肯定是名過其實,畢竟耿舒才二十出頭,今日得見,感覺他是名不虛傳,別看耿舒年紀小,但作戰勇猛,且用兵有道,是一難得的將才。

沒等姜周接話,郭及突然跨前一步,插手施禮,振聲說道:“耿將軍,請帶上小人吧!小人愿意投軍,鞍前馬后,為耿將軍效犬馬之勞!”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