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翻天之美人計 >章節目錄第一百九十八章 王鈞的愁
    賀蘭勤:“之前你就說過,但我怕馬騁騙了你,強迫自己不要完全相信。現在終于知道,是我錯了。”

    鷹綽:“是王鈞太過陰險。”

    他自嘲一笑:“若不是馬家遺留在宮中的這些眼線,我差一點不能及時來救你。”

    馬麟對王鈞的忌憚,同王鈞對賀蘭峰一樣,不,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他死后,手里全部的暗中勢力都留給了馬騁。那個時候馬騁雖然年幼,但心計頗深,對王氏后宮中的這些人全都沒有放棄。他們大都是默默無聞的潛伏在不起眼的角落,像這宮中尋常宮人一樣操勞,或者耍些小心機向上爬一爬。大事上影響不了什么,搜集情報通風報信卻完全不是問題,到今日終于用得上了。

    鷹綽笑了笑:“我們不是一早都商量好的嗎,王鈞定然會派人來找我這個孟相的爪牙,我早有準備。”

    賀蘭勤:“這件事了,我們離開這里好不好?”

    “好。不過在那之前,還有很多事。”鷹綽臉上浮起淡淡的幽怨。都是死過一次的人,很多東西真的可以不計較。但是,跳過眼前一堆亂麻去想以后,會不會太早?

    賀蘭勤:“我去見見王契,他還算明白事理。王鈞做的事雖然同他無關,但他也不能置身事外。”

    “然后呢?”

    “那些慢慢想,稍后你出宮吧,那個姓蘇的太監失蹤,王鈞定然會懷疑到你頭上。”

    “好。我想同何來道個別。”

    “不要去了,你被人帶走有她的宮女看到,稍后我叫她派人出來找你,大張旗鼓的,先把她摘出去。”

    鷹綽瞬間明白,若是何來一點表示都沒有,那不是說明她知道很多事嗎。不管王鈞信不信,能掩蓋的先蓋一蓋。

    何來到中午都沒見到鷹綽,隨口叫了宮女來問,一問得知她被孟寧的人請去了。走了這許久還不回來定然有異常,當下遣了宮女去找孟寧,自然是找不到人的。何來當即火燒屁股的把所有人都轟了出去找人。若不是還有最后一絲理智,想著鷹綽畢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她都要哭哭啼啼去找王鈞求救了。

    賀蘭勤裝扮成的侍衛剛剛趕到,看她這邊已經做出反應,不禁暗暗點頭,覺得鷹綽選了她來扶持倒也不差。

    一整天過去了,王鈞獨坐書房,眼神陰郁的仿若凝固的墨跡。蘇公公無端失蹤了,這意味著,有些事情朝著難以把握的反向發展了。孟覃這老東西,連他的人都敢動,他究竟要做什么!

    王鈞靠在椅背里,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上面,雙手交握在身前放在腹部。這些年順風順水,一切都朝著預期方向發展,他已經許久沒有這樣不安過了。

    鷹族偏安一隅,鷹翱狂放耿直,十分容易擺布,賀蘭一族耗在內斗上,不值一提,馬族更是已經覆滅,就在一片大好的時候,不想自己最倚重的老臣生了異心,處心積慮攬權!王鈞甚至要懷疑,多年前觀星臺的“惑星”一說,是不是有心人一早布的局?如果真是這樣,這心機實在太過深沉了!

    王鈞本人善用陰謀詭計,便看哪個人都可疑,看什么事都像陰謀。而那些明面上的敵人都不足為慮,矬子里面拔將軍,剩下來的孟相便成了秀出來的木頭。

    孟寧帶了蘇公公沒有回相府,徑直出了城。城門外的路邊一排溜十多輛拉了貨的馬車已等候多時。孟府的二管家從馬車中探出個頭觀望片刻,隨即跳下馬車迎上來。“大公子,可否起程?”這是問他,事情有沒有辦成。

    孟寧臉色陰郁,點了點頭,回頭看向身后的人。二管家隨著他的目光,呵呵一笑:“原來是蘇公公,真人不露相啊,久仰久仰!”說著還十分恭謹的抱拳行禮,語氣說不出的揶揄。很顯然他身為孟相身邊親信,知道王鈞身邊有這么一號人物,只是一直無緣得見。

    蘇公公本不想搭理他,想了想自己已是階下囚,縱使性命無憂,這一路都要被這些人拿捏,只好硬擠出個笑臉:“好說。”

    二管家看向孟寧,嘆口氣道:“相爺知道您心里不好受,已經命人呈上請病折子,這一趟,不如與馬家公子同行,散散心也好。”

    孟寧咻的抬頭,馬騁也去?

    孟相要他同行是防止馬騁做手腳。而他年紀輕輕向來身強體壯,此時稱病,卻是做出一個態度給朝臣們看,因為婚事后延,心里不痛快“罷工”了。而他不痛快真正的原因,卻是對王鈞的失望。這一點,孟相也是明白的。

    可是,如果他就這么走了,豈不是有心虛之嫌?

    孟寧道:“不了,我相信您和馬兄二人便可將此事處理妥當。如果我走了,反倒是讓皇上疑心相府。”

    二管家點頭,這個道理誰都懂,但是孟相要他出行亦是為他的安全著想,因為此時的慶城,并不十分安全了。王鈞若是被逼到絕境,誰知道他會做什么!

    二管家出門前,孟相也曾說過,他若是走最好,若執意不走,便隨他去。

    馬騁的聲音從另一輛車里飄出啦:“還走不走,又不是送別情郎,這么依依不舍的!”

    二管家臉一黑,再次向孟寧行個禮,引著蘇公公登上馬車。

    次日,孟寧準時進宮,第一要緊事就是幫大公主找失蹤的“烏蘭姑姑”。何來指揮著一宮十多個人雞飛狗跳的找了一天毫無頭緒,急的飯吃的少了一半,懶覺也沒有睡,很是傷神,早留了人在值房等孟寧來。畢竟算是“自己人”,用著方便。

    王鈞一下朝,便有內監將最新探聽來的消息報上。“大公主托了孟統領一起找人,尚無結果。”

    這話可以分析出,蘇公公失手,或是死了或是被擒,而烏蘭自知暴露,迅速逃了。

    若蘇公公是孟相的人帶走的,十有八九,孟寧就沒必要也沒膽子進宮了。

    若烏蘭不是孟相的人,會是哪一方的人手?

    王鈞的頭更大了。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