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二百零九章 釜底抽薪
 這一聲炸雷,讓許汐泠忍不住驚呼出聲:“將軍!”她

    不由自主地跨前一步,身子都快貼到了潘紀的身上。聞著迎面撲來的幽香,看著她驚慌失措的小臉,潘紀氣血翻涌,差點沒忍住要伸手把許汐泠抱入自己懷中。他

    吞了口唾沫,輕聲安慰道:“汐泠小姐莫怕,只是打雷而已!”說著話,他輕拉著許汐泠的玉臂,特意走到營帳門口,望著外面天空黑壓壓的烏云,他心里都快樂開花了,但表面上還是硬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正色說道:“暴雨欲來,汐泠小姐這個時候渡江,未免太危險了,還是暫留營中,先避避風雨為好!”

    “這樣會不會打擾到將軍?”

    “不礙事、不礙事!”潘紀連連擺手,而后他看向潘禮,說道:“這里沒你的事了,退下吧!”潘

    禮聞言,鼻子都快氣歪了。潘紀說得好聽,還什么幫自己提親,搞了半天,是他自己看上了許汐泠。

    他強壓怒火,說道:“潘校……”

    他剛起個話頭,潘紀便沉聲打斷道:“我讓你出去繼續巡邏,你沒聽見嗎?”雖

    然校尉的級別已經不低了,但畢竟還不是將軍,而許汐泠此時口口聲聲叫自己將軍,他聽著也很是受用,當然不希望被潘禮點破。再

    者說,這個時候潘禮還在這里實在太礙眼。

    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潘紀比潘禮打上好幾級呢!潘禮無奈,憋著一肚子的氣,向潘紀躬身施了一禮,然后轉身向外走去。

    等潘禮離開,潘紀臉上的笑容又濃烈了幾分,攙扶著許汐泠的手臂,讓她坐下,而后見她的臉色還有蒼白,他說道:“汐泠小姐冷了吧,我這里正好有今年的新茶,可以暖暖身。”說著話,潘紀親自動手,煮了一壺茶水。他

    倒了兩杯茶,自己拿著一杯,另一杯遞到許汐泠面前,后者接過來,向潘紀含笑道謝。許汐泠每次沖潘紀笑,都能讓他愣個三、四秒的神。

    現在他是越看許汐泠越喜歡,越看心里越癢癢。這

    時候,即便是跪坐在許汐泠身后的小梅和小菊在他眼中,也變得十分礙眼。他心思轉了轉,問道:“對了,汐泠小姐還沒有吃飯吧?”

    聽聞這話,許汐泠露出窘色。見狀,潘紀也就明白了,他側頭說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音,兩名守在中軍帳門口的親兵走了進來,向潘紀插手施禮。潘紀清了清喉嚨,說道:“你們立刻去備些酒菜送過來,還有,”說

    著話,他又指了指小梅和小菊,說道:“帶這兩位姑娘去偏帳休息,記住,也要給這兩位姑娘備好吃喝,不得怠慢!”“

    遵命!”兩名親兵同時答應一聲,然后看向小梅和小菊。二女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為難地看向許汐泠。

    潘紀一笑,向旁指了指,說道:“偏帳就在那邊,距離這里很近,我看兩位姑娘也都累了,去了偏帳可以好好休息。”許

    汐泠放下心來,再次向潘紀道謝,然后對小梅和小菊點了點頭。得到她的授意,二女才站起身形,跟著兩名親兵走出中軍帳。

    礙眼的人全部離開,中軍帳里只剩下潘紀和許汐泠兩個人,后者的態度開始變得放肆起來,看向許汐泠的目光不再有任何的掩飾,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來回游走。許

    汐泠故作不解地問道:“將軍,汐泠身上有什么不妥嗎?”

    “別動!”潘紀突然走到許汐泠近前,彎下腰身,慢慢貼近她,就在許汐泠面容慌亂之時,潘紀伸出手來,從許汐泠的發髻間摘下一根草葉,他含笑說道:“汐泠小姐這一路辛苦了吧?”

    看著潘紀手中的那片草葉,許汐泠向他嫣然一笑,說道:“若非馬車壞于半路,我們三人也不至于走得如此艱辛。”“

    現在兵荒馬亂,反賊四起,無論走到哪里都不太平,即便是淯陽,弄不好過幾天也會出現亂子。”潘紀不動聲色地唬弄著許汐泠。許

    汐泠驚駭道:“那……那該如何是好?”

    “在南陽,最安全的地方還是郡城。依在下之見,汐泠小姐可到郡城去躲避戰禍!”

    “可是,小女子并無親戚在郡城!”許汐泠搖頭說道。

    潘紀一笑,說道:“我在郡城有座宅子,如果汐泠小姐不嫌棄,可以暫住我那!”見

    許汐泠驚訝地看著自己,潘紀忙又解釋道:“汐泠小姐放心,我還沒有成親,平日里大多時候也都是待在軍中,郡城的宅子幾乎是空的,反正也是閑置著,不如借給汐泠小姐,如果汐泠小姐住得習慣了,就算是送你也無妨!”

    “這……這怎么好意思呢?”許汐泠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潘紀聞言,心花怒放,急忙說道:“沒關系的,送給別人,我會舍不得,送給汐泠小姐,別說區區一座宅子,就算是我的這條命,只要汐泠小姐想要,也盡管拿去!”許

    汐泠面紅耳赤地垂下頭,不敢正眼看潘紀。他的話已經很露骨了,把他的宅子讓給許汐泠去住,等于是讓她變成宅子的女主人,也就是他的夫人。潘

    紀的年紀不大,還不到三十,在郡城,算得上是年輕有為的高級軍官,喜歡他的千金小姐自然也不在少數,但真正能讓他看得上眼的,沒有幾個,迄今為止,真正能讓他感到心動的,許汐泠算是第一個。

    看她含羞帶怯的樣子,潘紀感覺好像有無數只小手在撓著自己的五臟六腑似的。他在許汐泠身邊跪坐下來,正色說道:“潘紀乃一片肺腑之言,汐泠小姐不信?”

    還沒等許汐泠說話,營帳外突然有人說道:“潘校尉!”隨著話音,兩名親兵從外面走了進來,同時還端進來兩只托盤,盤中有酒有菜。潘

    紀騰的一下站起身形,向旁走出兩步,拉開他和許汐泠的距離,然后清了清喉嚨,面無表情地說道:“把酒菜放到里面。”“

    是!”兩名親兵答應一聲,走進中軍帳的內室。中軍帳通常都會分為內外兩部分,外面是商議軍務的,里面是主將休息的。

    兩名親兵把酒菜擺好后,退出中軍帳。潘紀拉住許汐泠,含笑說道:“我們先去吃點東西!”說著話,他把許汐泠從坐塌上拉起,向內室走去。內

    室的空間不算大,地上擺著一張床鋪,旁邊有放置盔甲、武器的架子,另一邊擺放著桌子、坐塌。此時桌上已擺放了四盤菜,一壺酒,還有兩只小酒盅。潘

    紀先是請許汐泠入座,而后他在對面坐了下來。

    他拿起酒壺,倒了兩杯酒,拿起自己的這杯,向許汐泠笑道:“汐泠小姐,今日你我能在軍營相遇,是緣分,我敬汐泠小姐一杯!”

    說著,他一仰頭,將杯中酒喝得一滴不剩。然后他放下杯子,樂呵呵地看著許汐泠。人家都把酒干了,許汐泠也不好推辭,只能硬著頭皮,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隨著一杯酒下肚,許汐泠的小臉立刻蒙起一層粉紅,霧蒙蒙的桃花眼更是朦朧,讓人看一眼,好像要被吸進去似的。潘

    紀撓了撓頭發,問道:“汐泠小姐還未說,愿不愿意去郡城居住。”

    許汐泠小臉更紅,微微頷首,含羞帶怯地瞄了潘紀一眼,小聲說道:“如此……如此麻煩將軍,汐泠太過意不去了。”就

    她這一個眼神,把潘紀的魂都勾出來了。他原本還坐在許汐泠的對面,聽聞她的話,他立刻湊到許汐泠的身旁,一只手抬起,輕輕放在她的玉背上,聲音顫抖地說道:“別說區區一間宅子,就算是我的命,汐泠小姐想要,都可拿去!”許

    汐泠轉過頭來。他二人的身子本就挨在一起,她這么一轉頭,兩人的鼻尖都快碰上,她媚眼蒙蒙地問道:“當真?將軍當真能如此善待汐泠?”看

    著近在咫尺,嬌媚無雙的小臉,潘紀都很不得一下子把她撲倒自己的身下。他的臉一點點的向前湊去,不斷靠近那枚嬌艷欲滴的紅唇,神志不清地說道:“當真,一定當真!”隨

    著他不斷靠近,許汐泠也不留痕跡的慢慢后移,羞怯的小臉一下子布滿笑容,說道:“那我現在就要!”

    “我給!我什么都給你!”此時的潘紀,已被許汐泠迷得神魂顛倒,什么理智、心智,都已飛到了九霄云外。而就在這時,許汐泠的小手突然撫上潘紀的臉頰。

    潘紀的身子一震,臉上帶著笑容,一頭向許汐泠撲去。他的頭先是靠在許汐泠的胸口,然后慢慢下滑,滑到她的小腹,滑到她的大腿,最后再一動不動了。仔

    細看趴在許汐泠大腿上的潘紀,在他的太陽穴上,觸目驚心地插著一支銅釵,這支銅釵,幾乎橫著穿透了他的腦殼,只剩下一小點的釵頭露在太陽穴的外面。直

    到死,潘紀的臉上都掛著笑容,估計他的腦中還保留著抱得美人歸的春夢。許

    汐泠站起身形,低頭看了眼潘紀的尸體,將他挪到床鋪上。而后她在桌前坐下來,拿起筷子,一口口地吃著桌上的菜肴。

    策馬奔馳的一天一宿,雖然中間有過幾次休息,但要她啃食那些硬邦邦的干糧和臘肉,她也著實吃不下。

    現在的她,的確是餓了,對床鋪上的尸體視若無睹,大快朵頤起來。許

    汐泠非尋常的千金小姐,通過她刺殺潘紀的過程,可看出此女不僅有城府,有心計,而且心理素質極佳,行事果斷,手腕毒辣,在她剛殺過的人旁邊還能大口吃喝,心腸之硬,猶如磐石。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