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梭諸天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自爆混沌至寶
    圣舟封鎖周圍,形成了牢籠禁域。

    混沌劍氣,無物不破。

    “再這樣下去,我們必死無疑!”

    恒古殿主急了。

    “需要反擊了!”

    萬古殿主說道。

    “那就出手吧!”

    天煞殿主也道。

    “不要有任何保留,哪怕燃燒血脈,極限升華,也要反擊!”

    森羅殿主做了決定。

    他們神念相連,念頭一動,就商議好了對策。緊接著,他們血脈沸騰,混沌之力爆狂,催動魔宮升騰起道道毀滅氣息,然而在落下來的一萬多道劍氣的沖擊下,抵擋的卻依然很勉強。

    “出手!”

    當這一波劍氣消失后,他們同時怒喝。

    轟隆隆!

    四大魔宮,內里重重禁制,萬千大陣全部啟動,甚至內里核心都在一瞬間爆狂,激發出了所有力量。

    這本就是四件混沌至寶,又經過他們不知多少億年的煉制加持,強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今,他們不顧一切的催動了所有隱藏,將威能盡數燃爆。

    一瞬間,魔宮朝著圣舟沖了過去,也將封鎖周圍的圣光盡數撕裂,轟擊成世間最微小的粒子,繼而湮滅。

    “不自量力!”帝九冷笑一聲,抬手一揮,就下令道,“啟動,乾坤鎖天陣!”

    嗡嗡……!

    圣舟震顫,噴出一道道波浪,形成億萬重潮汐,讓強勢沖擊過來的四座魔宮好似陷入了澡澤一般,瞬間遲緩,艱難前行。

    “這……!”

    四大殿主全部色變。

    “我先來!”恒古殿主稍微遲疑,就一臉的果決和狠辣,話音落下,他朝著自己的魔宮噴出一道本源精氣,就爆喝道,“去吧,綻放最后的璀璨!”

    他的魔宮猛然膨脹,內里的力量洶涌而出,似乎億萬年積攢的力量在這一刻全部噴涌而出,將重重波浪撕碎。

    然而越往前,阻力越大,最后眼看要停下,這座魔宮陡然炸開。

    轟隆隆!

    好似蒼穹崩塌,萬物毀滅,世界歸墟,紀元終結,這座魔宮在一瞬間自爆,迸發出來的力量,毀天滅地,將封鎖的力量全部撕碎。

    “還真果斷!”

    圣舟上,帝九終于色變。

    他伸手手掌,往前一拍,就是無邊無盡的世界之力洶涌而出,想要將魔宮自爆席卷而來的力量擋住。

    混沌至寶自爆,一瞬間完全迸發,那種毀天滅地之力,哪怕是他也難以抵擋。

    波浪粉碎,金光消散,帝九渾身戰栗,圣舟不停的倒退。

    “竟然連傷者都沒有!”看到這一幕的萬古殿主驚駭萬分,隨之陰冷一笑,“那就再來!”

    他祭出了自己的魔宮。

    又一件混沌至寶自爆。

    “一群瘋子!”

    帝九臉色難看,他頭頂上金光一閃,出現了一座九九八十一層的寶塔,垂落下道道玄黃母氣,將他守護在中間。

    外有圣舟守護,內有世界之力纏繞,再加上這一座寶塔,讓他的守護之力達到了極致。

    “今日,我就將你們絕望的死去!”

    帝九露出陰狠之色。

    這一座魔宮自爆,他雖然擋住,可頭頂上祭出的寶塔,也被轟飛出去,光芒黯淡,腳下的圣舟,不知蹦碎了多少重陣法,到處都是裂縫。

    “該我了!”

    天煞殿主陰毒一笑,引爆了自己的魔宮。

    轟隆隆!

    什么法理,什么秩序,什么規則,在這樣的力量下完全如紙糊的一般,帝九先前發出的禁錮之力早就破碎,縱橫億萬里的黑魔山幾乎都被徹底打沉。

    這一次,帝九的圣舟徹底被摧毀,剛才祭出的寶塔也被炸成無數碎片,強如帝九,這一次也衣衫破碎,渾身流血,狼狽不堪。

    “沒死,也沒有受到重創?”森羅殿主駭然,繼而獰笑道,“你們都有舍棄,我又怎能保留?去死吧!”

    他的魔宮,也是最后一座,化作流光,飛了出來,頃刻間降臨到了帝九頭頂,然后炸開。

    恒古殿主三位強者封禁周圍,以免帝九逃走。

    “你們這些瘋子,我必殺你們,殺你們!”

    帝九瘋狂了。

    身上流光一閃,最后一件至寶,也是最強的保命之物出現在了身上,這是一件極品的混沌至寶級別的戰衣。

    暗金色澤,高貴奢華。

    然而魔宮自爆,將帝九轟入了大地之下。

    “這一次,該死了吧!”

    森羅殿主道。

    “去看看!”

    恒古殿主說著,就飛了過去,另外三人連忙跟上。

    楚陽三人,早已遠遁而去,站在遠處觀看。

    剛才的大戰,讓他們震撼!

    若不是趁著帝九的禁制被迫,他急速遠遁,剛才混沌至寶自爆的力量,會將他們撕成粉碎。

    “夠狠!”

    望著遠處,楚陽吐出兩個字。

    此時,連綿不絕的黑魔山,已經消失無蹤,在大地上,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好似直達地獄深淵。

    然而在這個深淵旁邊,卻有一座只有千丈高的峰頭獨自存在,孤零零的矗立在深坑邊緣。

    森羅殿主都注意到了,明明知道不凡,可能是黑魔山的大隱秘,此時卻顧不得這些。

    他們剛來到邊緣,就見下方一道流光沖了出來,正是帝九。

    此時,他身上的戰衣破破爛爛,鮮血淋漓,甚至雙腿都斷掉了,此刻正在飛速的恢復,俊美的臉上,猙獰如惡鬼。

    “你們還有什么手段?”

    帝九的聲音宛若從地獄中發出來的一般,猙獰,惡毒,陰狠。

    對付這幾個人,他本來沒有放在心上,可反掌間鎮壓,可哪里想到他們那么果斷,將四件混沌至寶都給自爆了,不但摧毀了他的圣舟,毀掉了寶塔,就連戰衣都破損嚴重,還有自身遭到了重創。

    這種局面,他從來不相信會遇到過。

    說話之間,他的傷勢就飛速的恢復,彈指間,傷勢已經完好,虛弱的氣息就達到了巔峰狀態。

    “這……怎么可能?”

    森羅殿主臉色蒼白,驚駭不已。

    到了混沌境,一旦消耗過度,想要快速恢復,幾乎都不可能,除非用禁發燃燒血脈,暫時的極限升華罷了。

    “我要讓你們死死死死!”

    帝九的聲音從牙縫里擠出來,森寒冰冷。

    踏前一步,虛空都要坍塌。

    無邊的怒火,從頭頂噴出,化作了熊熊黑色的火焰。

    “走!”

    森羅殿主知道,這一次,他們敗了,徹底的敗了,再不走,就會被對方所殺。

    沒有了魔宮,哪怕他們四個,依然難以和對方抗衡。

    唰!

    四位絕世強者,朝著四個方位急速遁走,干脆利落。

    不同的方向,即使帝九追擊,也只是追一個罷了。

    “這個時候想走?嘿嘿!”帝九冷冷一笑,“晚了!”

    “因果鏡像,虛空顛倒,都給我過來!”

    他身上噴出一股股奇異的力量,散發到空中,融入到天地之中,就見逃遁而去的森羅殿主四位,竟然劃過弧線,返回而來,朝著他飛回。

    到了近前,四位強者才驚駭發現。

    “這是什么神通?怎么讓我毫無察覺?”

    森羅殿主驚恐。

    “麻煩了!”

    恒古殿主三位頭皮發麻。

    “殺你們的神通!”

    說話之間,帝九的內世界之力已經擴展出來,將周圍化成了禁域,形成了一座堅不可摧的牢籠。

    四位殿主,都是混沌三重之境,而帝九,也是這一個境界,只是他開辟了內世界。

    “你提條件,我們和解如何?”

    森羅殿主感覺到了死亡的危機,這種感覺,不知多少億億年沒有體會過了,可今日,他真切的感受到了。

    “和解?你們這些卑微的螻蟻,骯臟的土著,該死的臭蟲,有什么資格和我和解?”帝九仰起頭,憤怒的臉上,露出鄙夷之色,“我要敲碎你們全身的骨頭,燃燒你們所有的血液,煉化你們的混沌之魂,讓你們從命運長河中徹底的抹去,不留下絲毫痕跡!我還會以你們的血脈,追蹤和你們有關的任意一個生靈,將他們找出來,然后統統殺死。”

    “我們若是臣服呢?”

    森羅殿主色變,咬牙道。

    這個決定,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不過也是一種探尋。

    哈哈哈!

    帝九狂笑,指著他們道:“你們這些臭蟲,有什么資格臣服我?讓你們臣服,是對我的羞辱!”

    “混賬東西,真以為吃定我們了!”

    萬古殿主憤怒了。

    “不是吃定你們,而是你們死定了!”帝九一步步走來,虛空顫動,法理扭曲,鎮壓一切的威勢也越來越強。

    四位殿主明顯的感覺到周圍封禁的力量十分強大,若是魔宮還在,想要打破不難,可現在,卻難了。

    “在鴻蒙圣界,我也是天子驕子,同代無敵,幾乎沒有比擬者!”帝九仰起頭,淡漠說道,“想當初,有一條鴻蒙靈脈貫穿虛空,擁有無窮造化,在靈脈核心,有一塊三千竅鴻蒙頑石,天生靈性,三千竅對應大道。師尊發現后,將我點化,直接達到了準圣圓滿。十歲時,就證道圣境,同時以本體開辟了內世界;三十歲,達到圣境八重,又耗時八十年,邁入了圣境九重。百多年時間,我鑄就了無雙根基,大戰無數,同級無敵,甚至面對混沌境強者,我也能勉強抗衡幾分。又在師尊的幫助下,我將內世界演化到了大千仙界的程度,輕易的步入混沌之境!到了這一地步,修煉才真正的緩慢了下來。為了快速提升修為,我開始獵殺混沌境的強者,煉化到內世界,增強本源,快速演化!在這期間,我斬殺的混沌境強者,足有數十位。哪怕混沌境三重,我也殺了不少!”

    “大戰無數,我從來沒有這么狼狽過!”

    “可今日,卻陰溝里翻了船!”

    “這是我的恥辱,哪怕將來攀登到了大道之巔,也是我的恥辱!”

    “作為我的恥辱,你們還想活著?嘿!”

    “哪怕成為狗也不行!”

    “我要將你們徹底的滅了!”

    “給我去死!”

    帝九說道最后,直接出手。

    他一拳轟出了虛空通道,目標,正是前面的森羅殿主。

    “你個瘋子!”

    早就防備的森羅殿主怒吼一聲,想要反抗,卻發生一股可怕的力量籠罩在了身上,一時間,他竟然難以動彈。、

    啪……!

    一拳落下,打爆了頭顱,直接粉碎了本源。

    “你這等只是靈魂達到了混沌境第三重,我殺之,猶如豬狗!”

    帝九冰冷一笑,將尸體收入了。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