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八百八十九章 聯絡接頭
 劉秀想偷襲駐扎于漢中的延岑部,但一時間選不出來合適的主將。

吳漢倒是為劉秀推薦了一位好人選,新任的前將軍李通,劉秀雖然認同吳漢的推薦,但由于顧慮劉伯姬那邊,他思前想后,還真不能派李通前往。

這件事也就暫時被擱置了下來。

不過,投靠了公孫述,被封為翼江王的田戎,對舊地念念不忘,他集結自己的舊部,聯合公孫述麾下大將任滿,一同出兵,向東推進,侵入南郡,欲奪取南郡。

眼下,岑彭正率領漢軍,駐守在南郡的江陵一帶,在江陵這里,岑彭設置了一條固若金湯的防線,田戎和任滿對岑彭軍防線發起猛攻,但都未能突破岑彭軍防線。

南方的戰報,很快也傳到了洛陽,得知此事的劉秀大為震怒,將駐扎在長安的十萬大軍,抽調出五萬,由馮異親自率領,增援南郡。

另,他又派出執金吾朱浮,接任征西軍的主將的位置,繼續于長安進行屯田。

這日清晨,皇宮,永巷。

每天早上,都會有農夫入宮,收走垃圾,今日也不例外。

數名穿著麻衣麻褲的農夫,在侍衛的帶領下,走進皇宮的永巷。

永巷是皇宮內一條狹長的小巷子,原本是宮女和嬪妃們居住的地方,后來,永巷逐漸變成關押宮中犯人的場所,臭名昭著的掖庭獄就位于這里。

目前,永巷已經成為皇宮里最為陰森恐怖的地方,皇宮內的垃圾,每天也從這里運出去。

走在馬車前面的一名老漢,和皇宮侍衛算是老熟人了,畢竟天天見面。

老漢邊往前走邊說道:“李侍衛,這幾天,我看皇宮內外的侍衛好像變多了。”

為首的一名侍衛頭領回頭看了老漢一眼,點點頭,說道:“是啊,人手是增加了不少。

現在洛陽不太平,衛尉又剛好換了人,新官上任三把火嘛!”

老漢好奇地問道:“銚衛尉和李衛尉相比,如何?”

侍衛頭領搖搖頭,苦笑道:“像我這種級別的小侍衛,又哪能接觸到衛尉大人?”

稍頓,他又補充道:“銚衛尉可是軍中大將出身,又是當今寵臣,想來,人品也不會差。”

老漢點點頭,他們說著話,走進一座院子里。

院子里堆放了不少的雜物,其中有剩菜、剩飯,還有碎布頭等等,整個皇宮的垃圾,幾乎都存放在這里。

當時的皇宮,已經存在排污系統,人的排泄物,并不需要靠木桶運走,只需通過排污水道,便可以直接排到宮外。

當然,在當時能建造得起排污系統的,也只有天子所在的皇宮了。

進入院中,老漢輕車熟路的指揮手下的工人,將垃圾一一搬運上馬車。

在工人干活的時候,老漢來到那名侍衛頭領近前,滿臉堆笑地說道:“李侍衛,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個忙!”

侍衛頭領不解地看著他,老漢回頭招了招手,說道:“小杜!”

隨著他的召喚聲,一名青年快步跑了過來,到了老漢和侍衛頭領近前,他畢恭畢敬地深施一禮。

老漢含笑說道:“小杜和宮中的一名宮女是同鄉,許久未見,李侍衛,你看……能不能安排他倆在這里見上一面!”

侍衛頭領聞言,立刻皺起了眉頭。

宮外的人想和宮女私會,這還了得?

名叫小杜的青年連忙拱手說道:“李侍衛別誤會,小的和她只是見一面,別無它意。”

說著話,他從袖口中掏出幾枚五銖錢,塞給侍衛頭領,陪笑著說道:“還望李侍衛能行個方便,幫幫忙。”

只幾枚錢幣,侍衛頭領根本不放在眼里,他臉色一沉,將青年遞過來的錢幣推了回去,沉聲說道:“你這是作甚?”

青年苦笑地看了看手中的幾枚錢幣,說道:“李侍衛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自然看不上小人的這幾錢,不過小人的這位同鄉很有錢,在宮中也很得寵,只要李侍衛肯幫忙,她絕不會虧待李侍衛的。”

李侍衛聞言,好奇地問道:“你的同鄉叫什么名字?”

青年說道:“她叫洛幽,不知李侍衛認識不認識?”

李侍衛不由得一怔,他倒不認識洛幽,但聽說過她的名字。

洛幽先后兩次救過陰貴人,在皇宮里,哪有人會不知道洛幽的名字?

他疑問道:“你是洛幽姑娘的同鄉?”

“正是!”

“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杜清。”

說著話,他拿出一枚缺角的銅錢,遞給李侍衛,說道:“當年,這枚銅錢是洛幽送我的,李侍衛拿于她看,她一定會來見我!還望李侍衛幫幫忙!小人和洛幽,也不會虧待李侍衛的!”

言下之意,他是給不起太多的好處,但是洛幽絕對能給得起。

李侍衛接過銅錢,翻來覆去地看了看,又沉吟片刻,說道:“好吧,你們在此稍等,不過,要我傳話可以,但洛幽姑娘肯不肯來見你,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說著話,他還特意上下打量青年一番。

青年的模樣生得不錯,眉清目秀的,但干的活實在是上不了臺面。

李侍衛拿著杜清給他的缺角錢幣,出了永巷,直奔西宮而去。

清晨,在皇宮里走動的人不多,李侍衛來到西宮后,正好看到一名小宮女從里面出來,他快步上前,拱手說道:“這位宮娥!”

小宮女一怔,不解地看著李侍衛。

李侍衛含笑說道:“麻煩這位小宮娥,幫我去找下洛幽姑娘。”

“你……”“我有急事。”

小宮女想了想,還是點點頭,轉身回到西宮,時間不長,洛幽從西宮出來,看到門口的李侍衛,她不由得一怔,印象中,她好像不認識這個人。

看到洛幽,李侍衛也是一愣,他還真沒想到,兩次救主的洛幽,竟然生得如此美貌,雖不如西宮的主子陰貴人,但也相去不遠了。

他率先回過神來,拱手說道:“請問,你可是洛幽姑娘?”

“我是洛幽,你是……”“是這樣的,有一位名叫杜清的人,自稱是洛幽姑娘的同鄉,想見你一面……”在李侍衛說話的同時,洛幽心頭一震,杜清?

是杜清師兄?

他……他是怎么找上自己的?

他又是怎么進的宮?

李侍衛說完話,從袖口中掏出一枚錢幣,遞給洛幽,說道:“那位杜兄弟說,洛幽看到這枚錢幣,自然會記起他是誰。”

洛幽接過錢幣,定睛一看,更加確認,找上自己的人就是杜清師兄沒錯。

她不動聲色地問道:“請問,他現在在哪里?”

“永巷。”

“永巷?

他……他怎么會在那種地方?”

李侍衛說道:“洛幽姑娘不必緊張,他只是入宮收拾雜物的。”

洛幽恍然大悟,每日早上,都會有宮外之人進到永巷,把宮內的雜物搜走,看來,杜清師兄定是混在這些人當中。

她問道:“他要見我?”

“正是!如果姑娘不方便,也可以不去,我自會幫姑娘把他打發走。”

“不!”

洛幽急聲說道,見李侍衛詫異地看著自己,她含笑說道:“杜清的確是我的同鄉,也多年沒見,我想去見見他。”

說著話,她恍然想起了什么,從懷中掏出一片金葉子,遞給李侍衛,含笑說道:“麻煩侍衛大哥專程來通知我,一點心意,還望侍衛大哥務必笑納。”

李侍衛受寵若驚,連忙推辭,但洛幽堅持,最終他還是收下了。

洛幽說道:“今日之事,還望李大哥能幫我保密!”

“洛幽姑娘放心,在下絕不會對外亂講。”

“多謝李大哥!”

洛幽對李侍衛千恩萬謝,跟著他一同去往永巷。

在永巷的院子里,洛幽見到杜清。

兩人的心內都很激動,但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切平靜的樣子。

洛幽只是站在院子口,沒有進去,似乎嫌棄里面太臟。

杜清主動從院子里出來,向李侍衛連連鞠躬道謝。

李侍衛看看洛幽,再瞧瞧杜清,禁不住暗暗撇嘴,這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他站在一旁,一直沒有離開的意思。

還是洛幽開口說道:“李大哥,能讓我和杜清單獨說幾句話嗎?

說完我就走!”

“好、好、好!”

李侍衛連連點頭答應。

而后,他又看眼杜清,邁步走進院子里。

院外,只剩下洛幽和杜清兩個人。

洛幽瞥了一眼院內,向旁走出幾步,低聲說道:“師兄怎么突然入宮了,這太危險了!”

看到洛幽好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杜清暗暗松口氣,說道:“張廣說,那天他本有機會取陰麗華之性命,是你從中作梗,攔住了他。”

洛幽皺著眉頭說道:“陰貴人不能死,否則,我在皇宮里也待不了了。”

杜清正要接話,洛幽急聲說道:“現在我說,師兄只管聽。”

稍頓,她又看眼院內,見站在院子里的李侍衛目光時不時的向自己這邊飄來,她低聲急促地說道:“劉秀抽調五萬西征軍,命馮異為主將,南下南郡,增援岑彭,接任馮異的,是執金吾朱浮。

劉秀現在不打算在長安用兵,而是想在南郡用兵。

深入南郡的翼江王和任將軍,隨時可能遭到漢軍的兩面夾擊,師兄需速把這些情況傳回成都,請陛下定奪。

“還有,吳漢和蓋延,都已被劉秀調回洛陽,接任東征軍主將的人是耿弇,看起來,劉秀是把用兵的重心由東轉西,陛下需盡快做好準備才是……”她說沒說完,李侍衛已經走了過來。

洛幽下意識地退后一步,對杜清說道:“杜大哥,家里的事,洛幽就拜托你了,以后有事,杜大哥可以拜托李大哥來找我。”

說著話,她又看向李侍衛,含笑說道:“以后,可能還會麻煩到李大哥,不過洛幽也不會讓李大哥白白幫忙的!”

李侍衛樂呵呵地說道:“好說、好說,只要是洛幽姑娘的事,在下責無旁貸!”

說著話,他又深深看了一眼杜清,顯然是對杜清這個人充滿了敵意和排斥。

洛幽向李侍衛一笑,又對杜清點點頭,說道:“貴人若是找不到我,會著急的,我得回去了。”

說完話,她轉身向外走去。

李侍衛急忙說道:“洛幽姑娘,我送你。”

說著話,他一臉興奮地走在洛幽的身邊。

看著洛幽和李侍衛離去的背影,杜清瞇了瞇眼睛,稍微停站片刻,他又回到院子里,繼續干起活來,而且干得尤其盡力。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