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七百六十五章 前來投奔
 花非煙說的是心里話。

她接受美人的封號,不管她和劉秀之間實際上是什么關系,總之,明面上她就是劉秀的嬪妃。

天子嬪妃,又怎么可能再出嫁,就算劉秀不在意,也封不住悠悠眾口,皇家的尊嚴也不能遭受這樣的蒙羞。

劉秀眨了眨眼睛,立刻理解了花非煙這番話的含義。

他淡然一笑,說道:“非煙多慮了。

非煙在皇宮的身份,可以香消玉殞,在皇宮之外,非煙可以擁有另一個身份。”

花非煙想到的問題,劉秀早就想到了,在他這里,這根本不算個事兒。

如果花非煙真遇到中意的對象,想要出嫁,劉秀完全可以對外宣稱花美人病逝,然后再給花非煙一個全新的身份。

當然了,于公,花非煙是他的心腹屬下,于私,花非煙是他名義上的嬪妃,花非煙中意的對象,劉秀也要幫她仔細審視一番。

起碼像趙京這種有家室的人,在劉秀這里肯定是不過關的。

劉秀不是個一心只想著自己,不考慮他人的人,在花非煙同意幫他做事的那天起,他就已經幫花非煙想好了未來的出路。

聽了劉秀的這番話,花非煙心中更是感動,她正色說道:“非煙從沒想過出嫁之事,倘若陛下不嫌棄,非煙愿意一直留在皇宮里。”

劉秀大笑,語氣輕快地說道:“我又怎會嫌棄非煙呢?

只要非煙想留下來,哪怕到了古稀之年、耄耋之年,我也要養著你!”

花非煙被劉秀的話逗笑了。

她是個很漂亮的姑娘,笑起來更美,給人一種百花盛開之感。

他二人正在殿內說著話,張昆在大殿的門口干咳了一聲。

劉秀抬頭,說道:“張昆,進來吧!”

張昆提著袍子,從外面走進來,躬身施禮,說道:“陛下!花美人!”

劉秀擺了擺手,問道:“何事?”

張昆小心翼翼地說道:“陛下,宮外來了一名女子,說……說與陛下是舊識。”

“哦?”

劉秀面露茫然之色。

張昆從袖口中抽出一塊疊起的帕子,畢恭畢敬地遞交到劉秀的面前。

劉秀展開,帕子里寫了一列秀娟小字:妾與陛下,一別多年,陛下可還記得妾?

書信的落款是溪澈影。

看到溪澈影這個名字,劉秀眼眸頓是一閃。

當年他奉劉玄之命,行大司馬事,巡撫河北,在他帶的人中,就有溪澈影,還有那位史羅史皇后。

到了河北,溪澈影帶著史羅,找到一處安全之所,定居了下來。

這么多年過去,劉秀都快忘了此事,沒想到,今日溪澈影竟然找來了洛陽。

他問道:“張昆,來者有幾人?”

張昆躬了躬身子,說道:“回稟陛下,報信的禁軍說,只有她一人。”

劉秀緩緩點下頭,沉吟片刻,說道:“請她到清涼殿來見我。”

“是!陛下!”

張昆應了一聲,躬著身子,退出大殿。

花非煙不解地看著劉秀,顯然對宮外來的這名神秘女子,她也充滿了好奇。

她疑問道:“陛下?”

劉秀對她笑了笑,說道:“這名女子,名叫溪澈影,是汐泠的師姐。”

花非煙詫異道:“是苡塵先生的弟子!”

她知道許汐泠師出苡塵先生,對這位苡塵先生,花非煙也是挺敬佩的。

劉秀點點頭,隨即把當年的事,向花非煙大致講述了一遍。

花非煙聽后,一臉的驚訝之色。

王莽的這位史皇后,外界的傳言很多,但大多數的傳言都是說,史皇后已經死在亂軍當中。

只是史皇后的尸體,至今都沒有找到。

原來史皇后根本沒死,而是當年受到了陛下的庇護,跟著溪澈影躲到了賊軍四起的河北。

聽完劉秀的講述,花非煙也是消化了好一會,然后禁不住感嘆道:“陛下當年之舉,著實是冒險啊!”

當年劉玄之所以不敢動劉秀,是因為劉秀在民間的聲望太高,如果讓世人知道,他竟然暗中庇護王莽的遺孀,人們可不管史羅是不是自愿的,也不會管王莽迎娶了史羅沒多久就一命嗚呼了,總之,在人們的心目當中,史羅就是王莽的皇后,就這一個理由,劉秀便會成為萬夫所指,劉玄完全可以憑借這一點,光明正大的處死劉秀。

劉秀苦笑,說道:“溪澈影對我有恩,她的忙,我不能不幫。”

當年劉歆一心要置劉秀于死地,正是溪澈影潛伏在劉歆的身邊,借用王莽之手,成功除掉了劉歆,也等于是幫著劉秀鏟除了這個心腹之患。

往事一幕幕,浮現在劉秀的腦海中,讓他禁不住感慨萬千。

這時候,張昆從外面走了進來,說道:“陛下,溪姑娘已在殿外。”

“有請。”

張昆應了一聲,退出大殿,時間不長,他從外面領進來一名女子。

花非煙充滿好奇地定睛細看,這名女子,身材修長,在女子當中,算得上是高個了。

向臉上看,并沒有濃妝艷抹,但卻讓人有風情萬種之感。

她長的并不是十分令人驚艷,但卻和許汐泠一樣,從骨子里散發出狐媚之氣,與許汐泠的妖艷嫵媚不同的是,她是狐媚當中還夾雜著一股書卷之氣。

原本自相矛盾的兩種氣質,竟然在她的身上達到了完美的融合。

看罷,花非煙禁不住暗暗嘆口氣,可惜自己從來沒見過苡塵先生。

她現在是真的很好奇,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奇女子,竟然能教出像許汐泠、溪澈影這樣的徒弟。

花非煙在打量溪澈影,劉秀也同樣在打量她。

這些年不見,溪澈影幾乎沒有任何變化,歲月也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看她的模樣,劉秀甚至都有種錯覺,好像上次與她相見之時,只是在昨日。

溪澈影進入大殿后,目不斜視,款款走到劉秀近前,福身施禮,說道:“民女溪澈影,拜見陛下!”

劉秀不由自主地向前傾了傾身子,擺手說道:“澈影快快請起。”

“多謝陛下!”

“賜座!”

張昆急忙拿過來一個坐墊,放到一旁。

溪澈影道了謝,在花非煙的對面坐了下來。

劉秀正色說道:“自從上次一別,過去已有數載,期間我有派人去找過你們,但卻未能找到。”

溪澈影一笑,說道:“單身女子,生活在城中鬧市,多有不便,與陛下分別沒多久,澈影便與史夫人移居到城外的山野當中。”

難怪找不到人呢!劉秀問道:“史……史夫人她現在何處?”

別看劉秀現在已經貴為天子,但對他來說,史羅依舊是個挺麻煩的人。

聽劉秀提到史羅,溪澈影面露哀色,垂首說道:“史夫人過世了。”

劉秀吃了一驚。

溪澈影解釋道:“憂郁成疾,民女回天乏術。”

聞言,劉秀既松了口氣,同時又表示理解地點點頭。

史羅的確是個很苦命的姑娘,本來做侯府的千金做得好好的,莫名其妙的就變成了王莽的皇后。

王莽一大把年紀了,倒也折騰不了她,結果她入宮沒多久,綠林軍便攻陷長安,殺了王莽,甚至連史羅的娘家人都被屠了個精光。

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突然遭受這么多變故,這么大的打擊,能不憂郁成疾嗎?

劉秀沉吟片刻,問道:“是什么時候的事?”

“不久前!澈影也是在安葬了史夫人后,才來洛陽投奔陛下的。”

她特意用了投奔二字,也就等于表明,她這次來洛陽,就沒打算再離開。

劉秀沒有任何的遲疑,說道:“以后澈影就住在洛陽,宅邸之事,澈影不必擔心,我會安排妥當!”

溪澈影含笑點點頭,欠身說道:“澈影多謝陛下!”

住在洛陽,可不是溪澈影的目的,住進皇宮,這才是她真正想要的。

當然,這話不能由她自己開口,需要她的師妹來幫她開這個口。

溪澈影目光一轉,看向對面的花非煙,對她嫣然一笑,問道:“陛下,這位小姐是?”

其實她一進入大殿就注意到了花非煙,只是不清楚這名年輕貌美的女子具體是誰。

劉秀笑吟吟地介紹道:“這位是花非煙。”

溪澈影眼眸閃爍了一下,起身施禮,說道:“原來是花美人,民女失敬!”

花非煙起身回禮,含笑說道:“澈影姑娘莫要多禮。”

二人目光交匯了片刻,各自收回目光。

劉秀樂呵呵地向她二人擺擺手,示意兩人都坐。

他含笑問道:“澈影這些年過得可還好?”

溪澈影輕輕嘆口氣,說道:“居住在荒山野嶺,雖然幽靜,遠離人煙,但也多有不便。”

劉秀點點頭,禁不住感嘆道:“這些年,讓澈影受苦了。

現在到了洛陽,以后,再不用為日常之事煩惱。”

劉秀已經想好了,在洛陽為溪澈影置辦一座大宅子,再幫她請些家仆,如果她愿意出嫁,自己給她出一份大嫁妝,如果她不愿意出嫁,自己也會一直養著她,以報她當年的恩情。

溪澈影眼圈一紅,眼角濕潤,聲音帶著哽咽,說道:“妾多謝陛下隆恩。”

見她這副樣子,劉秀心里也有些發酸,好言安慰了一番。

溪澈影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后,欠身說道:“陛下,妾想去見見師妹……許美人。”

劉秀立刻對張昆說道:“張昆,你親自帶著澈影,去見汐泠。”

“是!陛下!”

張昆答應一聲,走到溪澈影近前,恭恭敬敬地向旁擺了擺手,說道:“澈影姑娘,這邊請!”

身為劉秀身邊的內侍,張昆可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主兒。

劉秀看重溪澈影,張昆對她的態度也是畢恭畢敬,絲毫不敢怠慢。

溪澈影向劉秀到了一聲謝,起身離去。

見花非煙望著溪澈影離去的背影,久久沒有收回目光,劉秀笑問道:“非煙以為澈影如何?”

花非煙先是一怔,而后笑了笑,說道:“澈影姑娘,很不簡單。”

生活在荒山野嶺,說是過著幽靜無憂的田園生活,實際上可沒那么簡單,什么活都得自己干,風吹日曬,可溪澈影倒好,嬌滴滴的,完全是千金大小姐的模樣,甚至花非煙注意到她的手都是纖纖玉指,絲毫沒有粗糙之感,這哪像是在荒山野嶺中生活多年,更像是養尊處優了多年。

她別有深意地看眼劉秀,自己能發現的細節,她不相信陛下會沒發現。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