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一百三十一章 上門接親
 “大哥,你就別猶豫了,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瞻前顧后?”陰興急聲說道。走

    上反叛朝廷之路,就等于拿全家人的性命去做一場豪賭,代價太大,何況光憑陰家自己,也沒有揭竿而起的實力,關鍵還是要依仗劉縯、劉秀兩兄弟。不

    過到目前為止,劉氏兄弟也沒有做好起事的準備。陰識表情凝重地說道:“還需仔細斟酌,還需從長計議啊!”說

    著話,他心思轉了轉,看向劉秀,攤著雙手說道:“眼下發生這樣的事,我陰家又能如之奈何啊?只是委屈了小妹……唉!”

    陰識說的這番話,意思很明顯,我陰家現在已經沒什么辦法了,他這么說,等于是把皮球踢給了劉秀,同時也是對他的試探。如

    果劉秀真是打心眼里喜愛小妹,那么這次王莽選妃之事,劉秀一定會想辦法解決。

    如果劉秀對小妹只是貪圖美色,一時的心血來潮,他不會為了小妹去冒生命危險,也必然會對此事置之不理,那么他二人之間的事,自己以后也不用再費心去考慮了。聽

    聞陰識的話,劉秀眉頭皺得更深,他思慮許久,抬起頭來,對上陰識審視的目光,正色問道:“為救麗華,不知陰家可以付出多大的代價?”

    這回陰識沒有多做考慮,坦然說道:“任何代價,不計代價!”

    劉秀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去想辦法。”陰

    識好奇地問道:“文叔,你打算用什么辦法?”劉

    秀搖頭苦笑,說道:“暫時我也沒想好,還得仔細斟酌一番。”

    稍頓,他又道:“也望這段時間次伯和君陵能多寬慰麗華,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無論什么樣的困難,終究是能找到解決的辦法。”陰

    識向劉秀拱手施禮,說道:“讓文叔費心了。”“

    次伯客氣了。”

    劉秀和陰識、陰興又寒暄了幾句,告辭回府。

    等他走后,陰興不滿地看著陰識,質問道:“麗華是我們的小妹,和文叔又有什么關系,大哥怎能把小妹推給文叔,讓文叔去想辦法呢?”

    陰識輕嘆口氣,說道:“文叔對小妹的心思你還看不出來嗎?我希望小妹未來的夫君,是一位能真心對她好的男人,這次的事,對文叔也未嘗不是一次考驗。”

    陰興想了想,低聲說道:“我還是覺得大哥把小妹的事推給文叔,太過分了。”

    陰識苦笑,他這么做,也實屬無奈。現在能救小妹的,只有劉氏兄弟,不去依仗他們,他還能去依仗誰呢?

    劉秀回到鄧府時,天色已晚,鄧晨、鄧禹、嚴光、朱祐、蓋延諸人都已回府。

    在大廳里,劉秀示意鄧晨憑退左右,而后,他把陰麗華進入王莽選妃名單,以及陰識的態度,向眾人詳細講述一遍。

    等他說完,在場的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馬上開口說話。過

    了一會,朱祐嘟嘟囔囔地不滿道:“陰麗華還不是主公的什么人呢,主公又憑什么去管陰麗華的事?陰識讓主公來解決這件事,未免也太不講道理了吧?”鄧

    禹淡然一笑,說道:“陰識的做法,也未嘗不是在考驗主公,看主公是不是個值得麗華小姐托付終身的人。”

    陰識是什么心思,劉秀心里自然也是明鏡似的。鄧

    禹繼續說道:“我覺得具體該如何處理此事,倒可以先暫時放在一邊,關鍵還要看主公對麗華小姐到底是什么心思!”

    眾人聞言,目光齊刷刷地看向劉秀。

    劉秀臉色微紅,低垂著頭,說道:“仲華,你們都是知道的,我喜歡麗華。”他

    喜歡陰麗華,這當然不是什么秘密,鄧禹等人自然都很清楚。

    鄧禹追問道:“具體喜歡到什么程度?”“

    非她不娶。”劉秀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鄧禹愣了愣神,手指輕輕敲打著桌案,說道:“如果是這樣,那么這就不是主公一人的私事了,而是我們所有人的事。”

    正所謂皇上無家事,家事既國事。劉秀雖不是皇上,但他是他們的主公,他未來的夫人,對于他們而言也是頭等大事。嚴

    光明白鄧禹的意思,他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他說道:“如果我們已經準備的足夠充分了,要處理麗華小姐這件事,很容易,正好可以借用此事,揭竿而起,但問題是,我們現在并沒有準備好,其一,武器不足,其二,物資囤積不夠,其三,人員訓練不充分,這三點,每一點都是致命的弱點,而且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得了的。在這樣的條件下,決定了我們不能強行對抗朝廷。”

    劉秀點點頭,嚴光說的這些,他也都考慮過了,要強行阻止陰麗華入京,只有造反這一條路,而現在,他們的準備的確還很不充分。

    他問道:“子陵,除此之外,還有別的辦法嗎?”

    嚴光揉著下巴,喃喃說道:“不能正面對抗,就只能暗中對抗,暗中行事。”劉

    秀問道:“子陵,你的意思是?”嚴

    光看看劉秀,笑了,慢悠悠地說道:“麗華小姐不會自己進京,要么是郡里出人,護送麗華小姐入京,要么是朝廷直接出人,帶麗華小姐進京,但不管怎么樣,于半路下手的機會都有很多。”劉

    秀認真想了想,面色凝重地說道:“如果是在路上動手,只怕陰家會被懷疑,難逃干系。”

    嚴光聳聳肩,說道:“主公,只要準備得當,不僅可讓陰家免受懷疑,還可以反過頭來,去問責朝廷。”

    劉秀眼睛一亮,笑道:“子陵,說說你的計劃!”僅

    僅過了三天,甄阜派來護送陰麗華進京的隊伍就抵達新野。這

    支隊伍,由百十名郡軍精銳組成,為首的官員有兩位,一位是郡府的門下賊曹,主管侍衛的官員,此人名叫常斌,既是甄阜的心腹,也是甄阜的內弟。另

    一位是奏事掾史,負責奏報、議事的官員,名叫胡嬰,也是甄阜的心腹。

    他二人到了新野后,第一時間前往陰府拜訪。陰識、陰興接待了他二人。雖

    說常斌和胡嬰都是太守甄阜面前的紅人,不過對陰家人,兩人的態度都挺客氣。胡

    嬰是個能說會道、笑里藏刀的人,他也善于察言觀色,心思敏捷。

    他樂呵呵地問道:“前幾日,林大人來到貴府報喜,聽說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很不高興,還揚言要殺他?”

    說話時,他的目光在陰識、陰興身上掃來掃去。

    陰興臉色陰沉,一言未發。陰識則是淡然一笑,說道:“胡大人誤會了,林大人來報喜時,嬉皮笑臉,我和二弟都以為他是在拿此事說笑,可此等大事又豈能玩笑,故當時二弟故意嚇唬了他一下,誰知道林大人連解釋都沒解釋,便頭也不回地跑了。”胡

    嬰故作恍然大悟狀,說道:“原來是這樣!看來,是林大人太失職了,這事還真不能怪兩位公子。”

    稍頓,他又呵呵一笑,道:“陛下選妃,欽點了麗華小姐的名字,是確有其事,不知兩位陰公子……”

    他話沒說完,陰識正色說道:“既然是陛下欽點,對我陰家而言,可是光耀門楣之事,我陰家又怎會反對呢?”胡

    嬰撫掌大笑,說道:“如此甚好!今日天色不早,等明日一早,我和常大人來貴府接麗華小姐,可好?”

    陰識點點頭,拱手說道:“那就有勞兩位大人了。”

    “哎呀,陰公子太客氣了,這是我等的分內之事嘛!等到日后麗華小姐入了宮,倘若麗華小姐能在陛下面前為我二人美言那么幾句,我和常大人也就感激不盡了。”說著話,他看眼一旁的常斌,笑問道:“常大人,你說是吧?”常

    斌話不多,臉上也沒什么表情,整個人看上去死板又冰冷。聽胡嬰提到自己,又向自己看過來,他只是微微欠了下身,算是做了回應。

    陰識樂呵呵地但笑不語。胡

    嬰起身,說道:“今日,我和常大人就不多打擾了,我想,陰公子也有很多話要對麗華小姐說,等明日一早,我和常大人再過來接人。”“

    好!我送兩位大人!”

    “不用、不用,陰公子請留步。”

    在寒暄中,陰識把胡嬰和常斌送出陰府。回到大廳里,見陰興憂心忡忡,陰識拍了下他的肩膀。陰興皺著眉頭問道:“大哥,你說,文叔的計劃可行嗎?”

    陰識苦笑,說道:“為今之計,我們也只能相信文叔了。”陰

    興看了大哥一眼,眉頭皺得更深。胡

    嬰和常斌離開陰府,去往驛站休息。路上,胡嬰樂呵呵地問道:“常大人,你覺得陰家兄弟的態度如何?”

    常斌沉默片刻,面無表情地說道:“似乎并無不滿。”

    胡嬰嘴角勾了勾,說道:“這就奇怪了,林大人只是來報個信,陰家兄弟就氣急敗壞,怒發沖冠,要打要殺的,但僅僅過了三、四天,我們可是來接人的,陰家兄弟反而欣然接受了,常大人,你不覺得此事反常嗎?”

    常斌聳聳肩,他是武夫,打仗可以找他,耍心機動心眼,他不在行。他淡然說道:“不接受,又能怎樣?難道還要造反不成?”

    胡嬰揉著下巴,喃喃說道:“話是這樣講沒錯,可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啊,常大人,這一路上,我們可得小心行事才是,萬萬不能出了紕漏啊。”

    常斌用眼角余光瞄了胡嬰一眼,你說的都是廢話,這次他們護送的可是準皇妃,無論陰家的態度怎樣,己方都得小心翼翼,不能出現半點紕漏,否則就是掉腦袋的死罪。他

    二人正往前走著,迎面來了一群人,擋住他二人所乘坐的馬車。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