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四百八十二章 執法如山
 兵卒們不再遲疑,拉肩頭,攏二背,將呂宴捆綁個結結實實。祭遵看向幾名目瞪口呆的衙役,說道:“諸位,呂宴強占民女,草菅人命,人神共憤,罪無可恕。他就不用去郡府受審了。”說著話,他又向手下兵卒說道:“拉倒菜市口,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在場眾人聞言,身子都哆嗦了一下,呂宴怒視著祭遵,大聲嘶吼道:“祭遵,你憑什么殺我?我呂宴乃大王眷屬,你憑什么殺我?祭遵……”

    下面的兵卒們不管呂宴的大吼大叫,拉著他就往集市口走。現

    場還有不少圍觀的百姓,聽說要問斬呂宴,人們哪會錯過這么大的熱鬧,競相奔走相告,消息很快便在全城傳開了。

    鄧禹、寇恂等人也都聽到消息,紛紛第一時間趕了過來。當

    他們趕到集市口的時候,呂宴已被人五花大綁的摁跪在地,行刑的刀斧手就站在一旁,已經就位,只等著祭遵的一聲令下。見

    此情景,鄧禹等人紛紛快步走到祭遵近前,不解地問道:“祭將軍,這是怎么回事?”祭

    遵環視眾人一眼,將呂宴所犯下的罪行向眾人大致講述了一遍,最后,他沉聲說道:“呂宴目無王法,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此賊不誅,天理不容!”

    眾人暗暗咧嘴,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鄧禹身上。一旁跪在地上的呂宴,看到鄧禹如同看到救星似的,大喊道:“鄧將軍救我!鄧將軍救救小人啊!當初小人在饒陽,是救過大王和鄧將軍性命的……”說到這里,他哭得泣不成聲。

    鄧禹暗嘆口氣,呂宴無法無天是事實,其罪當誅也是事實,但他畢竟救過大王和自己的性命。

    他沉吟片刻,說到:“祭將軍,呂宴必定是大王眷屬,祭將軍殺他,有僭越之嫌,還是,交由大王親自處置吧!”祭

    遵反問道:“鄧將軍以為,大王可會徇私枉法?”

    鄧禹下意識地說道:“大王當然不會徇私枉法!”

    “既然如此,把呂宴交由大王處置,依舊要被處死,又何必多此一舉呢!”說著話,祭遵看向身披大紅袍的刀斧手,喝道:“行刑!”“

    且慢!”鄧禹向刀斧手揮了下手,說道:“大王眷屬,就算其罪當誅,也應由大王來殺,祭將軍不能私自將呂宴處死!”祭

    遵看了鄧禹一眼,沖著刀斧手厲聲喝道:“我讓你行刑!膽敢違抗軍令,軍法伺候!”

    這名刀斧手是祭遵的部下,聽聞祭遵的喊喝聲,他再不敢有絲毫的遲疑,即便鄧禹已向他揮手,讓他先不要行刑,但刀斧手還是把手中刀高高舉起,對準呂宴的脖頸,一刀劈砍下去。耳

    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呂宴的脖頸應聲而斷,人頭掉落,轱轆出去好遠。周圍圍觀的百姓們,先是嚇得一閉眼,而后,人群當中響起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邯

    鄲百姓,也是被呂宴欺凌得狠了,現在看到呂宴被當眾斬首,為他惋惜的人幾乎沒有,全都是拍手叫好的。見

    祭遵還真把呂宴給殺了,鄧禹等人都有些回不過來神。不知會大王,就這么把大王的眷屬給殺了,這個祭遵,也太狠了!當

    劉秀乘坐車馬車,來到集市口的時候,根本沒看到呂宴的活人,只看到了呂宴身首異處的尸體。

    劉秀臉上沒什么表情,眼神卻變得陰沉凌厲,他環視左右,問道:“呂宴是何人所殺?”人

    們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祭遵身上,不用旁人指出自己,祭遵主動從人群中走出來,到了劉秀近前,拱手施禮,說道:“大王,呂宴是末將所殺!”聞

    言,劉秀的目光立刻落在祭遵身上。祭遵是他在潁川作戰時收的部下,與吳漢、寇恂、耿弇相比,祭遵算是他的老部下了。劉秀問道:“第孫為何要殺呂宴?”

    “回稟大王,此賊當殺!”祭遵將呂宴犯下的罪行,一五一十地向劉秀講述一遍,而后他正色說道:“一顆老鼠屎,可壞掉一鍋湯!大王以賢德名揚天下,而呂宴,不僅無法無天,草菅人命,還敗壞大王的名聲,罪無可恕。末將未能他處以車裂、腰斬等極刑,已是末將之過,還請大王恕罪!”

    祭遵很會說話,他不說自己越權殺了呂宴,而是說只對呂宴處以斬首之刑,實在是太輕了。等祭遵說完,周圍眾人無不暗暗為他捏著一把冷汗。

    劉秀目光深邃地看眼祭遵,再什么話都沒說,轉身回到馬車上,向趕車的車夫說道:“回宮!”

    車夫還沒來得及驅使馬車,鄧禹快步走了過來,貓腰就往里面鉆。緊隨其后的是主簿陳副。劉

    秀的主簿,本是朱浮,因為朱浮能力出眾,現已升遷為偏將軍,主簿一職便由陳副接任。

    身為王公,劉秀的馬車很大,車廂內部也寬敞,即便坐下四五個人,都能松松快快地喝著茶水。看

    眼不請自來的鄧禹和陳副,劉秀氣樂了,問道:“你二人上來作甚?”

    鄧禹說道:“大王,呂宴做得確實太過分了,在邯鄲已經引起民憤,倘若大王再姑息于他,定要反受其害!”

    陳副接話道:“大王向來要求嚴明法紀,今日祭將軍嚴苛執法,雖有僭越之嫌,但也著實嚴明了法紀,大王萬萬不可降罪于祭將軍啊!”

    劉秀看看鄧禹,又瞧瞧陳副,久久沒有說話。

    縱然呂宴該死,但畢竟是他的眷屬,要殺呂宴,也應該由他來動手,可祭遵招呼也不打一聲,就直接把人給殺了,這哪里是在殺呂宴,而是在打他劉秀的臉面。鄧

    禹和劉秀是同窗好友,又朝夕相處這么久,劉秀是高興還是不痛快,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他

    含笑說道:“大王,此事祭將軍做的確實有失當之處,不過,禹以為祭將軍沒有扯謊,他殺祭遵,的確是為大王的名聲著想!”

    劉秀深吸口氣,然后長長吐出一口濁氣,說道:“我知道第孫做得沒錯,就是心里不太舒服。”和

    普通人一樣,劉秀身上,也是既有優點,也有缺點,而護短便是他的缺點之一。

    部下們是手心,眷屬們是手背,手心手背都是肉,現在手心把手背咬了一口,劉秀想發火都不知道該向哪去發,心里憋著一股悶火,能痛快才怪。見

    鄧禹和陳副還要勸說自己,劉秀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我不會降罪于第孫,呂宴有今日之下場,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稍

    頓,他又補充一句:“也是我管教不嚴,疏忽了眷屬這一塊。”劉

    秀的身份變化得太快了,連他自己都沒太適應現在王公的身份,他自然也沒顧及到眷屬們會打著他的旗號,在外面橫行霸道,行傷天害理之勾當。

    “回宮之后,我自會訓誡下人,以呂宴為戒,不可重蹈覆轍。”說著說著,劉秀開始自省起來。鄧禹和陳副見狀,相似而笑,主公開明仁善,這才是下屬之幸事。倘

    若換成其他的主公,單憑祭遵今日的所作所為,他被撤職都是輕的,弄不好還會人頭不保。

    翌日,劉秀和部下們議事的時候,特意提到了祭遵斬首呂宴這件事。不

    少人都以為祭遵要倒大霉了,可沒想到,劉秀非但沒有懲處祭遵,反而還當眾做了一番自我檢討。

    而后劉秀不僅對祭遵的嚴明執法大加贊賞,還賞賜他黃金百兩,并安排祭遵專門負責巡視軍營以及城內,懲治那些為非作歹的不法之徒。祭

    遵也沒想到主公非但沒罰自己,反而還獎賞了自己。他急忙起身出列,走到大殿中央,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動容地說道:“末將謝大王隆恩!”

    那些為祭遵暗暗捏把冷汗的文官武將們,無不長松口氣,提到嗓子眼的心也隨之落了下來。馮

    異神情激動地拱手說道:“大王賢明,嚴于律己,寬以待人,實乃臣等之幸!”

    祭遵殺呂宴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謝躬那邊自然也聽說了。

    謝躬麾下的不少人都等著看劉秀這邊的熱鬧呢,可誰都沒想到,私自殺了劉秀的眷屬、親信的祭遵,竟然沒受到任何的懲處,反而還受到劉秀的嘉獎,這著實令人意外。即

    便是謝躬也沒想到,劉秀能寬宏大度到這種地步。他在贊嘆劉秀為人的同時,對劉秀的忌憚之情也更加重了幾分。

    書表兩頭。且說吳漢,他和耿弇一同北上,進入幽州后,兩人便開始分頭行動。吳漢率領著一千幽州突騎,去往薊縣。目

    前,那位剛到幽州走馬上任的幽州牧苗曾,就住在薊縣的縣城薊城。苗

    曾可不是一個人來得幽州,他麾下還有兩萬之眾的兵馬,兩萬多人駐守的薊城,絕不是吳漢這一千來人能打得下來的。吳

    漢到了薊縣附近后,便讓麾下的將士們安營扎寨,休息了一宿,翌日一早,他只帶著二十騎,離開營地,前往薊城,面見苗曾。

    到了薊城外,吳漢也不進城,對城頭上的軍兵大聲喊喝道:“我乃蕭王帳下偏將軍吳漢吳子顏!爾等速速通知苗州牧,讓苗州牧出城領王令!”

    守城的軍兵不敢怠慢,急忙跑進城內,向苗曾通稟消息。苗曾的年紀,與謝躬相仿,三十出頭,模樣還算周正,但個子不高,體型偏廋。聽

    聞吳漢抵達薊城的消息,苗曾一愣,疑惑不解地問道:“吳漢來薊城作甚?”

    “回稟大人,說是來傳蕭王令!”兵卒小心翼翼地回道。

    苗曾愣了片刻,嗤笑出聲,不以為然地說道:“傳蕭王令!嗬!好大的口氣!”稍頓,他問道:“吳漢帶來多少兵馬?”“

    啊?”兵卒眨了眨眼睛,一臉茫然地說道:“沒有……沒有兵馬,就……就二十騎!”“

    哈哈——”苗曾聞言,忍不住仰面而笑,他還以為劉秀是給吳漢派了重兵,倘若自己不肯接所謂的王令,吳漢便要強攻薊城。原

    來是自己高估了劉秀,可也對,劉秀在冀州,已經被賊軍鬧得焦頭爛額,哪里還有多余的兵馬派到幽州來?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