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梭諸天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意外之卷尾(上周榜粉絲三萬加更)
    這一日,神龍島周圍大浪滔天,驚濤拍岸。E小說WwㄟW.ん1XIAOSHUO.COM

    這里原本居住著一族,名為水族,卻不服統治,只拜神龍,被斷浪滅了領強者,其余等人,盡數收編。

    從那以后,神龍島就無比的清凈。

    然而傳說,這里居住著一頭神龍。

    這一日,楚陽等人御空而來,落在了一座山上。

    “今年驚蟄之日,神龍現身。”斷浪無比的激動,“屠殺神龍,又期待,又忐忑。”

    “神龍啊,一直傳說是瑞獸,可實際情況唯有我們知道,這不過是兇獸罷了。世人懼之,就以瑞獸自我安慰,也不想想,神龍遨游天際,又怎么會管人類的事情?所謂的瑞獸,簡直無稽之談!”

    楊峰說道。

    聶風、步驚云無不點頭。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楊小雨、明月、第二夢等人。

    這一隊伍,豪華之極。

    吼吼吼……!

    一聲龍吟,響徹天地,就見遠處的海面陡然沖出一道百丈巨浪,席卷天地,緊接著就是一頭巨龍騰空而起,搖頭擺尾,有百丈之長,好不威武。

    “神龍!”

    大家都渾身一震,眼中閃爍著興奮之色,還有一抹根植心底深處的畏懼。

    那畢竟是神龍。

    哪怕是已經達到了大宗師的他們,也難以平靜。

    “是我來,還是你們去?”

    楚陽倒背著雙手,十分淡定。

    在他的納虛戒中,有大唐中的魔龍,有此番世界的火麒麟,有帝釋天一身鳳血精元,還有被赤松子滅殺的龍龜之軀,亦有軒轅黃帝的龍骨。

    有這等東西,他怎么會不淡定?

    “我們先試試吧?”

    斷浪已經摩拳擦掌。

    哪怕聶風都躍躍欲試。

    “那就去吧!”

    楚陽揮揮手,眾人一躍而起,朝著飛馳而來的神龍迎了過去。

    “我也去了!”

    明月揮揮手,迫不及待的飛了過去。

    “等一會你們就知道神龍的厲害了!”

    楚陽抿嘴一笑。

    原著中,可是在帝釋天的率領下,集齊了當時武林最強的一批英才和神兵,才艱難的以合力之法將神龍轟殺。

    如今聶風一行人雖不下于原著中的隊伍,可要想殺死神龍,卻也十分困難。

    眾人圍攻,大戰神龍。

    掌力開山,拳勁碎地,劍光沖霄,將整個大地破碎的凌亂不堪。

    幸虧這是孤島,若是放在6地上,不知會引多少災難。

    吼吼吼……!

    神龍雖有鱗甲在身,但依然被打的嗷嗷直叫,可一時間,聶風等人也難耐如何。

    嗖……!

    神龍擺尾,朝著楚陽這邊奔逃而來。

    “你是想快點找死嗎?”

    楚陽微微一笑,心靈之劍陡然斬出,讓神龍的身子一僵,就往下掉去。他腳步一踏,猶如縮地成寸,已經來到了神龍的頭頂。

    “此世間,再無神獸!”

    一拳下去,打碎了神龍的腦漿,寂滅了生機。

    大袖一揮,收入了納虛戒中。

    干脆利落,看的斷浪等人直瞪眼。

    “還是大師兄厲害!”

    楊峰不禁咂舌。

    他雖不停的進步,可相比楚陽,還是差的很遠。

    至于稱呼,這是他們私下里的默契。

    “我們打了半天,卻擋不住大師兄一拳!”

    聶風都苦笑搖頭。

    “誰讓他是楚皇呢?”

    明月卻十分得意。

    “走吧,回去后,我們開一場神獸盛宴!”

    楚陽笑道。

    眾人眼睛一亮,無不興奮。

    唰……!

    眾人破空而去,神龍島恢復了平靜,只是這個名字,已經名不副實。待若干年后,這里卻出現了很多蛇,也算成了另類的神龍島。

    回歸之后,楚陽取出了一部分龍肉、龍龜肉、麒麟肉,交給大廚烹飪,當天夜晚,就來了一場神獸宴。

    至于精華部分,他留了下來。

    “能吃一塊龍肉,此生不虛也!”

    獨孤海算是皇城中的老人了,他夾了一塊閃爍著神曦的龍肉,不禁感慨萬千。

    “有此神物,說不定我們也能一窺無上武道之門!”

    釋武尊已經開始吃了。

    至于劍圣、無名、斷浪等人,早已經動了筷子。

    吃過之后,眾人無不氣血沸騰,周身神芒閃爍,顯然都得到了不少好處,甚至當場就有幾位宗師破入了大宗師之境。

    如斷浪等人,為未來進軍無上武道,徹底的夯實了基礎。

    就連劍圣,都得到了不少好處。

    時間匆匆,從不停留,楚陽的兒子都已經十八歲了,這也是他和明月唯一的孩子。

    十八歲,就已經大宗師修為,并開始處理政務。

    這一天,皇宮深處,傳來了一陣陣歡呼。

    “武典,終于成功!”

    看著手中的書籍,楚陽十分驚喜。

    這一部武典,從后天開始修煉,直達真神之境。

    赤松子就是真神修為,他曾經告訴過楚陽,真神之后,就要破碎虛空而去,若不是為了軒轅遺志,他早已離開。

    有了武典,大楚皇朝就有了傳世之寶典。

    同時,融合了佛道兩家之長,吞天魔功也徹底的改良,可以直接化去精元中的煞氣。

    “吞天魔功,從此為吞天功!”

    楚陽當即改了名字。

    這一天,群臣大宴,無不歡慶。

    有了武典,他們修煉有路,可以直達無上道途,直至破碎虛空,對于他們這些武者而言,又怎能不高興。

    三天后,楚陽再次尋到赤松子。

    “前輩,我一直想根據自身的情況,創出適合自己的功法,可一直沒有成功,您能不能幫我參考參考?”

    二十余年的努力,沒有成功,楚陽就有些著急了。

    “你若是修煉武道,可以走蚩尤的道路;若是走法修,可以選擇軒轅的方法,再不濟,也有武典可以參考,為何還要自己推演?”

    赤松子疑問道。

    稍微猶豫,楚陽就將自身的情況說了出來。

    “你說什么?三百六十五個竅穴,演化成一副星辰大陣圖?”

    赤松子震驚的站了起來。

    “前輩,這有什么驚奇的?”

    楚陽不解道。

    “將軒轅劍、虎魄刀拿出來!”

    赤松子嚴肅道。

    楚陽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沒有猶豫,將兩件神兵從納虛戒中拿出,放在了桌子上。

    就見赤松子大手一抓,虛空出現一道裂隙,就見到一方劍的世界,充斥著密密麻麻的各種劍氣,卻從最深處冒出了一柄劍,流光一閃,就見這一方劍的世界驟然縮小,沒入了劍中。

    看到這一幕,楚陽瞳孔一縮,他又隱隱聽到了一聲聲慘叫,最終寂滅。

    手掌一抓,神劍落入了赤松子手中。

    當即,軒轅劍,虎魄刀略微震動。

    “老伙計!”

    赤松子輕輕的撫摸手中劍片刻,眸中露出決絕之色,往前一扔道:“去吧,恢復本源!”

    唰……!

    神劍落下,軒轅劍和虎魄刀劇烈的震顫,又凌空飛起,正好和落下的神劍組成了三角形。

    頓時一股浩瀚的氣息彌漫而出,似毀天滅地,又似包容宇宙。

    “禁!”

    赤松子手指一點,一道光幕出現,將房間籠罩,不泄露絲毫氣息。

    楚陽緩了一口氣,兩眼卻緊緊的盯著三柄神兵。

    嗡……!

    兩劍一刀,旋轉片刻,驟然一合,光芒閃亮,讓楚陽一瞇眼,就見三件神兵消失無蹤,半空中出現了一塊灰色的石塊,整整三百六十個棱角,上面有著一副玄奧莫測的圖形,隱隱區分成了五塊。

    “我明白了,我終于明白了!”

    赤松子盯著石塊,似笑非笑,奇異無比,他手指一點,就見上空出現一個虛幻的石塊,然后展開,形成了一個立體圖形。

    神圖一分為五,鑲嵌里面。

    “這不就是我體內的竅穴大陣嗎?”

    楚陽失聲道。

    “當時我兄弟三人還在奇怪,這個石塊,怎么會有三百六十個棱角?神圖又怎會隱隱分成了五塊?當時沒有參透出來,只當神圖有五種大道之途,哪知卻蘊含著宗師的終極秘密!”

    赤松子嘆息道,“如今再回頭,已經晚了。”

    “這個石塊,到底是什么來歷?怎么能打造三把神兵?”

    楚陽問道。

    在他瞳孔深處,卻閃爍著一種種猜測。

    大唐中的戰神殿,出現了周天竅穴組成的大陣圖案。

    眼前莫名的石塊,也蘊含著這一秘密。

    這二者之間,又有什么關聯?

    “天外神鐵,不知其質!”赤松子已經平靜,“當時我們就是參悟此圖,明悟各自的道,后來分開,就心有靈犀一般,以自身之道灌入其中,這塊石頭就一分為三,被我們各自煉制成了自己的神兵!”

    “這樣說來,這樣一塊奇石,定然來歷極其不凡了!”

    楚陽說道。

    怎會平凡?

    造就了人族三祖,開創了武道盛世。

    又分別成了軒轅劍、虎魄刀,還有赤松子的神劍,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

    如今返本歸元,卻沒有任何特意,十分平凡。

    “定然來頭不小!”赤松子看了片刻,嘆息一聲,將石塊推到了楚陽身前,“因為他,我兄弟三人反目,最終只剩下我一個,如今卻現,你才是真正的有緣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諷刺。既然與你有緣,就留給你吧!”

    “前輩,這太珍貴了!”

    盡管很眼熱,但楚陽還是拒絕。

    “即將離去,不如留下!”赤松子一步踏出,已經消失無蹤,“三年后,凌云窟上,我將破碎虛空,證道而去!”

    聲音裊裊,隱入天際。

    楚陽怔怔片刻,苦笑一聲,雙手一抓,將石塊包在懷里,他就渾身一震,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神圖。

    嗡……!

    他眼前一顫,識海震蕩。

    冥冥之中,就感覺到體內的三百六十五個竅穴齊齊震動,竟然和石塊形成了共振。

    楚陽就現自己來到了蒼穹深處,周圍是三百六十五顆星辰,緩緩運轉,循著古老的軌跡,不停的轉動。

    正如體內的竅穴。

    然而下一刻,這些星辰同時震動,飛的旋轉。

    似乎整個天地,都被帶動。

    緊接著,最中間的五顆星辰相繼炸開,化成了黑洞,繼而變成了一方泉眼。

    楚陽呆呆的站著,看著星辰演化,記在了心里,同時腦海中的智慧之火,在這一刻熊熊燃燒,明悟了某種道理。

    嗡……!

    最終,眼前一暗,楚陽依然站在房中,懷里依然抱著奇異無比的石塊。

    “造化,當真好造化!”

    這一刻,楚陽無比的激動。

    剛才和石塊形成共振,領悟了接下來的道路應該走。

    心中已經有了大致的框架,只需要填充,就可以形成具體的、完全適合自身的修煉功法。

    “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楚陽盯著石塊,卻現,神圖隱隱分開的五個部分已經徹底的合在一起,他當即有了明悟。

    機緣,只有剛才的一次。

    微微一嘆,心念一動,將石塊收入了納虛戒中。

    剛剛走出房間,就見明月走來。

    “你眉頭不展,有什么事生嗎?”

    楚陽問道。

    “劍皇約戰無名,大戰于劍宗之地,結果兩人紛紛重創,若不是聶風現的早及時趕到,說不定兩人就埋于山下而亡了,有些感慨罷了。”

    明月說道。

    “沒死就好!”

    楚陽嘴角抽搐。

    劍皇和無名,雖不是親兄弟,卻勝親兄弟,都是劍道天才,卻一直壓制著沒有比斗,直至如今。

    原著中,兩人就是比斗之后雙雙寂滅。

    改變了這么多,這兩位還是差一點要走上老路。

    “是啊,沒死就好,希望他們能夠破而后立吧!”

    明月聳聳肩。

    楚陽卻不在意。

    從這一天開始,他將大位傳下,斷浪等人也逐漸的將權力交出去,開始靜參武道。

    三年后。

    楚陽揚身站起,由衷的露出了笑容:“道路已通,只待靜修!”

    只用了三年時間,他已經完善了功法。

    武道,法修,皆可前行。

    沒有驚動任何人,他騰空而去,消失皇宮中。

    赤松子破碎虛空,允許他觀看,卻不想見其它等人。

    凌云窟內,赤松子看看軒轅墳墓,抿了抿嘴,一步踏出,來到了山巔之上。

    “你來了!”

    正好楚陽趕到。

    “前輩,您真要離開?”

    楚陽略微不舍道。

    “人世間,已經沒有我留戀的事情了!”赤松子道,“對了,在蜀山之地,我留下了傳承,你別給我滅了道統!”

    “不是留下了武典嗎?”

    楚陽哭笑不得。

    “我留下的是純粹的劍道之路!”

    赤松子說著,一指點出,落在了楚陽的眉心,“我之劍道,今日盡皆傳于你!”

    “多謝、師父!”

    楚陽頓了頓,改了稱呼。

    赤松子抿嘴而笑,并指如劍,朝上一劃,暴喝道:“給我開!”

    虛空當即裂開了一道口子,從里面泄露出可怕的氣機,同時出一股吞噬諸天萬界的吸力,一卷之間,將赤松子給吞了進去。

    “不好,快退!”

    赤松子意外而焦急的聲音剛剛傳出,吸力一卷,將楚陽也拉入了進去。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