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漢天子 >章節目錄第五十九章 求戰為虛


    且說對戰中的蓋延和黑臉大漢,兩人一口氣打了十余個回合,在這十幾個回合當中,大多都是蓋延攻,黑臉大漢守,看起來蓋延是占盡了優勢。

    不過十幾個回合過后,黑臉大漢突然展開了凌厲的反擊。

    他單手掄起九耳八環刀,上下翻飛,不僅速度快,而且每一招都是力大無比,刀鋒劃過空氣時,即便是距離好遠的劉秀等人都能清楚聽到刺耳的嗡嗡聲。

    叮叮當當!

    蓋延在擋下對方二十幾刀的連續搶攻后,體力耗損嚴重,逐漸呈現出不支的跡象,人也不由自主地一退再退。

    雖說蓋延并不至于立刻落敗,但想取勝的希望已很渺茫。

    劉秀生怕蓋延傷在對方的刀下,不敢再等下去,他大喝一聲,抽出肋下的青鋒劍,快步奔跑了過去。人還沒到,他先喊喝道:“巨卿,退!”

    正在交戰的蓋延不明白怎么回事,聽聞劉秀的叫喊,他虛晃一招,向后跳躍,退出戰場。他剛退下來,劉秀便從他的身邊一閃而過,順勢一劍揮出。

    當啷!

    青鋒劍正撞上追砍蓋延的九耳八環刀上,空中炸出一團火星子,劉秀和黑臉大漢各自倒退了一步。

    劉秀吐出一口濁氣,側頭對蓋延說道:“巨卿,你先退下,我來會會他!”

    還沒有分出勝負,蓋延本不愿意下場,但劉秀已經頂上來了,他沒法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下去。

    黑臉大漢打量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位青年,臉上流露出詫異之色。

    這個青年看起來高高瘦瘦的,并不像有多大力氣的樣子,可剛才他竟然能接下自己的重刀,這太不可思議了。

    他深吸口氣,剛要沖上前去,可轉念一想,他開口問道:“來者通名,老子刀下,不死無名鬼!”

    “劉秀!”劉秀沒有多余的廢話,直截了當地報上自己的名字,他也沒問對方的名字,提著青鋒劍,徑直地向黑臉大漢走了過去。

    劉秀?他就是劉秀?黑臉大漢暗吃一驚,還沒等他反應過去,原本向他緩緩走來的劉秀突然單腳一跺地面,整個人仿佛離弦之箭似的,向黑臉大漢直射了過去。

    好快的身法!黑臉大漢完全是出于本能反應的向前劈砍一刀,打算把迎面撲來的劉秀砍退。

    結果他迎面砍出去的刀竟然不可思議的砍空了,向前直撲的劉秀,身形匪夷所思地畫出一條弧線,讓過黑臉大漢的重刀,閃到他的身側,一劍直取他的側脖。

    黑臉漢子大驚,他急忙向下彎腰,沙,劍鋒幾乎是貼著他的頭皮掠過,險些把他的發髻切下來。

    這一下,黑臉大漢對劉秀可不敢再有任何的輕視之意,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劉秀戰在一起。

    在后面觀戰的劉縯,心頭懸到了嗓子眼,渾身的肌肉繃緊,手也不自覺地握住劍柄,佩劍被他抽出了一半。

    同樣觀戰的張庭可遠沒有劉縯那么緊張,看著與黑臉大漢打得不分上下的劉秀,他抬手一指,問道:“此子何人?”

    劉縯說道:“是我弟劉秀!”

    張庭吃驚地看眼劉縯,難怪他此時如此緊張,原來這人就是他的弟弟,那個據說僅憑一己之力便擒下蠻族族長的劉秀劉文叔!

    看著拼殺中的劉秀,他暗暗點頭,此子的武藝的確非同一般,如果投入軍中,有個三年五載的磨練,必成大器,只可惜,他從一開始就走錯了路,加入的是義軍!

    張庭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有愛才之心的,對于劉秀即將到來的命運,他也只能在心里暗道一聲可惜。

    劉秀和黑臉大漢的交戰,和剛才的情況差不多,剛開始都是劉秀在搶攻,黑臉大漢并不著急反擊,只是一味的被動防守。

    只不過劉秀的搶攻要比蓋延凌厲許多,主要是他的身法快,出招也快,常常把黑臉大漢逼得手忙腳亂。

    可過了二三十個回合后,黑臉大漢也漸漸適應了劉秀的打法,開始進行反擊。

    對方針尖對麥芒的較量,這才算剛剛開始。

    黑臉大漢抓住一個機會,一口氣向劉秀連攻了九刀,劉秀的身子仿佛鬼魅似的,時而在左,時而在右,如果實在閃躲不開,就用青鋒劍硬接對方的九耳八環刀。

    就在劉秀卯足全力,要與對方一決雌雄的時候,黑臉大漢的大刀力劈華山的砍落,直取劉秀的頭頂,后者橫劍向上招架。

    當啷!黑臉大漢的九耳八環刀結結實實地砸在劉秀的青鋒劍上,不過兩人都沒有收回兵器,一個是往下壓,一個是往上頂,開始較量起力氣。

    突然之間,劉秀感覺劍鋒上的壓力一下子消失了,舉目一看,黑臉大漢還是一副呲牙咧嘴在施力的樣子,他暗暗皺眉,沒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耳邊傳來對方低低的說話聲:“在下馬武馬子章!”

    劉秀心頭一驚,難以置信地看著黑臉大漢,馬武馬子章?他就是夏若妍提到的綠林軍頭領?

    沒等劉秀接話,黑臉大漢繼續道:“若妍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了!”

    “那你們怎么還不走?”劉秀心頭大急,按照原計劃,夏若妍給他們通風報信,他們及時撤離竹山,讓己方撲個空,如此一來,廉丹的詭計也無從施展了。

    黑臉大漢沒有回答劉秀的疑問,反問道:“今晚你們會在哪里駐扎?”

    “不出意外,會在縣城!”

    “縣城的東北角有一家客來客棧,今晚子時,我們就在那里見面,有要事相商!”說完話,他突然收刀,橫斬劉秀的腰身。

    后者豎立青鋒劍招架,當啷,隨著九耳八環刀被彈開,劉秀緊接著補了一劍,直取黑臉大漢的胸膛。

    黑臉大漢側身閃躲,但稍慢了一點,就聽沙的一聲,他胸前的衣襟被挑開一條口子,黑臉大漢連退了數步,低頭一瞧,沖著劉秀大叫道:“姓劉的,你給老子等人!”說完話,他向身后的手下人一揮手,喊道:“撤!”

    他一聲令下,那二十幾名山匪一窩蜂的跑進樹林里。見狀,劉縯大喜,揮劍喝道:“追!”

    義軍正要追進樹林里,劉秀急忙制止住眾人,說道:“不可!窮寇莫追!難道大家都忘了乾尤山之敗?”

    乾尤山之戰,漢中軍正是因為冒然,追進山林當中,才中了蠻軍的埋伏,幾乎全軍覆沒。

    聽聞劉秀的話,原本要追進山林中的義軍無不是臉色頓變,原本邁出去的腳步也急忙收了回來,并向后連退。

    張庭也不認為己方有去追殺幾個山匪的必要。他向劉縯說道:“行了,既然那幾個不長眼的山匪已跑,我們還是快點趕路吧,天馬上就黑了!”

    劉縯先是看眼劉秀,而后向張庭點點頭,率領義軍,繼續往縣城方向進發。

    天黑。

    義軍和騎兵的隊伍剛好抵達縣城。

    竹山縣的縣城是一座小城,現在,這座小城已然變成了一座死城,城內黑漆漆的,一點光亮都沒有,進入城中,冷冷清清,聲息皆無,連個人影子都看不到。

    而在街道上,墻壁上,還能看到已然干涸發黑的血跡。雖說城內的尸體早已被清理干凈,但空氣中似乎還是彌漫著血腥味和腐臭味。

    自打進入城中,無論是義軍和還是京師騎兵,都禁不住連連打寒顫。城內的一切都太詭異也太恐怖了,讓人心里不由得陣陣發毛。

    劉縯和馮異找到張庭,問道:“張大人,我們今晚……今晚就住在城內嗎?”

    張庭清了清喉嚨,故作鎮定地說道:“城內很好啊,城中無人,這么多的空房子,可以隨便我們住!”

    劉縯和馮異對視一眼,誰都沒有接話。

    張庭一笑,說道:“好了,我們在竹山縣也只是住一宿,明日剿滅綠林軍后,便可返回郡城了。”

    “張大人所言極是!”

    住在空無一人的竹山縣城,張庭的心里也很不舒服,但他不能在義軍面前表現出懼意,硬著頭皮也得在這里住下來。

    他慢條斯理地說道:“劉縯,今夜的巡邏,就交由你們義軍了。”

    劉縯欠身說道:“小人遵命!”

    張庭滿意地點點頭,之后他在縣城的中央選了一家最大的客棧,他手下的一千騎兵,要么是跟著他住在客棧里,要么是住在客棧的周邊。

    至于義軍該住在哪里,劉縯沒有硬性的規定,讓大家隨便去住。

    但即便如此,人們也都是住在客棧附近,畢竟京師軍都在這里,他們離京師軍近一點,心里也更有底些。

    劉縯和劉秀等人選擇了一間酒館,可惜酒館里早已被搬空,里面既沒有酒,也沒有吃食。

    等安頓妥當之后,劉縯把劉秀叫到自己近前,小聲問道:“阿秀,今天你為何阻止我們去追殺那些山匪?”

    劉秀向四周看了看,湊到劉縯近前,低聲說道:“大哥知道那個黑臉的漢子是誰嗎?”

    “不是山匪嗎?”

    “他就是馬武!”

    “那他?”劉縯先是一愣,而后大吃一驚,他就是竹山綠林軍的頭領,馬武馬子張?

    “他是來和我們接頭的!我和他打斗的時候,他告訴我,今晚子時,去縣城東北角的客來客棧和他見面!”劉秀在劉縯耳邊細語道。

    劉縯眉頭緊鎖,沉聲說道:“真是豈有此理!不是已經通知他們了嗎,讓他們趕緊撤離竹山,他們怎么還留在這里?”

    對此劉秀也很不解,但他和馬武接觸的時間有限,無法詢問太多。他說道:“既然馬武一群人沒有撤走,想來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他們留下來的處理!”

    “還有什么事情能重要過掉腦袋?”劉縯不滿的連連搖頭。

    “大哥,今晚我們要不要去見他?”劉秀問道。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