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六百七十四章 再戰南陽
 伏黯正色說道:“陛下,這段時間,大將軍的身體已經好了許多,前兩日,微臣去探望大將軍時,大將軍還在家中舞劍呢!”

劉秀沉吟片刻,轉頭對張昆說道:“張昆!”

“奴婢在!”

張昆連忙躬身。

“宣驃騎大將軍入宮。”

張昆張開嘴巴,正要發問,劉秀補充了一句:“現在。”

張昆不再多問,躬了躬身形,領命而去。

過了有小半個時辰的時間,景丹急匆匆地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快步到劉秀近前,躬身施禮,說道:“微臣參見陛下!”

劉秀擺了擺手,說道:“孫卿免禮。”

他話鋒一轉,問道:“孫卿,長安和弘農之事,你可有聽說?”

景丹欠了欠身,說道:“來時,張謁者業已向微臣講了大概。”

劉秀點點頭,說道:“現在長安失守,赤眉軍重回長安,想來,赤眉軍在長安也不會久留,必會東進。

弘農太守遇刺身亡,這定是赤眉軍所為,他們這是在為東進鋪路。”

景丹正色說道:“陛下,微臣愿往弘農!”

劉秀向前探了探身子,說道:“其實,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我最為擔心的是孫卿你的身體!”

景丹一笑,說道:“陛下放心,微臣的身體已經好多了,這幾日,吃的比以前多,睡的也比以前香,病情已經大好。”

劉秀聞言,暗暗松了口氣,他垂下眼簾,手指頭輕輕敲打著桌案。

見陛下還是有些猶豫不決,景丹拱手說道:“陛下,弘農乃我洛陽之屏障,弘農若失,賊軍便可長驅直入,直取洛陽,故,弘農萬萬不能被賊軍所占!陛下,就讓微臣去吧!”

劉秀站起身形,走到景丹近前,意味深長地說道:“孫卿,此行兇險,你務必要多加小心,切不可大意!”

景丹面色一正,說道:“微臣明白!”

劉秀繼續說道:“陌鄢麾下的四阿死士,身手高強,且不懼生死,極為難纏,弘農太守的前車之鑒,孫卿務必要引以為戒。”

景丹再次說道:“陛下,微臣明白!”

劉秀說道:“此行弘農,一路顛簸,倘若孫卿覺得身體不適,切不可勉強,一定要及時撤回洛陽。”

景丹垂首,應道:“微臣明白!”

劉秀說道:“赤眉軍來勢洶洶,且人多勢眾,孫卿能戰則戰,若不能戰,不必勉強為之,或可暫避鋒芒,或可固城堅守,等待后援。”

“微臣明白……”景丹心頭一熱,眼圈濕紅。

劉秀的每一句叮囑,都讓景丹萬分感動,不是劉秀啰嗦,而是他真的不放心。

劉秀和景丹的關系很好。

景丹剛剛投靠劉秀的時候,便被劉秀封為奉義侯,后來劉秀稱帝,在第二次大封功臣的時候,劉秀又封景丹為櫟陽侯。

景丹正是馮翊郡櫟陽縣人,劉秀封他為櫟陽侯,等于是把他的家鄉封給了他。

左馮翊,右扶風。

馮翊郡屬三輔之一,緊挨著長安,距離洛陽,多少遠了那么一點。

對于劉秀把櫟陽縣封給自己,景丹不太樂意,主動找上劉秀,直截了當的說自己不想要櫟陽這塊封地,想要關東地區的封地,關東距離洛陽也更近些。

天子封賞,作為臣子的,哪里有敢挑三揀四的份,可景丹就敢這么做,而劉秀也著實不生氣。

他對景丹說,關東地區,連年征戰,人口銳減,土地也都荒廢了。

關東的幾個郡加到一起,也不如馮翊郡這一個郡來得實惠。

何況,你本來就是櫟陽人,現在官拜驃騎大將軍,又得侯爵爵位,這般的出人頭地,若不是不回到自己的家鄉顯擺一番,豈不如繡衣夜行?

繡衣夜行,穿著華麗的衣服,不在白天出門,偏偏等到晚上才外出,誰又能看得到你這身華麗的行頭?

經過劉秀的這一番開導,景丹欣然接受了劉秀給他的封地。

這只是劉秀和景丹之間的小故事,但也不難看出他君臣二人的關系有多親近。

現在,景丹患病在身,還要派他去弘農接任太守之職,既要治理地方,又要組織兵馬,抵御赤眉軍的大舉入侵,劉秀是既擔心,又過意不去。

出于這樣的心理,劉秀此時也顯得格外啰嗦,叮囑完這個,又叮囑那個,生怕景丹有個閃失。

不過景丹卻不覺得劉秀啰嗦,反而心里暖暖的。

天子能如此關心臣子,下面的臣子,又哪能不拼命輔佐?

劉秀臨危受命,任驃騎大將軍景丹兼任弘農太守,即刻走馬上任。

景丹也沒有多耽擱,回到家里,告之了家人們一聲,而后便收拾行囊,去校軍場點兵。

景丹率領兩萬京師軍,直奔弘農。

在景丹去往弘農走馬上任期間,劉秀的詔書也傳到了鄧禹的手里。

看到這份詔書,鄧禹眉頭緊鎖。

陛下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讓自己撤軍回洛陽。

鄧禹是真的不甘心就這么撤回洛陽。

他率軍西征了這么久,傷亡了那么多的將士,先是占領了長安,而后又丟掉了長安,這么灰頭土臉的回洛陽,顏面何存?

他實在接受不了。

鄧禹有接到劉秀的詔書,但并沒有按照劉秀的意思做,率軍繼續留在高陵,欲與赤眉軍決一死戰。

同一時間,以岑彭為首的南征軍,與鄧奉軍在南陽的戰爭全面爆發。

鄧奉堪稱是打游擊的高手。

岑彭率南征軍進入南陽后,鄧奉根本不和岑彭軍做正面交鋒,始終都是避其鋒芒。

鄧奉的戰術就是,敵進我退,我退我進,你別露出破綻給我,一旦露出破綻,我就給你致命一擊。

由于鄧奉不與岑彭軍做正面抗衡,岑彭統帥的南征軍,就如同一顆握起來的拳頭,全力擊打出去,結果只是打在了一團棉花上。

岑彭軍進入南陽之后,基本沒遇到像樣的抵抗,一路推進,一口氣連占了數城,看起來戰事很順利,但岑彭心里明白,己方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確切的說,他們連鄧奉軍主力的影子都沒見到。

這樣的戰局,令岑彭心里非常沒底。

果不其然,當岑彭率部,在南陽如入無人境,一路高歌猛進的時候,后方傳來消息,己方攻陷的城邑,突然遭受到鄧奉軍主力的進攻。

聽聞消息,岑彭急忙下令,后軍變前軍,全速往回趕。

可是等他們趕回來救援的時候,鄧奉軍的主力早已撤走。

找不到鄧奉軍的主力,岑彭部再次向南陽腹地進發,但沒走出兩天,后方再次傳來告急戰報,稱鄧奉軍主力又來攻城了。

如此反復,著實是讓人不厭其煩。

對于鄧奉的游擊戰術,岑彭也是一個頭,兩個大。

南陽畢竟就是鄧奉的地盤,在南陽這里,鄧奉軍如魚得水,其游擊的戰術,看似飄逸,但實則卻非常之扎實,令人防不勝防。

岑彭經過一番思量,決定分兵作戰。

他把南征軍主力,分成了四部分。

一部分由岑彭自己親自統帥,進攻新野;一部分由賈復統帥,進攻湖陽;一部分有朱祐統帥,進攻育陽;一部分由王梁統帥,進攻平氏。

新野、湖陽、育陽、平氏四城所在的位置,剛好可以組成一個方形。

岑彭的戰術是,既然你鄧奉不和我軍打正面,而是要打游擊,那我就你的中心腹地,打出一大塊根據地,以此來壓縮鄧奉軍游走的空間,并在氣勢上,大大的壓倒敵人。

岑彭的戰術還是頗為厲害的,也的確給鄧奉軍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現在,岑彭是把難題拋給了鄧奉軍,看鄧奉如何來解。

別看岑彭是兵分四路,每一路的兵馬都不算多,倘若鄧奉集中兵力,猛攻其中的任何一路,都能占有優勢。

但問題是,新野、湖陽、育陽、平氏四城,相隔都不遠,無論那一路的南征軍遭受到鄧奉主力的進攻,另外的三路大軍,都能第一時間趕過來增援。

屆時,鄧奉軍反而容易陷入到南征軍的合圍當中。

對于岑彭的戰術,鄧奉軍將士們都是一籌莫展,想不出來應對之策。

這時候,鄧奉倒是表現出了軍事天才的一面。

南征軍兵分四路,岑彭、賈復、王梁這三路都很強,確切的說,是岑彭、賈復、王梁這三名主將很強。

岑彭是要文能文,要武能武,有勇有謀,謀略過人,在鄧奉看來,南征軍是四名主將,最難對付的就是岑彭,即便是以多打少,他對陣岑彭,都沒有十足的把握。

賈復,那是天下聞名的猛將,一把畫桿方天戟,橫行天下,無人能敵,可于萬軍當中,可取敵上將首級。

賈復身上,就如同帶著士氣加成的光環,跟著賈復作戰,下面將士的士氣都會倍增。

所以,賈復也是非常難打的。

王梁謀略不如岑彭,勇猛不如賈復,但他卻只是老狐貍,老奸巨猾,經驗豐富,處變不驚,遇事沉著冷靜,想從他身上抓到漏洞、破綻,難如登天。

所以與王梁對陣,他或許打不贏你,但你想打贏他,那也是天方夜譚。

把岑彭的四路大軍想了一圈,鄧奉覺得,南征軍唯一的弱點,就在朱祐身上。

要說領兵打仗,朱祐倒也不弱,但他充其量能稱之為是一名優秀的統帥,而絕非岑彭、賈復、王梁那種天才型的統帥。

找到了南征軍的弱點所在,接下來再構思謀略,就容易了許多。

鄧奉把新野、湖陽、平氏的駐軍大部分都抽調出來,集中放在了朱祐主攻的育陽。

與此同時,他暗中向延岑、秦豐、董訢借兵,將其喬裝自己的部下,鄧奉親帥這些兵馬,去往宛城。

岑彭、賈復、王梁、朱祐四路大軍,按照原定計劃,分別進攻新野、湖陽、平氏、育陽。

岑彭、賈復、王梁的戰事都很順利,沒費多大的周折,便順利攻破了新野、湖陽、平氏三城。

只有朱祐主攻的育陽,遭受到大批守軍的頑強抵抗。

另外三路,都在短時間內取得了大勝,唯獨自己這邊,對育陽久攻不下,朱祐也急了,親自上陣,指揮作戰。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