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九百二十七章 驚心動魄
 阮修的劍,似乎都要快過光影的速度。

當阮修一劍橫掃過來的時候,劉秀渾身的汗毛都本能的豎立起來。

他使出全力,將赤霄劍立在自己的身前。

當啷!長劍橫掃在赤霄劍上,爆出一大團的火星子,那一瞬間,劉秀感覺迎面涌來排山倒海般的力道。

他身子后仰,雙腳貼著地面,倒滑出去兩米開外才算停下來。

他持劍的手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著,虎口處的皮膚出現一條條的紅線,那是被震裂開的,其中滲出血珠。

這只是阮修一劍的威力。

劉秀將赤霄劍交于左手,甩了甩被震得又麻又疼的右手,目光一直死死盯著對面的阮修。

阮修似乎也沒想到劉秀竟然能硬接下自己一劍。

他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緊接著,寒芒乍現,說道:“你再接我一劍!”

說著話,他身形一晃,再次來到劉秀近前,手中劍向前直刺,取劉秀的胸口。

沒有任何的花架子,就是平凡無奇的一劍,但同時又是懾人魂魄的一劍。

長劍所指,已經不是用快字所能形容,阮修人到,劍也到了,瞬間便刺到劉秀的近前。

劉秀不敢硬抵其鋒芒,腳下一個滑步,身子橫移了出去,哪知阮修的變招更快,劍鋒一轉,繼續追刺向劉秀。

劉秀心頭一震,暗叫不好,他急忙提起手中的赤霄劍,擋在自己的胸前。

當啷!阮修刺過來的長劍,結結實實地刺在赤霄劍的劍面上,爆出震耳欲聾的鐵器碰撞聲,受其沖擊力,劉秀向后連退了三步,站立不住,一屁股坐了下來。

此時,他感覺胸口發悶,嗓子眼發甜,一口老血從胸腔內返了上來。

劉秀緊咬著牙關,將這口老血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而后他用赤霄劍支地,騰的一下又站立起來。

阮修冷哼一聲,再次欺身上前,長劍由下而上的挑起。

劉秀抽身而退,他退的速度快,阮修追擊的速度更快,長劍如影隨形般刺到劉秀的近前,直取他的小腹。

劉秀使出渾身的力氣,猛的向外一揮劍。

當啷,赤霄劍是有磕在長劍上,但卻未能把長劍完全格擋開,就聽沙的一聲,長劍的鋒芒劃開劉秀肋下的衣服,同時將他的肋側劃開一條血口子。

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大到劉秀想硬接下阮修的一招都很困難。

見到劉秀受了傷,阮修眼中寒芒更盛,他舉起手中的長劍,對準劉秀的頭頂,一劍劈砍下去。

還沒等劉秀持劍招架,原本縮在墻角的洛幽,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突然躥上前來,以佩劍直刺阮修的小腹。

她心里明鏡似的,以自己的實力,根本接不下阮修的劍,她只能采用圍魏救趙的戰術,以偷襲阮修,來化解阮修對劉秀的殺招。

阮修嗤笑出聲,收回劈砍向劉秀的長劍,緊接著向外一揮,當啷,洛幽刺過來的長劍被彈開,還沒等洛幽收劍,阮修的另一劍又揮砍過來。

洛幽急忙收劍格擋。

當啷!劍與劍的碰撞,讓洛幽較小的身子都離地而起,向后倒飛出去,她手中的佩劍,在空中打著旋,都飛到了屋頂上。

等洛幽落地后,身子向后連連翻滾,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再看她的雙手,全是血跡,兩只手掌的虎口,皆被震裂開。

劉秀的實力與阮修相比,就相差夠大了,而洛幽的實力與阮修相比,只能用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來形容。

阮修得理不饒人,箭步到了洛幽近前,一劍向她刺過去。

長劍的鋒芒即將刺倒洛幽身上的瞬間,一條人影橫撲過來,把洛幽推了出來。

劉秀!他推開洛幽后,阮修的那一劍便變成奔他而來。

他瞇縫起雙目,集中全部的精力,那原本快如閃電的一劍,在他眼中突然變慢下來。

此時此刻,劉秀一下子能清楚看到長劍刺歸來的軌跡。

也直到這個時候劉秀才發現,劍尖在刺過來時,是一直在抖動個不停的。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阮修這看似平凡無奇的一劍,實則暗藏了無數的后招。

無論劉秀往上下左右那個方向躲閃,阮修都能在第一時間改變劍刺的軌跡,繼續追刺,如果劉秀持劍格擋,他也可以有很多種選擇,或強攻,或變招,令人防不勝防。

眼瞅著劍鋒已快刺到自己的身前,劉秀卯足了力氣,向外揮劍。

當啷!兩劍碰撞,再次爆出一團火星子,劉秀依舊只是打偏了長劍,卻未能全身而退。

劍鋒由他的左肩上方掠過,連帶著,鋒芒撕開他肩頭的衣服,將下面的皮肉劃開一條血口子。

“陛下——”被推出去的洛幽,回頭看得真切,忍不住驚呼出聲,她從地上爬起,向劉秀沖過去。

劉秀在地上一躍而起,沒有沖向對面的阮修,而是直奔洛幽而去,到了洛幽近前,他出手如電,抓住她的腰帶,像拎只小雞似的,提著洛幽,一頭撞到一家店鋪的門板上。

咣當!木頭房門應聲而破,劉秀和洛幽一同跌入進去。

這是一間茶舍,里面擺放了不少的席子和小桌子。

阮修緊隨其后,跟入進來,只不過他剛進入房門,一張小桌子便直奔他飛了過去。

咔嚓!隨著一道寒光閃過,飛來的小桌子在他面前化成兩半,嘭嘭兩聲,掉落在地。

劉秀狠狠推了洛幽一把,沉聲說道:“你不是他的對手,快讓開!”

說話之間,劉秀不退反進,迎向阮修,全力刺出一劍。

阮修也不避讓,將長劍向上挑起,當啷,劍鋒碰撞,強大的力道將赤霄劍高高震起,阮修緊接著橫掃一劍,斬向劉秀的腰身。

劉秀一躍而起,人在空中,向下刺出一劍。

阮修后退一步,長劍再次橫掃而出。

當啷!隨著乍現出一團火星子,身在空中的劉秀,向后倒飛了出去。

就在他要一頭撞到墻壁的時候,腰眼用力,一個擰身,變成頭在前,雙腳在后,此時,他雙腳踩踏在墻壁上,整個人好像蹲在墻面上似的。

他斷喝一聲,雙腿用力一蹬,整個人從墻壁上射出,直奔阮修而去。

阮修下意識地瞇了瞇眼睛,他不知道是劉秀一開始就藏拙了,還是怎樣,總之,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劉秀的出招在變快,他的實力似乎也在變得越來越強。

這種詭異,讓阮修暗暗皺眉,他大吼一聲,全力向上揮劍。

當啷!這一聲巨響,即便是茶舍之外的眾人都感覺異常之刺耳,耳膜有被刺穿的劇痛感。

劉秀射向阮修的身形,向上飛了出去,阮修單腳一跺地面,人也隨之往上躥,在空中追上劉秀,由下而上的刺出一劍,直取劉秀的后心。

被震飛在空中的劉秀聽聞身下惡風不善,他單手一抓房梁,整個人圍繞著房梁轉了一圈,躲開阮修長劍的同時,還向阮修反揮出一劍。

這一下,可大出阮修的意外,后者急忙收劍格擋。

當啷!赤霄劍劈砍在長劍上,在空中的阮修被硬生生的震落回地面。

落地后的阮修片刻都未停頓,單腳一鉤,一只小方桌飛起,向單臂掛在房梁上的劉秀砸了過去。

小方桌飛來的速度太快,劉秀都來不及做出揮劍劈砍的動作,他只能將赤霄劍向方桌點去。

咔!赤霄劍的鋒芒刺在桌面上,將桌面直接刺穿,但桌子強大的撞擊力,依舊大得驚人,為了盡量卸掉方桌的撞擊,劉秀全力向后倒掠,此時,他本就是掛在房梁上,再向后倒掠,就聽嘩啦一聲,劉秀的身子直接把屋頂撞開一個窟窿,人從茶舍內,直接倒飛到屋頂上。

他雙腳剛剛落地,整個人立刻向后翻滾,就見他剛才腳踩過的瓦片,一截劍鋒透了出來,緊接著,又是嘩啦一聲,屋頂也再次出現個大洞,一襲黑衣的阮修,也從茶舍內跳到屋頂上。

在皓月的映射下,長劍好似掛著水銀,向劉秀橫掃過去。

劉秀不敢抵其鋒芒,他在屋頂上彈跳而起,人瞬間躥到空中。

阮修緊隨其后,也跟著躥起,追上劉秀,由下而上的一劍揮砍出去。

劉秀格擋,當啷,一團火星子在空中迸射。

阮修又單手揮出一劍,劉秀依舊是雙手持劍格擋,當啷,又是一團火星子,劉秀的身形由空中急速墜落下來,落到屋頂上,他身子后仰,噔噔噔的連退了三大步,腳下的瓦片,也被他踩碎了三大塊。

都不等他把身形穩住,阮修的身子也從空中墜落下來,接著墜落的慣性,他全力向下劈出一劍。

無法閃躲!劉秀集中精力,能清楚看到劍鋒在左右飄忽,無論他是往左,還是往右,都無法做到全身而退,可以說阮修這一劍,已然封堵住了他的全部退路。

無奈之下,劉秀只能橫起赤霄劍,向上招架。

當啷!咔嚓!雙劍碰撞,劉秀的腳下立刻破開個大洞,他和阮修兩個人,從屋頂上一同落回到了茶舍內。

直至兩人落地的時候,阮修的長劍還死死壓在劉秀的赤霄劍上。

阮修持劍往下壓,劉秀持劍往上搪,劍鋒與劍鋒死死壓在一起,偶爾發生摩擦,發出咯吱吱的刺耳聲。

嘩啦啦——茶舍已經被他二人的激戰破壞得千瘡百孔,就連房梁都已經折了,屋頂上的瓦礫,不斷的向下掉落。

洛幽見狀,急聲叫道:“房子要塌了!”

聽聞洛幽的話,劉秀和阮修臉色同是一變,前者率先大喝一聲,全力向外推劍,阮修冷哼出聲,全力向下壓劍,也就在阮修發出全力的瞬間,劉秀突然收力,借著長劍傳來的推力,他借力使力,身子順勢向后翻滾。

他這一招,讓阮修都是為之一愣,等阮修正打算追過去的時候,就聽嘩啦啦一聲,頭頂上方掉下來許多的瓦片。

不得已,阮修只能抽身而退。

趁此機會,劉秀三步并成兩步,來到洛幽的近前,抓住她的胳膊,箭步向茶舍外沖去。

也就在他快要出門的瞬間,手中的赤霄劍突然向后一甩,赤霄劍脫手而飛,在空中打著旋,直奔追上來的阮修斬去。

阮修反應極快,連忙向下低身,唰,赤霄劍從他的頭頂上方掠過。

劉秀這一記飛劍,著實是出人意料。

要知道高手對決,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把手中的武器扔出去,這和找死沒什么兩樣。

劉秀的飛劍,把阮修都驚出一身的冷汗,但很快他嘴角勾起,心中暗道:劉秀小兒,你是成心找死!他是把劉秀的飛劍躲開了,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劉秀的這一記飛劍,并不完全是沖著他去的,更是沖著他背后的頂梁柱去的。

在空中旋轉的赤霄劍,結結實實地砍在頂梁柱上,赤霄劍削鐵如泥,區區的一根木頭柱子,哪里能扛得住赤霄劍的劈砍。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頂梁柱應聲而斷,隨著頂梁柱一折,早已千瘡百孔的茶舍再承受不住棚頂,只聽轟的一聲,茶舍的整個屋頂都掉落下來。

劉秀拉著洛幽的胳膊,兩人是飛撲著翻滾出去的。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