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七百八十三章 四阿再現
 劉秀也沒想到對方還有雙重埋伏,他將手中的赤霄劍用力向上一揮,就聽沙的一聲,從天而降的大網被劍鋒劃開好長的一條口子。

他剛破開上面的大網,腳下又突然一軟,原來一張大網又在他腳下的泥土當中浮現出來,由下往上收起。

劉秀被這張大網裹了個正著。

只頃刻之間,這張網便把劉秀裹到空中。

此時劉秀再想用赤霄劍把網劃開,已經沒那么容易了,而且對方也不給他這個時間。

只見四周的樹梢上,蹲著數名黑衣人,他們的手中皆端著弩機,看到劉秀中招,被懸吊在半空中,這些黑衣人片刻都未遲疑,對準劉秀,紛紛扣動弩機上的懸刀。

啪、啪、啪!弩機彈射之聲響成一片,至少有七、八支弩箭一并向劉秀飛射過去。

就在這個千鈞一發之際,有人突然暴喝一聲:“陛下小心——”隨著話音,龍淵身形一躍而起,人在空中,單腳又用力一蹬樹干,人也再次向上躥了躥,到了被困在大網中的劉秀近前,他將手中劍橫著一揮,沙,大網上方的繩子被斬斷,劉秀從半空中摔了下去。

也就在這時,四周的弩箭飛射到近前,弩箭未能射到劉秀的身上,其中有幾箭倒是結結實實地射在龍淵的背上。

龍淵悶哼一聲,從空中掉落下去,噗通一聲,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擊不中,埋伏在四周的黑衣人又重新向弩機撞箭,繼續射出箭矢。

這時,劉秀業已掙脫開大網,他揮動手中的赤霄劍,將周圍飛射過來的箭矢全部擋開。

然后低頭一看,只見龍淵正趴在地上,雙眼緊閉,在他的背后還插著三支弩箭,更恐怖的是,他身上的皮膚都泛著烏青色。

糟了!箭上有毒!劉秀想都沒想,從懷中掏出一只小瓷瓶,咬掉蓋子,將里面裝著的丹藥一股腦地倒入龍淵口中。

這瓶丹藥是邳彤贈予他的解毒之藥,不能說可解百毒,起碼可以緩解毒性的發作。

對方似乎也意識到弩箭已無法對劉秀構成傷害,人們紛紛從樹干上跳下來,手持長劍,直接向劉秀沖殺過來。

劉秀咬了咬牙關,持劍迎了上去。

當啷!迎面刺過來的一劍被彈開,劉秀回手一劍,反削對方的脖頸。

那名黑衣人急忙抽身后退,哪知劉秀一個蹬步就到了他近前,接踵而至的一劍,正中他的胸膛。

黑衣人慘叫一聲,頹然倒地,也就在他倒地的同時,四周又躥出三條黑影,三道寒光分從三個方向襲來,分刺劉秀的三處要害。

劉秀斷喝一聲,揮劍格擋。

叮、叮、叮!他一口氣,把對方的三劍全部擋了下來,又有三條黑影躥出,三把利刃,依舊是擊向劉秀的要害。

劉秀身子向下一低,往后翻滾,見狀,六名黑衣人意識到有機可乘,一擁而上,六把長劍,向劉秀的身子一股腦地劈砍過去。

劉秀借著翻滾的慣性,從地上一躍而起,同時將赤霄劍向上橫起,當、當、當!六把劈落下來的長劍,皆被赤霄劍擋了下來,不過強大的壓力也讓劉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其中一名黑衣人眼眸一閃,猛的一抖手,袖口內飛射出一支袖箭,直取劉秀的喉嚨。

劉秀的反應也快,向旁側了側身,與此同時,手臂也是向外一揮,啪,弩箭射出,飛向對方的喉嚨。

黑衣人射出的袖箭,從劉秀的脖側飛過,將他的脖側劃開一條口子,他回敬對方的弩箭,則正中對方的哽嗓咽喉,那人眼睛瞪得好大,倒退兩步,直挺挺地仰面而倒。

只不過再看劉秀脖側的傷口,傷口兩側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流淌出來的都不是紅血,而是黑血,顯然,對方的袖箭上也是淬了劇毒。

劉秀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陣暈沉,也就在他晃神的瞬間,另五名黑衣人再次發難,五把長劍一并向他的胸前刺來。

不過沒等劉秀做出閃躲,有兩人先從劉秀的身后沖上來,將劉秀拉開的同時,雙劍向黑衣人展開反擊。

這兩位,正是龍準和龍孛。

劉秀坐在地上,甩了甩自己混漿漿的腦袋,此時他眼中的一切都是重影,而且天旋地轉,仔細看,他脖側的傷口流淌出來的血水越來越黑,簡直如同墨汁一般。

黑色的血水將他衣領浸濕好大一片,再之后,烏黑之色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鮮紅的血液,這時候,順著傷口流淌出來的血反而變少了,劉秀的眩暈感也隨之消失。

劉秀因為食用過金液的關系,已具有百毒不侵的體質,剛剛中毒時,他的確會有中毒的反應,不過他身體的排毒能力極強,體內的機能可以迅速把入侵的毒素排出身體。

他深吸口氣,眼看和五名黑衣人戰到一起的龍準和龍孛,大聲提醒道:“龍準、龍孛多加小心,刺客的武器都淬了劇毒!”

說完話,他來到龍淵近前,就這么一會的工夫,而且還是劉秀已給他喂食過邳彤親手煉制的解毒丹藥,可龍淵的臉色依舊變得烏黑,如鍋底一般,氣息之微弱,幾乎讓人感覺不到。

眼瞅著龍淵命懸一線,而龍準、龍孛要拿下對方五人,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即便拿下了對方,能不能逼他們交出解藥還不一定呢!劉秀心頭大急,轉念一想,他快速拿起赤霄劍,將自己的手腕劃開一條口子,然后將傷口壓在龍淵的嘴上。

鮮血順著傷口流出,全部灌入龍淵的口中。

劉秀并不知道這么做有沒有效果,他只知道,自己的體質不懼劇毒,或許自己的血液也具備解毒之功效。

為了能救活龍淵,劉秀并不在意劃傷手腕一試。

令劉秀都大感意外的是,隨著他把自己的血液喂給龍淵,龍淵的身上開始冒汗,而且整個人都抽搐了起來。

恐怖的是,從龍淵身體里流出的汗液,都不是透明狀的,而是像黑色粘稠的墨汁。

只一會的工夫,龍淵的皮膚外便多出一層黑色的油膩膩的污漬,并散發著一股腐臭難聞的氣味。

讓劉秀欣喜萬分的是,龍淵皮膚的烏青色在快速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蒼白。

在劉秀救治龍淵的時候,大批的侍衛也趕到現場,與龍準、龍孛合力圍攻那五名黑衣人。

劉秀大聲喝道:“不得放跑一人!”

說著話,他將龍淵抱起,快步向樹林外跑去,同時大喊道:“醫官在哪里?

御醫在何處?”

天子出行,自然有隨行的御醫,隨著劉秀的喊聲,三名御醫奔跑過來,氣喘吁吁地說道:“陛……陛下,微臣……微臣在……”三名御醫來到劉秀近前,看到被劉秀抱在懷中的龍淵,都嚇了一跳,禁不住在心里驚呼道:這是什么東西!現在的龍淵,皮膚上有一層黑色的污漬,任誰見了都會以為是個怪物。

劉秀沉聲說道:“龍淵受了傷,速速為他醫治!”

三名御醫定睛細看,這才算把龍淵辨認出來,他們急忙接過龍淵,將他抬到附近的馬車里。

這時候,陰麗華在虛英、虛庭、虛飛三人的保護下快步走了過來,關切地問道:“陛下,龍淵的傷勢如何?”

劉秀搖搖頭,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幫龍淵徹底解毒,看龍淵的情況,似乎是在好轉。

陰麗華注意到他脖頸和手腕上的傷口,急聲說道:“陛下受傷了!”

劉秀不以為然地說道:“小傷而已,不礙事,麗華不必擔心!”

虛英掏出金瘡藥,來到劉秀身邊,給他的傷口上藥。

虛英這邊剛幫劉秀做了簡單的處理,樹林中的交戰也宣告結束,五名黑衣刺客,一個都沒跑掉,但同樣的,也沒有留下一個活口,全部斃命。

其中有三人是死在龍準和龍孛的劍下,另外兩人則是受傷被俘,只不過在被俘的一刻,兩人同時咬碎了口中的蠟丸,當場斃命。

侍衛們把黑衣人的尸體一具接著一具的抬出樹林,在地上擺成一排。

龍準和龍孛眉頭緊鎖地走到劉秀近前,插手施禮,說道:“陛下,屬下未能留下活口,請陛下恕罪!”

劉秀向他們擺了擺手,這些刺客,讓劉秀有種熟悉感,腦中自然而然地閃現出一個名字,四阿!龍準小心翼翼地問道:“陛下,龍淵的傷勢如何?”

劉秀說道:“御醫正在醫治。”

見龍準和龍孛都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劉秀甩下頭,示意他二人可以去看看。

龍準和龍孛一并施禮,然后快步向不遠處的馬車走過去。

虛英走到尸體近前,低頭查看了一番,然后他在一具尸體旁蹲下身形,抓住尸體的后衣領子,用力一拉,一個‘二’字的刺青顯現出來。

他回頭說道:“陛下!”

劉秀走過來,低頭看向尸體后脖頸處的刺青,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果然是四阿死士!”

在剿滅赤眉的時候,樊崇、徐宣等人都投降了,唯獨缺少陌鄢。

當時很多赤眉降軍都言之鑿鑿的說,自己看到陌鄢死于亂軍當中。

那時候,劉秀就不太相信這樣的說詞,現在四阿死士再次出現,果然驗證了他當初的想法,陌鄢不是死了,而是率部逃走了。

虛英眉頭緊鎖地說道:“不知道陌鄢帶著這些四阿死士,究竟藏身在何處!”

劉秀突然開口說道:“想來,他現在應該是找到了個新東家!”

“啊?”

虛英詫異地看著劉秀。

劉秀反問道:“他為何再次派出死士來行刺我?”

在劉秀看來,陌鄢這個人不會去做毫無意義的事,他消停了這么久,現在又突然派出死士來行刺自己,只能說明他又找到一個新主子,而那個新主子,必然是個能和自己爭天下的人。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