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三百三十五章 萬人莫敵
 五百漢軍登上寨墻,對外面沖殺過來的莽軍騎兵展開了齊射。頃

    刻之間,弩機彈射的響聲連成一片。再看營寨外,跑在前面的騎兵,有的人被直接射下戰馬,有的則是連人帶馬,一并中箭,撲倒在地。

    被射傷的騎兵和戰馬,都來不及從地上站起,便被后面的騎兵踩踏過去。

    并非騎兵冷酷無情,連己方同袍的死活都不管,而是騎兵在沖鋒的時候速度太快,無法做到臨時減速,而且左右都是己方的同伴,也無法轉向避讓。一

    輪箭射過后,外面倒下的騎兵起碼有數十人,當漢軍重新填裝弩箭,再發動第二輪箭射的時候,原本距離營地百步遠的騎兵,距離營地已不足七十步。僅

    僅是安裝弩箭這么一會的工夫,騎兵已推進了三十多步,這就是騎兵的沖鋒速度。

    嗖、嗖、嗖——

    第二輪箭射飛射出去,這回雙方的距離更近,被射倒的騎兵數量也更多。但

    箭射依舊無法阻止騎兵的沖鋒。當漢軍開始第三輪箭射的時候,莽軍騎兵距離營地只剩下三十步,這么近的距離,身在寨墻上的漢軍都能感受到腳下的震顫。

    第三輪箭陣接踵而至,前方的莽軍騎兵一個接著一個的從戰馬上翻倒下去,不過同一時間,莽軍騎兵也展開了弩箭的回擊。啪

    啪啪,筑成寨墻的木樁子不斷被弩箭射中,同樣的,站于寨墻上的漢軍也不時有人中箭。漢

    軍的第四輪弩機還沒來得及射出去,莽軍騎兵已沖至營寨近前。

    一時間,噗噗噗的悶響聲不絕于耳,最先沖上來的騎兵,全部撞在拒馬上,戰馬被拒馬的鋒芒刺穿,馬兒的嘶鳴聲此起彼伏,馬上的騎兵亦是紛紛摔落在地。不

    過在戰馬強烈的撞擊之下,營寨外圍的拒馬也相繼破碎,跟上來的莽軍騎兵已能直接沖到寨墻底下。營

    寨的寨墻并沒有很高,只要騎兵站到馬背上,雙手便能夠到寨墻的頂部。

    眼瞅著沖殺過來的騎兵越來越多,己方只五百將士,實在是抵抗不住,劉秀向左右大聲喊喝道:“全體撤退!”寨

    墻上的漢軍紛紛跳了下來,各自上馬,按照劉秀的指示,向南營方向撤退。

    隨著漢軍撤離,無人再去抵擋莽軍,莽軍攻入營內的速度更快。恰

    在這時,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巨響,營寨的轅門突然破碎,從外面沖進來一仿佛狗熊成精的怪物。這

    人站在地上,比坐在馬上的騎兵都要高出一頭,身材魁梧,體型龐大,如同一座小山似的,在他手中,還提著兩把巨錘,圓滾滾的錘頭,差不多有面盆那么大。看

    到有敵人突然攻入營寨,附近的漢軍想都沒想,紛紛抬起手中的弩機,向對方展開了齊射。

    只見那人掄起手中的雙錘,在一連串的叮叮聲中,射向他的弩箭紛紛被擋下。

    數名漢騎兵大吼著,持矛催馬,向那人沖殺過去。有

    兩名騎兵速度最快,率先到了那人近前,二人將手中長矛狠狠刺了過去。他倆的長矛還沒刺到對方身上,那人深吸口氣,猛然大吼一聲。這

    一嗓子,如同晴空炸雷似的,兩名騎兵被震得一陣心悸,二人胯下的戰馬也咴咴嘶吼一聲,停了下來,兩只前蹄高高抬起,差點把馬上的騎兵掀下去。

    就在他二人忙于穩住胯下戰馬的時候,那人把手中的雙錘向外一輪,就聽咚咚兩聲悶響,兩只錘頭,狠狠砸在戰馬的身側。再

    看那兩匹戰馬,同時橫飛出去,馬上的兩名騎兵,也跟著橫飛出去好遠。

    另外三名沖向他的騎兵,嚇得臉色頓變,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那人甩開雙腿,沖到三人近前,雙錘掄起,向下猛砸。

    咔、咔!馬上的騎兵被砸成了肉泥,戰馬的腰身都被砸塌,連人帶馬,在地上化成了兩攤血水。

    剩下的那名騎兵見勢不妙,撥轉馬頭要跑,那人嘿嘿怪笑一聲,把右手的錘子隨意的往地下一扔,緊接著,他一把將戰馬的馬尾抓住,斷喝一聲,往外一掄,戰馬飛出去了,馬上的騎兵也跟著飛出。

    此情此景,把在場的漢軍將士震驚的無不目瞪口呆,這哪里還是人,就是個人形的怪物!漢軍將士眼中的這個怪物,正是長人巨毋霸。

    他重新抓起落在地上的巨錘,兩只巨錘相互一磕,耳輪中就聽當啷啷一聲巨響。

    無論是營寨內的漢軍,還是營寨外的莽軍,人們被震得耳膜像要被刺穿似的,連胯下的戰馬都不受控制,在地上不停的打轉。

    巨毋霸環視四周的漢軍將士,扯脖子大喊道:“誰是劉秀?滾出來受死!”面

    對這么個怪物,劉秀也是心底發涼。他還沒有說話,旁邊的馬武怒吼一聲,催馬向巨毋霸沖了過去。馬

    到,人到,刀也到了,馬武橫劈出一刀的同時,喊喝道:“休要猖狂!你馬爺爺在此!”巨

    毋霸根本不把馬武的重刀放在眼里,他單手持錘,向上一抬,抵擋九耳八環刀的刀鋒。

    當啷——

    刀鋒劈砍在錘頭上,爆出一聲巨響,乍現出一團火星子。馬武感覺自己這一刀如同砍在一塊巨大的花崗巖上,反震之力,讓他的虎口疼痛欲裂。

    巨毋霸嗤笑出聲,喝道:“小子,你也接我一錘!”說著話,他掄錘砸向馬武。

    對方的力氣有多大,馬武剛才看得清清楚楚,對于巨毋霸的重擊,馬武也不敢硬抵其鋒芒。

    好在他騎術高超,胯下的戰馬也通靈性,隨著馬武向旁閃身,戰馬橫著躥了出去。嗡!錘頭刮出的破風聲,都懾人魂魄,沒有砸中馬武,倒是重重砸在地面上。

    嘭!在

    場的眾人,明顯感覺到腳下地面一震,再看錘頭下方,被巨錘硬生生地砸出個半尺深的大凹坑。劉

    秀暗暗搖頭,想來此人就是素有長人之稱的巨毋霸,果然名不虛傳,當真是有萬人不敵之勇。他

    沖著馬武大喊道:“子張,撤!”聽

    聞劉秀的喊聲,馬武怒視著巨毋霸,咬了咬鋼牙,催馬向劉秀那邊奔跑過去。

    他們想跑,巨毋霸哪肯放他們離開?他甩開兩條大長腿,隨后追了上來。他只跑出了十來步,猛然間,就聽嗖的一聲,一支雕翎箭直奔他的面門飛射過去。

    巨毋霸不得不停下身形,將手中的兩只巨錘抬起,用力一磕,當啷,兩把巨錘之間,再次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那

    支飛射他面門的箭矢,被兩只巨錘夾了個正著,箭桿都被砸成了木粉。

    射出這一箭的,正是傅俊。巨毋霸放下雙錘,大環眼惡狠狠地向傅俊看過去,咬牙切齒地說道:“我要你的命!”說話之間,他又直奔傅俊追了過去。傅

    俊一邊騎馬往前跑,一邊抽出兩支箭矢,搭上弓弦,猛的扭轉回身,向追上來的巨毋霸連續射出兩箭。

    傅俊射出的箭,速度太快,讓巨毋霸不得不停下腳步,小心應對。他先是掄起右手錘,當啷,一支箭矢斜飛出去,接著又掄起左手錘,當啷,又是一支箭矢飛出。

    擋下這兩箭后,再看傅俊,已經騎馬跑出十多米遠。巨毋霸氣得跑跳如雷,邊追邊哇哇怪叫。當他再次拉進雙方的距離時,劉秀等人已經順著南營門跑了出去。巨

    毋霸不依不饒,正打算順著南營門追出去,可突然間,從營門外面射過來一支火箭,正中營門上。瞬

    時間,營門火起,火勢迅速蔓延開來,地上以及左右的寨墻上,只頃刻之間便化為一片火海。

    巨毋霸再怎么皮糙肉厚,力大無窮,他終究還是血肉之軀,這么大的一片火海,他不敢硬闖,透過火焰,看著營外跑走的漢軍將士,他氣得用錘子連錘地面。

    噠噠噠……

    隨著一連串的馬蹄聲,一人從他的后面跑了上來。

    巨毋霸轉回頭一瞧,跑來的這位正是竇融。竇融騎著馬,到了他的近前,特意在他的周圍轉了一圈,問道:“在哪呢?”“

    什么?”巨毋霸被他問愣了。竇融說道:“劉秀的腦袋啊!”

    “……”巨毋霸面紅耳赤,瞅著竇融干瞪眼,一聲沒吭。竇融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說道:“巨毋將軍跑得那么快,我還以為你早把劉秀的腦袋擰下來了呢!”

    說完話,他看都沒看巨毋霸一眼,撥轉馬頭,對跟上來的手下騎兵一揮手,說道:“這邊出不去了,從西門追!”看

    著竇融帶著手下騎兵原路返回,巨毋霸又瞧瞧火勢兇猛的南門,狠狠跺了跺腳,跟著竇融一部也往西門那邊跑。

    其實竇融對巨毋霸是很不滿的,來之前,王邑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要他們兩支騎兵,配合作戰。

    可是見到漢軍后,巨毋霸帶著他的人,根本不管己方了,就知道一個勁的往前沖。

    如果你真那么有本事,真能把劉秀殺了,也算你厲害,結果還不是讓劉秀給跑了?

    在竇融眼中,巨毋霸就是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一身的蠻力也只是成就了他的匹夫之勇。這

    種人,說好聽點是軍中猛將,什么有萬人不敵之勇,說難聽點,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且

    說劉秀一行人,逃離大營,一路向南快馬加鞭。他們一口氣跑出三十多里,見后面的莽軍沒有追上來,劉秀這才下令,讓將士們下馬休息片刻。馬

    武走到劉秀的近前,一臉不服氣地說道:“主公,巨毋霸力氣雖大,但屬下未必不是他的對手!”

    劉秀看向馬武,對他一笑,搖頭說道:“太險了!”巨

    毋霸的力氣之大,是劉秀畢生僅見,連人帶馬,重達好幾百斤,巨毋霸抓著馬尾巴就能將其甩出去,而且還只用一只手,這人的力氣到底得有多大,可想而知。

    馬武是不是巨毋霸的對手,劉秀不知道,但他不敢讓馬武去冒這個險,也舍不得去讓他冒這個險。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