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二百五十四章 被迫結盟
 當劉秀聽說二哥一家也遇害時,他再次口吐血水。劉伯姬哭得幾近昏厥,她淚流滿面地問劉縯:“大哥,我們為何會敗?為何會敗得這么慘?”劉

    縯回答不上來,柱天都部的大多數人都回答不上來這個問題。他們的心里也抱著同樣的疑問,是啊,己方為何會敗?又為何會敗得如此之慘?劉

    秀倒是能回答這個問題。這

    次伏擊己方的京師軍,起碼得有十萬之眾,可是這么多的京師軍,是什么時候離開的京城,什么時候進入的南陽,什么時候在小長安聚設下的埋伏,己方對此竟然一無所知,也沒聽到任何的風聲。

    十萬之眾的京師軍,就仿佛是背生雙翼,在小長安聚從天而降似的。兵

    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現在的問題是,柱天都部既未做到知己,更未做到知彼。自

    柱天都部起兵反莽以來,連戰連捷,銳不可當,先取蔡陽,后取新野,無論大仗小仗,都打得順風順水,根本不知敗為何物。在

    這種情況下,柱天軍上下自然而然產生了普遍的輕敵心理。這是不知己。另

    一方面,柱天都部根本沒有完善的情報系統,對新莽朝廷的動向,對南陽郡府的動向,完全是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新莽朝廷十萬大軍的異動,這么大的事,柱天都部這邊完全是毫不知情,如此閉塞的打仗,簡直是匪夷所思。既

    不知己,也不知彼,這是柱天都部戰敗的主因。至

    于為何會敗得這么慘,主要就在于缺乏凝聚力、向心力。

    突然遭遇變故,柱天都部的將士完全是各自為戰,根本沒有抱成一團。人們首先想到的是自保,都想著先帶著自己家人逃出虎口,根本沒想過把己方的力量集中起來,合力對抗伏兵。柱天軍上下合計近三萬人之多,倘若真能抱成一團,就算不敵十萬京師軍,但傷亡遠不會像現在這么大,輸得這么慘。可

    以說小長安聚之戰,是把柱天都部自身的種種問題集中引發了出來,輸得一敗涂地,元氣大傷,幾乎全軍覆沒,并不難理解。

    這一戰,對劉秀的打擊太大了,一天之內,他失去了二姐,失去了二哥,兩位至親。不過同樣的,這一戰,也給劉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給他上了一堂生動又慘烈的軍事教學課。敗

    退回棘陽的柱天軍殘部,無不是如喪考妣,士氣已然低落到了極點。

    棘陽城內,兵營,帥帳。劉

    縯在,劉稷、劉嘉、鄧奉在,鄧禹、馬武、銚期、馮異等人也在,就連渾身是傷、悲痛欲絕的劉秀亦坐在營帳里。經

    歷了小長安聚的慘敗后,己方該何去何從,這是他們現在直接面對的問題。

    偌大的帥帳里鴉雀無聲,落針可聞,人們一個個低垂著頭,悶不做聲。

    還是劉秀的咳嗽聲打破了沉默,他掏出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巴。

    許汐泠急忙掏出藥瓶,倒出一顆丹藥,遞給劉秀,這是溪澈影臨走之前給她留下補藥,對于治療內傷的效果很好。劉

    秀接過丹藥,看都沒看,直接塞入口中,吞了下去。而后他把手帕疊起,揣入袖口里。旁人或許沒注意,但就在他身旁的許汐泠看得清楚,手帕上全是血絲。

    許汐泠垂下頭,貝齒緊緊咬著嘴唇,水滴從她臉上滴落下來,將她的衣襟打濕。就

    在這時,營帳外有人說道:“大將軍!”“

    進來!”隨著劉縯的話音,一名兵卒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向劉縯插手施禮,小聲說道:“大將軍,劉……劉涌重傷不治,歿……歿了。”聽

    聞這話,在場眾人紛紛抬起頭來,呆呆地看著那名報信的軍兵,過了片刻,也不知道是誰最先哽咽出聲,很快,營帳里相繼傳出哭泣之聲。

    劉涌的為人并不怎么樣,平日里心高氣傲,對自家的子嗣管教不嚴,養出的兒子劉謹到處惹是生非,在劉氏宗親當中,劉涌的口碑也很一般。

    只是今天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光是劉氏宗親就有幾十號,但凡能逃出來的,都是經歷了九死一生的,劉涌的重傷不治,讓在場悲痛的眾人再忍不住,紛紛哭出聲來,即便是和劉涌不合的劉秀,也是眼圈泛紅,眼淚簌簌滴淌下來。劉

    縯深吸口氣,向報信的軍兵揮了揮手,嗓音沙啞地說道:“我知道了,下去吧。”軍

    兵躬身施了一禮,悄悄退出營帳。

    劉縯環視在場眾人,雙拳握得緊緊的,指甲深深扣入掌心的皮肉當中。別

    人可以哭,但他不能哭,哪怕再悲再痛,他也得咬緊牙關挺住了。他

    是全軍主帥,他的一舉一動,直接影響著全軍所有人,哪怕是天塌下來,他也得站在那里,把天扛住了,這是一名主帥的責任。

    他振作精神,問道:“十萬京師軍進入南陽,現對我部虎視眈眈,諸位以為,接下來我部當如何應對?”

    他話音剛落,外面再次傳來話音:“報!大將軍!”

    “進來!”一

    名軍兵從外面急匆匆進入,向劉縯插手施禮,說道:“大將軍,嚴縣令求見!”在

    場的眾人先是一愣,但很快人們的眼睛同是一亮。嚴光!嚴光來了!劉縯也是面露驚喜之色,急聲說道:“快快有請!”

    此時的劉縯已經完全忘了,當初在新野,他差點把嚴光給殺了。過

    了半晌,隨著一連串的腳步聲,嚴光急匆匆地走入營帳當中。他

    先是向劉縯拱手施禮,說道:“大將軍!”緊接著,他轉身看向劉秀,看清楚劉秀的樣子,他不由得暗暗皺眉。

    此時的劉秀太憔悴了,臉色已不是泛白,而是發青,嘴唇的顏色都是灰突突的,頭發凌亂,臉上還有泥污和血跡。

    如果是走在大街上遇到,他恐怕都未必能把劉秀認出來。呆

    愣片刻,他向劉秀深施一禮,說道:“主公,子陵來遲了!”劉

    秀不是個愛哭的人,可是此時看到嚴光,他的眼淚就是止不住。

    嚴光和劉秀認識這么久了,還從沒見他掉過一次眼淚,哪怕上太學的時候,在士族子弟們欺負了,劉秀也是一笑而過。

    此時看到他這副樣子,嚴光也是心如刀絞,自責不已。他

    看向劉縯,直截了當地問道:“大將軍,我軍現在還有多少兵馬?”

    劉縯垂下眼簾,聲音低沉地說道:“三千。”三

    千……嚴光沉默片刻,又問道:“大將軍打算何去何從?”

    劉縯沉默不語。嚴光也沒有再說話,靜靜等待劉縯的回答。也不知過了多久,劉縯抬起頭,看向嚴光,問道:“依嚴先生之見呢?”嚴

    光與劉縯對視片刻,正色說道:“第一,趕快將我軍駐扎于各縣的兵力全部回收……”

    他話音未落,劉稷挺身而起,急聲說道:“那怎么能行?撤回各縣的兵力,豈不等于把各縣拱手相讓了?這些城鎮,可是我們一座一座打下來的!”“

    稷將軍以為,以現在敵我雙方的實力,我方還能守得住這些城鎮嗎?不撤回各縣的駐兵,也只會被官兵逐一擊破!”“

    可是……”劉

    稷不服氣的還要爭辯,劉縯向他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多言。他問道:“嚴先生,第二呢?”嚴

    光斬釘截鐵地說道:“立刻派人,去往平林、新市,與綠林軍結盟!”此

    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在柱天都部里,與綠林軍結盟已然成為禁忌的話題。

    上次嚴光當著劉縯的面這么說,險些被劉縯殺了,現在他再次提出與綠林軍結盟之事,不少人都為嚴光暗暗捏著一把冷汗。劉

    縯目不轉睛地看著嚴光,拳頭握緊,松開,又握緊,又松開,反復了數次。也

    不知過了多久,劉縯幽幽問道:“嚴先生,除了與綠林軍結盟,我們再無別的路可走了嗎?”嚴

    光說道:“大將軍,與綠林軍結盟,是我軍目前唯一的出路。”劉

    縯緩緩閉上眼睛,喃喃說道:“晚了。”

    在沒有經歷今日之敗以前,柱天都部還有資本去與綠林軍談結盟,畢竟他們有將近三萬人之眾,而且軍中猛將如云,完全有實力和綠林軍平起平坐。

    但現在,他們僅僅剩下三千人,哪里還有資格去與綠林軍談結盟?現在去找綠林軍洽談,只能是談投奔,只能是被綠林軍合并。所

    以,劉縯才會有感而發地說出‘晚了’二字。

    嚴光說道:“大將軍,再晚也得這么做!想要抗衡莽軍,想要繼續生存下去,與綠林軍結盟是我們唯一的出路,也是最后的出路!”

    劉縯忍不住仰天長嘆一聲,沉默許久,他緩緩開口,問道:“有誰愿往平林、新市一行?”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面面相覷。看來現在大將軍也服軟了,真要去投奔綠林軍了。現

    場寂靜,鴉雀無聲。好一會,劉嘉起身,拱手說道:“大將軍,末將愿往平林、新市,與綠林軍商談兩軍結盟事宜!”看

    到劉嘉紅著眼睛,主動請纓,劉縯心頭一悲,顫聲說道:“孝孫……”今

    日之戰,劉嘉的狀況甚至比鄧晨還慘,不僅他的妻子被殺,連同兒女也一并被殺,鄧晨起碼還活下來兩個兒子,而劉嘉的一大家子人,最后活下來的就真的只剩下他一個了。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