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二百九十章 逃兵作亂
 陰麗華被劉秀眼眸四周的金色光圈所吸引,她看得兩眼發直,同時也把劉秀看得心跳加速。

    兩人近在咫尺,自己握著她的手,她也沒有任何要掙脫開的意思,反而還兩眼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猛看,對于劉秀而言,陰麗華的種種表現,無疑是無聲的邀請。

    他心臟跳得都快蹦到了嗓子眼,不由自主地向前傾了傾身子,慢慢的地靠近陰麗華。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甚至都能嗅到對方的鼻息。就

    在劉秀的嘴唇馬上要貼到陰麗華的櫻唇上時,突然房間里傳出啪的一聲脆響。劉秀的臉上多出一個清晰的巴掌印。陰

    麗華這一把巴掌,完全是下意識打的。脆響聲過后,鼻尖和鼻尖都快碰到一起的兩人都怔住了。

    兩人四目相對,臉頰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得通紅,緊接著,他倆又極有默契地向后仰了仰身子,不約而同地說道:“對不起!”

    陰麗華的對不起,是為了她剛才那下意識的一巴掌道歉。劉秀的對不起,是為了自己差點輕薄了佳人而道歉。兩

    人再次看向對方,過了片刻,陰麗華急忙起身,語氣慌亂地說道:“我……我先回去了!”說完,也不等劉秀接話,急匆匆地向外走去。劉

    秀立刻站起身形,追出房間,說道:“麗華,我剛才……”他話才說到一半,正好遇到剛幫賈復和朱祐處理完傷口的許汐泠。

    許汐泠先是看眼步履匆匆回房的陰麗華,又瞧瞧臉色紅得不太自然的劉秀,禁不住問道:“主公,怎么了?”劉

    秀啊了一聲,擺手說道:“沒事。”有其它人在場,他不好再去追陰麗華,沖著許汐泠干笑兩聲,說道:“汐泠,我在房間休息一會。”說

    完,他轉身回了房間,隨手把房門拉上。他走進房間里,禁不住長長吁了口氣。他

    拿起茶壺,咕咚咕咚的連灌了兩碗茶水,而后抬手摸了摸自己剛挨了一巴掌的臉頰,又抓了抓頭發,最后一頭撲倒在床榻上,順手拉扯下被子,把自己的腦袋蒙住了。

    劉秀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過這么丟人的時候,今天,他感覺自己丟人是丟到家了。

    他正趴在床榻上裝鴕鳥,也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劉秀把被子掀開,回頭問道:“誰?”“

    文叔,是我!”房門外傳來陰麗華的聲音。劉

    秀撲騰一下從床上站起,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急忙撿起內衫,邊往身上套邊急聲說道:“麗華,稍等我一下,我馬上開門。”一

    句話說完,他也把內衫穿好,走到房門近前,深吸了口氣,動作輕柔地把房門打開。看著站在門外的陰麗華,他清了清喉嚨,正要說話,陰麗華搶先說道:“文叔,雪瑩和紅箋去外面買吃食,已經走了半個多時辰,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會不會發生意外啊?”“

    誰?”劉秀聽得一臉茫然,根本不知道雪瑩和紅箋是何許人也。

    陰麗華解釋道:“是我的兩個貼身丫鬟。”

    經她這么一說,劉秀才隱隱約約的想起,陰麗華的身邊,好像是有兩名年紀不大又清純漂亮的小姑娘,名字好像是叫雪瑩和紅箋。他問道:“她倆去了多久?”“

    已經大半個時辰了,按理說,雪瑩和紅箋早就該回來了!”陰麗華的眉宇之間流露出焦急之色。劉

    秀擺擺手,說道:“麗華莫急,我這就讓人去找!”說著話,他向站于走廊盡頭的龍淵招了招手。

    龍淵快步上前,躬身說道:“主公!”

    劉秀說道:“龍淵,你帶著龍準、龍孛,去外面找找雪瑩和紅箋,她二人已經走大半個時辰了,只是去買吃食,不該這么久還沒回來!”龍

    淵應了一聲,轉身快步離去。等

    龍淵走后,劉秀側了側身子,說道:“麗華,進來坐吧!”聽

    聞劉秀的邀請,陰麗華明顯有些遲疑,剛才發生的事,直到現在都沒讓她的心緒完全平復下來。

    她小心翼翼地看眼劉秀,那怯生生的小眼神,既勾人,又讓劉秀感覺自己像個十惡不赦的惡霸。他

    抬起手指,說道:“我可以指天發誓,絕不會再做出輕薄之舉!”陰

    麗華的臉色更紅,不過人還是走進了劉秀的房間里。見狀,劉秀暗暗松了口氣,看起來,麗華似乎已不再生自己的氣了……兩

    人在房間里,相繼落座,中間隔了個小木桌。劉

    秀拿起茶壺,幫陰麗華倒了一杯茶水,見她秀眉緊鎖,他寬慰道:“放心,有龍淵、龍準、龍孛去找,一定能找到她二人的下落。”

    陰麗華的眉頭并沒有舒展,她憂心忡忡地說道:“雪瑩和紅箋都不是貪玩的人,我擔心她倆……”后面的話,她沒有說出口,心里已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劉

    秀不以為然地笑了笑,說道:“小長安聚向來繁華,光天化日之下,還不至于冒出歹人,當眾行兇,何況,現在這么多漢軍將士在小長安聚,即便這里真的有歹人,也嚇得不敢露頭了。”他

    說的話倒也合情合理,讓陰麗華緊張的心情多少安穩了一些。

    雪瑩和紅箋都不是陰家的丫鬟,而是李家莊子的丫鬟,這半年來,正是因為有雪瑩和紅箋陪在她的身邊,才讓枯燥的生活平添了不少的樂趣。經

    過半年的相處,陰麗華早已對雪瑩、紅箋產生了很深厚的感情,這次她回新野,特意提出要帶著她二人跟自己一起走。

    他二人在房間里等了有兩刻鐘的時間,外面的走廊里傳來沙沙沙輕微又急促的腳步聲。

    “主公!”門外響起龍淵的話音。

    “進來吧!”

    隨著房門打開,龍淵從外面走了進來。見他是一個人回來的,雪瑩和紅箋并沒有跟在龍淵身后,陰麗華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形,眼巴巴地看著龍淵。劉

    秀問道:“可有查到雪瑩和紅箋的下落?”龍

    淵的目光掃過陰麗華,然后向劉秀拱手施禮,說道:“主公,街上有店鋪的伙計見到過雪瑩和紅箋。”

    “現在她二人在哪?”

    “據知情的伙計說,被……雪瑩和紅箋被一名漢軍將領和幾名漢軍兵卒劫走了。”龍淵正色說道。

    陰麗華聞言,下意識地驚呼出聲,劉秀也從坐塌上站了起來,問道:“是哪個漢軍將領?”

    “伙計不認識,龍準和龍孛已經去打聽了,相信,很快就會查出確切的消息!”劉

    秀的臉色陰沉了下來。陰麗華轉頭看他,聲音顫抖地說道:“文叔!”

    “先別慌,這件事,我自會處理。”劉秀向陰麗華擺了擺手,本就陰沉的臉色,又冷了幾分。這

    回沒過多久,龍準回到客棧。見

    到劉秀后,拱手施禮,說道:“主公,屬下已查明,劫走雪瑩、紅箋兩位姑娘的漢軍將領,名叫張咨,是張卬的族弟,現在軍中任偏將軍之職。”“

    張咨意欲何為?”陰麗華忍不住追問道。龍

    準看眼陰麗華,說道:“雪瑩和紅箋在回客棧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張咨一行人,之后,便被張咨一行人強行劫進一座民宅。”他

    沒有直接回答陰麗華的疑問,但意思很明顯,一群綠林出身的粗人,劫走了兩個貌美如花的小姑娘,還能做些什么?

    劉秀聞言,勃然大怒,一腳把旁邊的小木桌都踢飛了出去,撞到墻壁上,發出嘭的一聲悶響。剛

    剛在宛城吃了敗仗,被岑彭嚇得猶如喪家之犬,現在跑到小長安聚,倒是都來了本事,光天化日,強搶民女,別說這事發生在陰麗華的身邊,就算和陰麗華毫無干系,也足夠把劉秀氣得七竅生煙的。他

    撿起自己的長袍,低頭看了看,已然破爛不堪,實在是穿不出去了。他對龍淵說道:“找一件袍子給我!”

    龍淵答應一聲,轉身出去,時間不長,拿了一件干凈的袍子遞給劉秀。后者穿上袍子,一把抓起赤霄劍,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等

    他出了房間,見陰麗華也跟出來了,他說道:“麗華,你在客棧里等消息就好。”說

    著話,見到虛英、虛飛、虛庭三人也來了,他說道:“你們留在客棧,保護麗華。”劉

    秀下了樓,剛走出客棧,賈復和朱祐便追了出來。他二人業已聽說了雪瑩和紅箋遭劫的消息,朱祐是不怕事大的,擼胳膊、挽袖子,一副要去干仗的架勢。

    賈復眉頭緊鎖地問道:“主公打算怎么處理這件事?”劉

    秀面無表情地說道:“依軍法處置。”

    賈復倒吸了口氣,說道:“張咨雖然能力平平,但畢竟是張卬的族弟。”

    劉秀一字一頓地說道:“就算他是玉皇大帝的族弟,我也決不輕饒。”

    對于軍規軍紀,劉秀一向很重視,以前劉氏宗親觸碰了這條底線,劉秀都沒心慈手軟過,何況是張咨?在

    龍準的指引下,劉秀等人走到一條小胡同口。站于胡同口處的正是龍孛。見劉秀來了,龍孛快步上前,拱手施禮,說道:“主公,張咨等人就在里面!”

    劉秀二話不說,邁步就往小胡同里面走。走到胡同的中段,他聽到里端的一座院子里不時傳出哄笑之聲。他

    走到那座院門近前,站定,回頭看看龍孛,見后者點了頭,表示是這座院子沒錯,劉秀一腳踹在院門上。

    隨著咣當一聲,院門破開,劉秀等人隨之走進院子里。

    院內,正坐著幾名五大三粗的漢子,幾人都沒戴頭盔,有的身上穿著皮甲,有的身上沒甲,幾人皆席地而坐,中間的地面上放著酒壺、牛肉、燒雞、饅頭等吃喝。看

    到劉秀一行人突然闖進來,一名大漢一把將放在身旁的長矛提了起來。

    他用矛頭指向劉秀,舌頭發直,囫圇不清地問道:“你他娘的誰啊?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闖到我們的地盤里撒野?”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