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三百三十八章 印象深刻
 賈復和巨毋霸打到一處,周圍十米之內,一個人都沒有,無論是漢軍還是莽軍,都不敢靠到他倆近前,躲得遠遠的。

    觀戰竇融回過神來,目光偷偷向四周瞄了瞄,眼角的余光正好瞥到不遠處的劉秀。竇

    融的眼睛頓是一亮。其實他并不認識劉秀,不過朱祐、馬武等人都爭先恐后的護著他,也就等于間接表明了劉秀的身份。

    見劉秀也在目不轉睛地盯著賈復和巨毋霸的廝殺,竇融心思一動,暗道一聲自己的機會來了!

    如果自己能出其不意的擒下劉秀,眼前的這些漢軍,也不都得乖乖投降嗎?還用得著像巨毋霸那樣,拼死拼活的和漢軍廝殺嗎?想

    到這里,竇融下意識地瞇了瞇眼睛,趁著周圍眾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賈復和巨毋霸身上,他悄無聲息地緩緩后退,退出段距離后,他又向劉秀那邊緩緩摸了過去。

    隨著他和劉秀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竇融的心跳也越來越快。看著近在咫尺的劉秀,竇融的眼睛里都冒出兩道精光。想

    到自己能一舉擒下劉秀,立下不世奇功,竇融的心都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以后,不會再有人亂嚼舌根子,說他是靠著妹妹才巴結上的王邑,得到上位的機會。

    當竇融距離劉秀已只剩下五步遠的時候,他再抑制不住身上的氣息,猛的向前躥了過去,手中的長槍順勢刺向劉秀的肩頭。

    他的目的是要活捉劉秀,而不是要一槍把他扎死。

    他以為自己的偷襲十拿九穩,可他還是太小瞧劉秀了。劉秀是有在注視賈復和巨毋霸的戰斗,不過他還是有分出一部分的注意力,在觀察四周,查看周圍的戰局。他

    們在此的目的可不是只為了和巨毋霸打一仗那么簡單,而是要阻攔莽軍的追擊,下面弟兄們和莽軍的戰況如何,這也是劉秀非常關注的點。身

    為全軍的主將,劉秀自然要時刻注意整個戰場的局面。在

    他查看周圍戰況的時候,自然也瞥到了竇融在不懷好意地往自己這邊悄悄摸過來。劉秀那么聰明,只略微一琢磨,也就明白了對方的意圖。

    他心中暗笑,竇融倒是個聰明人,想到了擒賊先擒王的戰術,不過這次,他恐怕要聰明反被聰明誤了。劉

    秀故意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甚至連眼角的余光都沒往竇融那邊瞥一下。竇

    融想出其不意的擒下他,他正好趁機給對方來個將計就計。

    當竇融突然發難,撲向劉秀的時候,四周觀戰的漢軍眾人才猛然驚醒過來。可他們意識到不好,再想出手阻擋,已經來不及了。

    眼瞅著竇融的那一槍要刺到劉秀的肩頭,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劉秀的后腦勺如同長了眼睛似的,身子突然向下一低。

    沙!槍尖是蹭著劉秀肩頭的甲胄劃過,與甲片擦出一連串的火星子。竇融萬萬沒有想到,劉秀竟有警覺,千鈞一發之際,不可思議地閃過了自己的這一槍。他

    暗道一聲不好,劉秀有防備!也就在這時,低下身形的劉秀,出其不意的一腳橫掃出去,正中竇融的腳踝。

    噗通!竇融的身子在空中打著橫,重重地摔落在地,連帶著,他手中的長槍也被摔出了好遠。

    竇融感覺自己的腳踝都快被劉秀的掃堂腿踢碎了,他躺在地上,沒能立刻站起來。這時候,龍淵、龍準一左一右沖了過來,兩把佩劍,同時落在他的脖頸處。

    感覺到自己脖頸處的冰涼,竇融忍不住閉上眼睛。他是真沒想到,劉秀竟然如此狡詐,明明已有防備,但卻絲毫沒有暴露出來。

    原本自己想來個出其不意的擒賊先擒王,結果,劉秀給自己來個反其道而行之,出其不意的將自己給拿下了。他

    暗嘆口氣,自己一身的抱負還沒來得及施展,就要死在這里不成?他緩緩睜開眼睛,看向劉秀,說道:“劉秀,爾等都已命不久矣……”

    他話還沒說完,龍淵已一腳踢在他的后腰上。竇融疼得悶哼一聲,身子佝僂成一團。龍淵、龍準二人將竇融從地上拽起來,拉肩頭,攏二背,將他捆綁個結實。劉

    秀走到竇融近前,淡然一笑,幽幽說道:“竇融,我等反莽,上合天道,下順民心,也對得起列代祖先,而你呢?為王莽做事,不覺得愧對竇氏先祖嗎?”聽

    聞劉秀的話,竇融老臉頓是一紅,咬著牙,一聲沒吭。劉秀也不與他多言,轉頭環視四周,大聲喊喝道:“住手!統統住手!”

    最先停手的是賈復和巨毋霸二人,兩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各自虛晃一招,跳出圈外。而后兩人扭頭一瞧,正看到劉秀以及在他身邊,被生擒活捉了的竇融。賈

    復看罷,面露喜色,巨毋霸見狀,則是臉色頓變。他忍不住跨前一步,用手中的巨錘指向劉秀,大聲喊喝道:“放開他!”

    巨毋霸是個粗人,但他可不是傻子。竇融可是王邑的妻兄,深得王邑的器重和信任,倘若竇融和自己出戰時有個三長兩短,王邑又豈能不記恨自己?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王邑或許還不會把自己怎么樣,等到日后,平定了漢軍,王邑能放過自己嗎?自

    己在朝廷里既無根基,也無靠山,而王邑可是天子的堂弟,皇親國戚,又是堂堂的大司空,要弄死自己,簡直易如反掌。

    天不怕地不怕的巨毋霸,此時看到竇融被劉秀擒住,也是心底一寒,有些亂了方寸。劉

    秀好整以暇的對上巨毋霸怒氣沖沖的目光,揚頭說道:“讓我放了他也可以,讓你的手下人都停手!”巨

    毋霸與劉秀對視片刻,大聲喊喝道:“住手!都給我住手!”原

    本混亂不堪的戰場漸漸安靜下來,混戰在一起的人群,也快速分開。漢軍將士紛紛退到劉秀這里,原本有五百弟兄,現在退回來的,只剩下一百來人。莽

    軍的兵力也有減少,只是看起來,仍有三千余眾,把劉秀等人團團包圍。現

    在有竇融在自己手里,劉秀心里有底多了,對四周包圍己方的眾多莽軍,視而不見,他只是看著對面的巨毋霸,說道:“讓你們的人都退下!”巨

    毋霸跨前一步,沉聲說道:“你先放了他!”

    劉秀將手中的赤霄劍抬起,劍尖指向竇融的喉嚨,一字一頓地說道:“我現在不是在和你談條件,我再說一次,讓你的人統統退下!”巨

    毋霸握著錘把,手指關節都泛了白。

    他正猶豫的時候,劉秀冷笑道:“竇融和王邑的關系,你不會不知道吧?如果竇融因為你,而喪命于此,王邑可會放過你?”他

    這句話,算是說進了巨毋霸的心坎里,這也是巨毋霸最為忌憚的問題。他身子一震,看向劉秀的眼神都快噴出火來。

    竇融大聲喊喝道:“巨毋將軍,不用管我,先殺劉秀,不用管我,先殺……”他

    正大喊著,劉秀的赤霄劍稍微向前一遞,劍尖立刻刺破他喉嚨的皮肉,血絲順著皮肉的破口流淌出來。

    感覺到劍尖的陰冷,竇融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顫,不過他還是暗咬著牙關,沖著巨毋霸大吼道:“不用管我,先殺劉秀——”

    竇融不是不怕死,恰恰相反,他是有大抱負的人,比常人都要怕死,但是在眼下這個局面,他不能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畏懼和懦弱,否則的話,就算他最終能活命,回去之后,也不好向王邑做出解釋。此

    時,三邊的人都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劉

    秀在賭,賭巨毋霸不敢不顧忌竇融和王邑的關系。竇

    融也只是表面強硬,實則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他硬著頭皮也得繼續強硬下去,只有這樣,他才能把自己的過錯降到最低,回去后好有所交代。最

    后,還是巨毋霸不得不做出了退讓。他向劉秀說道:“我可以讓他們退下,你得確保不會傷害竇將軍!”

    劉秀說道:“當然!只要我們安全了,自然會放了他!”巨

    毋霸喘著粗氣,向周圍的莽軍將士一揮手,說道:“都撤回來!”

    聽聞他的命令,莽軍騎兵如潮水一般,撤回到巨毋霸的身后。見

    狀,劉秀對左右說道:“我們也撤!”說話的同時,他一手持劍,一手拉著竇融,面對著巨毋霸,一步步的往后退。

    他們退一步,巨毋霸等莽軍就跟進一步,雙方的距離始終保持十幾步遠。

    剛開始,竇融還覺得很奇怪,劉秀為何不利用自己,威脅巨毋霸,讓他別再跟進。

    但很快,他便想明白了劉秀的意圖,他明顯是在拖延時間。具體的目的是什么,竇融不太清楚,據他所知,劉秀從襄城撤離的時候,帶走了不少人的家眷。不

    過在漢軍當中,并未看到那些家眷,難道,劉秀他們在此,是專門為了阻擊己方,好掩護那些家眷逃離的?

    想到這一點,竇融忍不住看了一眼劉秀。

    這些家眷,根本不是劉秀的家人,也不是劉氏宗親,只是他手下的眷屬,為了保護這些人,劉秀連命都不要了,只帶五百人,就在此阻擊己方?

    竇融眼眸閃爍了一下,重新打量劉秀一番。劉秀也就二十多歲,相貌英俊,文質彬彬,如果他這個人不是個傻子、瘋子,那么,他就是有大智慧、大膽量的人。

    很顯然,劉秀不可能是前者,只能是后者,為了自己的部下,竟然做到這種程度,以后這些人還不得拼了命的跟著他,護著他?

    劉秀這個人,可真是不簡單啊!這次算是竇融和劉秀的第一次接觸,但劉秀已給竇融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