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九百六十一章 另有埋伏
 城內有詐?

聽了耿舒的話,在場眾人同是一怔,馮異與耿舒對視片刻,問道:“耿將軍何出此言?”

耿舒自己也不太確定,他正色說道:“請大將軍準末將再入城探查一次!”

一名西征軍將領說道:“現在天已經不早了,再耽擱,我們恐怕在天黑之前都進不了城!”

接下來,他們的工作還是很多的,要收攏城內各處的尸體,還要將尸體統一焚燒等等。

耿舒面色凝重地說道:“大將軍,末將總覺得事情不簡單,賈彪撤離靈丘,太過詭異!”

另一名將官說道:“城內的尸體太多,已經腐爛發臭,自然會生出疫病,賈彪率軍撤離,也很正常。”

耿舒搖頭說道:“如果賈彪真要死守靈丘,他們早就該處理掉城內的尸體,不會一直留到今日!”

那名將官想了想,說道:“也許敵軍想的,就是要用疫病來擊潰我軍呢?”

耿舒依舊搖頭,覺得不對勁。

疫病是很可怕,一旦爆發,后果不堪設想,但預防疫病也不是多困難的事。

除非己方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大軍貿然進入靈丘這座死城,才有可能導致疫病大范圍的爆發。

賈彪真的是這么想的,真的是這么計劃的嗎?

恐怕不太可能。

己方不可能在不做出任何偵查的情況下就貿然進城,只要進城調查,就不可能查不到那些藏于屋子里的尸體,難道賈彪會想不到這一點嗎?

他會蠢到布置這么一個很容易被人看穿的圈套嗎?

不會!耿舒暗暗搖頭,其中一定還另有隱情,只是己方沒有偵查到罷了。

他面色一正,對馮異說道:“大將軍,事關重大,哪怕多耽誤一日,末將也覺得,應該把靈丘城仔仔細細的調查清楚。”

馮異沉思片刻,點點頭,說道:“好!耿將軍,你入城再探!”

趙匡急忙上前,插手說道:“大將軍,末將隨耿將軍一同查看!”

馮異沒有異議,點頭應了一聲好。

耿舒和趙匡二人,率領兩百騎兵、三百步兵,再一次進入靈丘城,查看城內的情況。

入城之前,每人都先喝下大量的艾葉水,每個人的身上都掛著兩只水囊,里面撞的也是滿滿的艾葉水。

除此之外,軍中的醫官還給他們配備了一些雄黃,將雄黃粉末灑在火把上,讓他們點燃火把,再進入城中。

進入城后,耿舒回頭對兩百名騎兵說道:“你等速速前往城內各處查看,速度要快,快去快回!”

“是!”

兩百名幽州突騎齊齊應了一聲,而后各自催促戰馬,高舉著火把,向城內各處探查。

趙匡小聲問道:“耿將軍,你成為城內還有伏兵?”

耿舒說道:“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

說著話,他催馬向前走去。

趙匡和三百步兵急忙跟上來。

別看城內空無一人,但人們都是如臨大敵,邊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著,邊不時地左右張望,全神戒備著。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前去各處探查的騎兵,也相繼跑回來,他們帶回來的消息一致:城內空無一人!聽聞幽州突騎的回報,趙匡長長松了口氣,對耿舒一笑,說道:“靈丘城就這么大,敵軍想在城內埋伏下能與我軍相匹敵的兵力,也不太可能,我看,耿將軍這次是多慮了。”

他這句話,反倒是提醒了耿舒,正如趙匡所言,敵軍不太可能于城內布置伏兵,那么,他們會不會采用其他的手段呢?

耿舒眼珠轉了轉,突然把蒙住口鼻的汗巾拉下來。

見狀,趙匡嚇了一跳,急忙說道:“耿將軍……”耿舒向他擺擺手,提鼻子仔細聞了聞,問道:“趙將軍,靈丘城內究竟是什么氣味?”

趙匡眨了眨眼睛,慢慢把汗巾撩起一點,仔細聞聞,他立刻又把汗巾放下來,皺著眉頭說道:“這就是尸體腐爛的氣味嘛!”

“尸體腐爛,有這么臭嗎?

全城都臭氣熏天?”

“是因為尸體數量太多了。”

趙匡覺得耿舒太過多疑,他不以為然地說道:“如果只是十具、二十具,或一、兩百具的尸體,自然不會有這么臭,但尸體若多到成千上萬,就有這么臭了。”

耿舒若有所思,眼珠轉了轉,翻身下馬,提著虎頭戰戟,向路邊的一家酒舍走出。

他將酒舍的房門踢開,走進其中,和其它的店鋪一樣,里面亂七八糟,一片狼藉。

走在里面,腳下的地板咯吱咯吱作響,在死一般的靈丘城內,這細微的聲響也顯得格外刺耳。

趙匡跟著耿舒走進來,與此同時,他抽出肋下的佩劍,走到一處房門前,用佩劍將房門緩緩推開。

里面的尸體竟有十多具,由于放置得太久,尸體流淌出尸水,尸水又和尸體混在一起,其狀恐怖又令人作嘔。

趙匡僅僅瞄了一眼就受不了了,倒退兩步,對耿舒說道:“這里沒什么好看的,快走吧!”

說完話,他狠狠一跺腳,轉身要往外走。

可能是他跺腳的力道太大,地面上的一塊木板竟被他踏斷,他的腳差點陷入進去。

趙匡急忙把腳抬起來,低頭一看,只見地板的下面都是黑黢黢的液體,并向外散發著惡臭味。

是尸水!“哦……”趙匡再忍不住,干嘔了一聲,提著佩劍噔噔噔地跑了出去,到了外面,他手扶著墻壁,哇哇大吐。

周圍的兵卒見狀,皆嚇了一跳,紛紛提著長矛長戟上前,緊張地問道:“趙……趙將軍?”

“畜生!簡直是他娘的一群畜生!”

趙匡擦了擦嘴角,氣喘吁吁地說道。

耿舒沒有急著跑出去,他走到被趙匡踩斷的地板前,低頭向里面看了看,而后他蹲下身形,將戰戟的戟尖探到地板下面,蘸了蘸里面的液體,然后把戰戟抬起,仔細看著戟尖上沾著的黑色液體。

很黑,很粘稠,的確像尸水,但要比尸水更粘稠一些。

耿舒眨了眨眼睛,伸出手來,慢慢摸向戟尖。

黑色液體粘在他的手指上,他把手收回來,放到鼻下,聞了又聞。

剛剛嘔吐完的趙匡,正要走回酒舍,正看到這一幕。

他感覺自己體內剛剛平息下來的五臟六腑又開始翻騰起來,他嘔的一聲,胃中的酸水都在往上返。

他捂住自己的嘴巴,斷斷續續地說道:“耿將軍,你……你瘋了不成……那不能碰……嘔……”趙匡再次退到墻壁處,哇哇的又吐了起來。

兩名兵卒高舉著火把,進入酒舍,向耿舒走去。

耿舒聞著指尖上的黑色液體,猛然,他身子一震,騰的一下站起身形,對那兩名正走過來的兵卒大吼道:“出去!立刻出去!”

兩名兵卒嚇了一跳,在耿舒充血雙目的怒視下,連滾帶爬的退出酒舍,耿舒的速度也不慢,只幾個箭步,人便沖到了酒舍外,他對一名幽州突騎說道:“放哨箭!立刻放哨箭!撤、撤、撤!所有人立刻撤出靈丘城!”

把酸水都快吐光的趙匡抹著嘴角,搖晃著走過來,驚詫地問道:“耿將軍,出了……出了何事啊?”

“是陷阱!整個靈丘城,就是一座大陷阱!趕快撤出離這里!”

咻——一名幽州突騎將天空中射出鏤空的哨箭,哨箭飛上天空,發出刺耳又悠長的哨音。

在死一般趁機的靈丘城內,哨箭的聲響異常刺耳,不僅城內的人都能聽見,就連城外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馮異周圍的將士們臉色同是一變,人們下意識地看向馮異,急聲說道:“大將軍,城內……城內好像有狀況,難道,真的有敵軍埋伏!”

“速速救援耿將軍和趙將軍!”

一名將官大吼一聲,作勢要率軍沖入靈丘城,馮異急忙抬手,制止住手下的將官,眉頭緊鎖,沉聲喝道:“慌什么?

李育,你帶隊兄弟,進城查看!”

名叫李育的將領答應一聲,還沒等他帶人入城呢,耿舒和趙匡已先帶著各自部下,慌慌張張地跑出了靈丘城。

前方的兵卒自動自覺地向兩旁退讓,閃開一條通道。

耿舒和趙匡暢通無阻地穿過漢軍人群,來到馮異近前。

馮異看著他二人,沉聲問道:“城內出了何事?”

趙匡直到現在也沒弄明白,耿舒到底讓己方跑什么,也沒弄明白他為何說整個靈丘城就是一座大陷阱。

他轉頭看向耿舒,后者對馮異正色說道:“大將軍,城內確實有埋伏!”

說著話,他抬起自己的手,說道:“大將軍請看!”

馮異看著耿舒抬起的手,在他的手指上,沾著一些黑色的液體,也看不清楚那是什么東西。

他皺著眉頭,問道:“這是?”

“大將軍,那是尸水!”

看到耿舒手指上的黑色液體,趙匡又開始感覺反胃。

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還沒等他們說話,耿舒正色道:“這不是尸水,而是火油!”

“火油?”

在場眾人又是一陣大驚。

趙匡也愣住了,過了片刻,他湊到耿舒近前,仔細查看他指尖上的黑色液體,又稍微湊近一些,仔細聞聞,搖頭說道:“不對!火油不可能這么臭!”

耿舒意味深長地說道:“趙將軍可能有所不知,大多數的火油都是沒有臭味的,但有一種火油,卻是有臭味!”

趙匡呆呆地看著耿舒,一時間沒說出話來,他還真不知道,世上有發臭的火油。

耿舒將手中的戰戟抬起,向戟尖努了怒嘴,說道:“哪位將軍帶了火折子?”

一名將官從甲胄內掏出火折子,轉頭看向馮異,后者點了下頭,那名將官拔掉蓋子,吹了兩口,火折子點燃,他將火苗湊近戟尖,就聽呼的一聲,戟尖上沾著的黑色液體立刻燃燒起來。

此情此景,讓在場眾人都看傻了眼。

另有數名將官湊到耿舒近前,先是看看戟尖上的火焰,然后仔細端詳耿舒手指上的黑色液體,又摸又聞,其中一名將官回頭說道:“大將軍,這……這的確是火油!”

所謂的火油,其實就是石油。

大多數的石油,聞起來雖有刺鼻氣味,但的確不是臭的,只有一種石油是例外。

因為石油含硫醇的成分過高,才會散發出臭雞蛋的氣味。

這種氣味,的確很像尸體腐爛后發臭的氣味。

所以在采集火油的時候,也沒人愿意去采集這種含硫醇過高的石油,所有這也導致了很多人根本不清楚,火油是分種類的,其中甚至還有發臭的火油。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