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梭諸天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青銅門再現
    彈了彈衣衫,恢復了從容鎮定,甚至有幾分優雅。

    “該你們了!”

    帝九看向了剩余的三人。

    “就從你開始,吃我一拳!”

    這一拳攻向的正是天煞殿主。

    同時,悄然擴散的內世界已經將對方籠罩住。

    “剛才森羅被殺,就是被這股力量禁錮?嘿,還真是強大,不過……!”天煞殿主看著到了近前的拳頭,陰森森一笑,“你不給我們活路,那就隨我們一起埋葬吧!”

    轟……!

    下一刻,他一身的力量,整個炸開。

    這是自爆,絲毫不差混沌至寶自爆的力量。

    億分之一彈指間,狂暴的毀滅之力就將帝九包圍住。

    “還真敢自爆啊,不愧是一群魔頭!”

    帝九色變,卻不絕望。

    內世界之力籠罩自身,同時從體內飛出了一件混沌至寶,正是他的寶扇,凌空展開,猶如薄紗,將他纏繞住。

    混沌至寶的防御,在平時,都強大到了極致。然而混沌境強者的自爆,卻將同樣的力量在一瞬間釋放,更加強大。

    帝九的寶扇,在第一時間就被摧毀,內世界的防御之力撕裂,體外的重重神光粉碎,整個人也被轟飛出去。

    可身上,卻沒有什么傷勢。

    “鴻蒙圣界的強者,還真強大啊,真是長見識了。要是早知道你這么強大,我們四個,早就退走了,可惜,到了現在一切都晚了!你不給我們活命的機會,那只有舍棄這一身力量!”

    恒古天店主感嘆一聲,已經沖了過來,來到帝九身前,燃燒血脈,極限升華,一把將對方抱住。

    “你個瘋子,也要自爆?”

    帝九臉色萬分難看。

    “你說呢?”

    恒古殿主留給他一個笑容,整個人就炸開了。

    轟隆隆!

    毀滅的力量,湮滅了一切,也摧毀了一切。

    黑魔山早已被轟成了深淵,內里洶涌著巖漿,然而在這里,卻有一座山峰微微蕩漾,散發出奇異的力量波動,難以毀壞。

    力量消散,帝九狼狽不堪的出現。

    身軀四分五裂,頭顱只剩下半個,凄慘到了極點,氣息也萎靡到了極致。

    “還沒死!”

    萬古殿主驚駭。

    “你們這些骯臟的臭蟲想殺我?”帝九身上的氣息開始攀升,猶如一攤爛肉的身軀綻放出重重圣光,正在飛速的重組恢復。

    “不自量力!”

    帝九被轟碎的嘴巴,已經完好。

    “給我去死!”

    萬古殿主知道,多等一分,對方的力量就增強一分,不再等待,直接出手,打出了至高無上的魔道神通。

    帝九張嘴,噴出一道紫氣洪流,將萬古殿主的力量給沖擊的支離破碎。

    “這……!”

    萬古殿主的眼睛一突。

    他明明感受到帝九現在的力量,還不及他的十分之一,怎么就破了他的神通?念頭已轉,就想到了剛才帝九所言,還有周圍再次彌漫的世界之力,驚駭道:“你在體內,真的開辟出了大千仙界?”

    “后知后覺,晚了!”

    帝主的身軀,已經恢復完整,氣息還在急速的攀升,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復到巔峰狀態。

    “怪不得你這么強大!”萬古殿主嘆息一聲。

    他身上的氣息陡然攀升到了另外一個高峰,撕裂世界之力的禁錮,身形一閃,就來到了帝九的身前。

    砰砰砰!

    帝九早已在周圍布置下了三千重防御之力,卻被萬古殿主盡皆轟破。

    “你也要自爆啊!”

    這一刻,他竟然有種心悸的感覺。

    “不生,就死,死?也要拉著敵人!”萬古殿主冷冷一笑,“更何況,到了我們這一步,又怎么會輕易的死去?”

    “你們留下本命精血和本源殘魂嗎?放心,等你死了之后,我通過你們的氣息,全部找到,徹底的滅殺,不會給你們重活的機會!”

    帝九淡漠道。

    說話之間,他手中出現了一柄混沌劍,斬落下來,這是他的攻伐之器。

    萬古殿主沒有抵擋,因為他已經自爆。

    轟隆隆!

    最后一位殿主,綻放出了自身的所有力量。

    毀滅洪流,橫掃蒼茫,引發的波動,引起了上蒼之上很多人的注意,只是在這方世界,難以撕裂空間,哪怕一些有心之人,短時間內也到不了此地。

    不過,早已經遠處的韓立,感受到了看到北荒天穹上,出現的一道道直達虛空深處的毀滅之力,就不停的戰栗。

    哪怕早已經遠去,可傳遞過來的力量波動,也幾乎讓他難以在空中穩住。

    “這等力量爆發,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若不是我早些離開,只是余波,都能將我殺死千萬遍!”韓立駭然,“究竟又出現了什么任務?怎么有這么可怕的毀滅力量?”

    “算了,這不是我關心的!”

    “我還是繼續離開,前去尋找方寒,若是抱緊那位的大腿,就不用為小名擔憂了!”

    “就是不知楚陽還活著沒有?”

    “要是死了,那就可惜了!”

    “只是,在那種力量下,他真的能夠活下來?”

    韓立想著,就再次遠遁而去。

    大戰之地。

    帝九依然沒死,隨著毀滅洪流消散,他再次出現空中,只是這一次,更加狼狽,只剩下半邊身子。

    “媽的,這一次太狼狽了!”

    “十拿九穩的局面,卻是這個結果!”

    “嘿!還是我太自大了啊,要是一出手就全力,怎么會有這么大的損失?”

    “我大戰無數,斬殺混沌境的強者很多,以往一旦出手,必然全力,可這次怎么老是婆婆媽媽?拖泥帶水?”

    “是了!因為這里是上蒼之上,我一直將這里當做荒蕪之地,不將這里的土著放在眼里,太過高傲自大,有著玩弄的心思!”

    “可,這些魔頭太過果決,先自爆混沌至寶,又自爆自身!”

    “自爆自身相對容易,可自爆混沌至寶,他們怎么做到的?”

    “差點一失足成千古恨,好在,他們都死了!”

    “我雖然狼狽,卻沒有傷到根本!”

    “內世界完好無損,這,才是我真正的底氣啊!”

    “只是,內世界的力量接連大量的抽取,已經明顯萎縮。世界本源消耗的太多了,再來一次,就會對內世界造成難以彌補的創傷!”

    “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帝九轉動著心思,開始自我拷問。

    他的傷勢也在飛速的恢復著。

    “你還能戰斗嗎?”

    楚陽飛了過來,笑瞇瞇問道。

    “殺你不成問題!”帝九盤坐在空中,絲毫沒有慌張,他不屑道,“哪怕我只剩下一口氣,在,殺你這等圣境的螻蟻,一口氣,也能吹死萬兒八千個!”

    “內世界嗎?”楚陽笑道,“演化到了什么程度?”

    “你知道洪荒世界,而那里,我也清楚無比!”帝九仔細打量楚陽,沒有回答,反而開始推測,“你卻從那里飛升!根據我以往的了解,不該出現你這號人物,莫非,你是從鴻蒙圣界到那個地方,逆轉命運,打破宿命的軌跡,然后再飛升到這里?也只有這一種可能解釋的通!”

    “沒有其他可能嗎?”

    楚陽問道。

    “絕對沒有!”帝九忽然皺眉,“也不對,洪荒世界的終極強者是鴻鈞,他可是踏入了混沌境的強者,盡管有種種缺陷,也不是你能夠對付的!”

    “到底怎么回事?”

    他對楚陽來了興趣。

    “你永遠都想不到!”楚陽也打量對方,“你現在的力量,已經恢復到了圣境,不能繼續等了,否則,我就真的沒機會了!”

    “你本來就沒有機會!”帝九譏諷一笑,“也罷,我就先鎮壓你,抽出你的記憶,關于你有眾多洪荒世界的至寶就一清二楚了!”

    他開始調動內世界的力量。

    與此同時,楚陽身前出現了一件混沌至寶,正是七殺劍。

    此劍一出,就瞬間崩潰,化作滾滾洪流,注入了他的體內,讓他的力量,驟然暴漲,一舉打破了禁錮,邁入了混沌境的層次。

    “圣祭之法?那座青銅門是什么器物,竟能摧毀混沌至寶而不泄露絲毫力量?”

    帝九看的一清二楚,也駭然無比。

    他的內世界之力洶涌而出,要將楚陽禁錮。

    “晚了!”

    楚陽淡漠的說了一聲,頭頂上顯化青銅門的虛影。

    虛影,虛影,還是虛影。

    哪怕此刻他的力量層次邁入了混沌境,召喚出來的青銅門,依然是虛影。

    “只摧毀靈魂!”

    楚陽爆喝,將自身的意志傳入了青銅門中。

    剛才施展的是圣祭大仙術,獻祭混沌至寶七殺劍,換來了力量。此刻是直接召喚青銅門對敵,顯化的卻是虛影。

    青銅門一出現,虛空扭曲,秩序混亂,帝九釋放出來的世界之力,也瞬間崩潰。

    “對了,這是傳說中的……!”

    帝九瞳孔一縮,想到了曾經的傳說,可不等說完,青銅門的虛影,直接落到了他的頭頂,也滲透到了他的內世界之中,將帝九的所有意志,在一瞬間抹除。

    青銅門的虛影消散。

    楚陽臉色慘白,體內的力量,也消耗一空。

    全力召喚青銅門,消耗太大。

    “這算不算漁翁得利?”

    “好在只是毀滅了靈魂,留下了肉身和內世界,否則,這一戰就太虧了!”

    看著只剩下軀殼的帝九,還有對方體內依然在運轉的內世界,楚陽感嘆一聲。他的內世界之力開始洶涌而出,彈指間,就恢復到了圣境九重的巔峰。

    楚陽大袖子一揮,就將要帝九的軀體收起來,卻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天穹上降臨而來。

    “阿彌陀佛,施主,殺生害命,罪大惡極,何況還是我的同伴,當將你打入罪惡魔地,永生不得超生!”

    聲音響起時,一只金光閃閃的大手就從遠處出現,眨眼間就來到了楚陽頭頂,一把抓了下來。

    這一只手掌蘊藏的力量,讓楚陽難以動彈。

    “禿驢!”

    楚陽色變,咬牙切齒,正要再次催動青銅門,卻見一跳虛空長河橫貫而來,將金色佛掌沖擊的支離破碎。

    流光一閃,他身邊出現一位白衣女子。

    “表哥,別來無恙!”

    此女轉身,看向楚陽,露出別樣的笑意。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