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一百二十二章 順勢而為
 恰在此時,就聽咣當一聲,胡同里的一扇房門突然打開,從門內沖出來三個人,兩男一女。一

    名男子年近四十,瘦高個,白面黑須,細眉細眼,相貌較為清秀。

    另一名男子渾身是血,手持長劍,臉上也都是血污,雙目通紅。那名女子,劉秀等人都認識,正是在縣衙門口施粥,對他們態度極其惡劣的那位姑娘。

    他們三人沖出房門,顯然也沒想到外面的小胡同里竟然還站著這許多人,而且一個個都是手持利刃,殺氣騰騰。

    劉秀等人看到那名姑娘,先是一怔,等他們看清楚那位相貌清秀的中年人似的,眾人心頭又同是一驚,人們的腦中浮現出同一個人的名字,王鳳!誰

    能想到,新市縣衙的內部,竟然還隱藏著一條可以通往外界的暗道。王

    鳳三人更沒想到,如此隱蔽,屬高度機密的縣衙暗道竟然被敵人‘事先探查清楚’,還提前在暗道外面做好了‘埋伏’。

    此時,雙方在小胡同里是實打實地碰了個照面,而且是近在咫尺的照面。劉

    秀等人愣住了,郡軍隊長和其手下愣住了,王鳳三人也同樣愣住了,眾人呆呆地看著對方,一時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殺——”

    也不知過了多久,人們齊齊回神,異口同聲地喊出了一個字。

    郡軍隊長一劍刺出,劍鋒所取的目標不是王鳳,而是鄧奉。他快,鄧奉的劍更快,搶先一步刺透了他的胸膛。

    幾名郡軍對準鄧奉,正要扣動弩機的懸刀,可就在他們的手指頭要扣動懸刀瞬間,劉秀、鄧禹、朱祐三人一同出劍。噗

    、噗、噗!連續三聲悶響,三名郡軍的胸膛幾乎同一時間被利劍刺穿。另

    幾名郡軍見狀,大驚失色,也就在他們發呆的瞬間,劉秀三人直撲過來,人未到,劍先至,隨著幾道電光閃過,再看剩下的幾名郡軍,有兩人喉嚨被撕開,另兩人則是人頭落地。

    變故來的太突然,突然到王鳳三人已經舉起手中的佩劍,但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讓他們仿佛被點了穴道似的,僵站在原地都看傻了眼。

    鄧奉也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劉秀等人的身手,禁不住在心中暗贊一聲厲害!他將插入郡軍隊長胸膛的佩劍一點點地抽出來,然后對著他的胸膛,又是一劍刺了下去。郡

    軍隊長身子倚靠著墻壁,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面前的鄧奉,眼中有不甘,有懊惱,有憤怒,但他的身子已順著墻壁,慢慢滑座到地上。

    鄧奉對著郡軍隊長的尸體吐了口唾沫,轉回頭,看向劉秀,剛要說話,后者疾步上前,沖著王鳳拱手說道:“在下劉秀,我大哥是劉縯!”王

    鳳呆呆地看著劉秀,一時間還是搞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劉秀繼續說道:“我大哥跟隨郡軍,前來新市平叛,實為受甄阜所迫,屬無奈之舉,這些人,”說話時,他蹲下身形,摸了摸地上的尸體,從其衣服內摸出幾塊軍牌,遞給王鳳,正色說道:“他們都是混入城內的郡軍,王將軍被他們看到,所以這些人必須得死!王將軍快走吧,我們能幫你的,也只有這么多了!”

    要說反應機敏這一點,劉秀若說自己是第二,恐怕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此

    時,他硬是把殺害郡軍這件事給說成了是在救王鳳。而且說這番話時,他當真是面不紅,氣不喘,一臉的真誠,就連鄧奉都差點以為他說的是實話。

    看著劉秀遞過來的軍牌,再看看地上的幾具尸體,王鳳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

    二話不說,向劉秀畢恭畢敬地深施一禮,說道:“大恩不言謝!倘若王某此次能僥幸脫困,劉家弟兄的大恩大德,王某將來愿以死相報!”劉

    秀急忙伸出相攙,說道:“王將軍言重了!”說

    著話,他回頭向胡同外面望望,急聲催促道:“王將軍不可再耽擱時間,趕快走!新市城已經保不住了,王將軍可向南走,甩開郡軍的追殺!”王

    鳳沖著劉秀點點頭,再不多話,抱拳拱手,而后向身邊的兩名同伴一揮手,往胡同深處跑去。那名女子在臨走之前,深深看了一眼劉秀,眼中流露出幾分羞愧之色。她向劉秀躬了躬身,說道:“小女子許蒹葭!”“

    蒹葭……”劉秀微微一笑,隨口說道:“國風·秦風·蒹葭。”

    女子詫異地看著劉秀,想要說話,但終究還是把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向劉秀點下頭,然后再不停留,轉身急匆匆地追向王鳳。《

    國風·秦風·蒹葭》是《詩經》中的一篇。綠林軍里大多數人都是流民、流寇,文化水平著實不高,能知道許蒹葭名字出處的人,幾乎沒有。

    而劉秀一聽她的名字,立刻就說出了《國風·秦風·蒹葭》,這讓許蒹葭對他又多出幾分敬佩之意。

    望著王鳳三人越跑越遠的背影,鄧奉收回目光,掃視一圈地上的尸體,沉聲說道:“文叔,他們是想殺我!”“

    我知道!”劉秀向鄧奉點下頭。

    “這些該死的鬼!我從未得罪過他們……”

    劉秀無奈地看眼鄧奉,你以為這會是私人恩怨嗎?

    他幽幽說道:“元之的鄧家,在新野可不是小門小戶,即便元之以前得罪過他們這些人,他們也不敢對元之下此殺手,能讓他們這么做的人,只有一個。”

    鄧奉也不是傻子,腦筋轉了轉,脫口說道:“甄阜?”見劉秀點了頭,他皺著眉頭說道:“可是,我以前也沒得罪過甄阜啊,可他又為何要派人來殺我?”

    劉秀反問道:“元之和誰有如此深仇?”

    “王璟?”

    “甄阜到了新野,就住在王璟的家中,顯然與王璟交情莫逆,他早已與王璟串通一氣,也并非沒有可能!”劉秀分析道。

    鄧奉恍然大悟,狠聲說道:“原來如此!甄阜不敢在明面上偏袒王璟,便想在暗中助王璟殺我,此賊可恨,終有一日,我必取王璟、甄阜一干狗賊之首級!”劉

    秀憂心忡忡地看眼鄧奉,說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說著話,他拉著鄧奉,快步向胡同外走去。邊走他邊說道:“都記住,我們今日從沒有來過這條胡同,更不清楚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眾

    人齊齊點下頭,表示明白。到了胡同外,劉秀一行四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快速跑回到縣衙內,這里的戰斗已快要結束,地上隨處可見新市軍兵卒的尸體。

    劉秀一邊做著查看尸體的姿態,一邊對身邊的鄧奉說道:“甄阜已對你起了殺機,這次雖未成功,但難保不會有下一次,依我之見,元之當暫避鋒芒。”也

    裝作查看尸體的鄧奉身子不由得僵了一下,轉頭看眼劉秀,低聲問道:“文叔,你是想讓我逃離新野?”

    “不,只是暫避鋒芒!”劉秀說道:“白山內,有很多我們自己的弟兄,以后那里的弟兄還會越來越多,正好缺少一名操練之人,我看,元之你最為合適。”鄧

    奉聞言,暗暗松口氣,如果只是去白山暫避,他還愿意考慮一下,畢竟離家不遠,他也隨時可以回家探望。

    劉秀繼續說道:“我可以保證,元之不會在白山待得太久,如果一切順利,距離我們起事的那一天也不會太遠了。”

    鄧奉仔細想想,雖然還是很不甘心,但也確實沒辦法,他只是一介布衣,而甄阜可是堂堂的太守,他小胳膊又哪能擰得過大腿?

    目前來看,前往白山暫避,順便操練弟兄們,應該算是最理想的方案了。他

    沉思片刻,點點頭,說道:“好!文叔,就按照你的意思辦!我去白山,給弟兄們做個教頭!”劉

    秀聞言,對鄧奉齜牙一笑,說道:“我先代弟兄們謝謝元之!”

    “謝我什么?”“

    有元之做教頭,不知會讓多少兄弟受益匪淺呢!”

    鄧奉聞言也笑了,能為將來的起事出一份力,他也是挺高興的。長

    話短說,這次甄阜親自率軍平叛,既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也可以說是一事無成。說

    它是大獲全勝,在岑彭和陸智這兩員大將的輔佐下,甄阜一部只三千兵馬,便大破新市軍和平林軍,殲敵六千余眾,并一舉收復了被綠林軍攻占的新市城和平林城。在

    當時朝廷平叛不利,屢戰屢敗的大局勢下,甄阜在南陽平叛的勝利,對于新莽朝廷來說,很是振奮人心。

    說它是一事無成,因為新市軍和平林軍的核心尚在,王匡、王鳳和陳牧、廖湛,都在此戰當中成功逃脫,而他們的逃脫又代表著新市軍和平林軍并沒有被徹底殲滅。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事實證明,也確實是這么回事。

    逃走的新市軍和平林軍殘部,非但沒有覆滅,反而還越發的壯大起來,并且在不久的將來,又與同樣打著綠林軍旗號的下江軍合并,組成了一支擁有數萬人規模的龐大起義軍。也

    正是這一支起義軍,成了新莽朝廷最大的噩夢。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