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玄幻小說 > 穿梭諸天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達摩祖師
    張三豐和達摩何等人物,被公認的宗師,無論智慧還是悟性,都是絕頂存在,千年之功,還達不到抗衡異族的地步,楚陽不相信。

    “不能!”

    隨著一道醇厚的聲音傳來,就見一位老佛橫渡虛空,來到了楚陽身前,不見金光,卻有濃郁的佛性流淌。

    “達摩見過楚施主!”

    老佛見禮之后,沖張三豐點點頭,坐在了另一側。

    “達摩祖師?”

    楚陽奇異道。

    菩提達摩,南北朝禪僧,略稱達摩或達磨,意譯為覺法,據《續高僧傳》記述,南天竺人,屬剎帝利種姓,通徹大乘佛法,為修習禪定者所推崇。

    北魏時,曾在洛陽、嵩山等地傳授禪教。當時對他所傳的禪法褒貶不一,約當魏末入寂于洛濱。據《景德傳燈錄》在民間常稱其為達摩祖師,即禪宗的創始人。

    著作有《少室六門》上下卷,包括《心經頌》、《破相論》、《二種入》、《安心法門》、《悟性論》、《血脈論》6種。

    據說他在洛陽看見永寧寺寶塔建筑的精美,自言年已一百五十歲,歷游各國都不曾見過,于是‘口唱南無,合掌連日’。

    “他就是達摩,與我一樣!”

    張三豐說道。

    楚陽點點頭,看兩人的樣子,顯然互通有無,聯合一起,他繼續剛才的話題:“以你們兩個的神通,怎么就無法抗衡異族?”

    “我們兩個,已經證道仙帝,哪怕如此,也無法抗衡!”達摩嘆息道,“有些事情,世人大多不知!”

    張三豐在一旁點頭,神情沉重,插言道:“當年火舞仙帝被推翻,是修羅王、龍王和天戰王聯手推動之故,太虛王只是隨波逐流。就連太虛王都不知道,當時另外三方也各自誕生了一位王。到了如今,如修羅海,已經有兩位仙帝,若只是如此,我們也不懼!”

    “仙帝,我們不懼,真的不懼!人族之中,才情橫溢之輩不知凡幾,哪怕越級抗衡都不在少數,然而當我們看著人族興盛,想要反擊時,卻發現一件恐怖的事實!”

    達摩神色憂愁,“在修羅海深處,有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在不停的壯大,那是超越了仙帝的力量,無法抗衡!”

    “東海深處,天戰魔域中央,亦是如此!”張三豐說道,“令東來曾經打入天戰魔域,抗衡天戰仙帝而不敗,最后卻被一掌拍飛出去,差點打死!逃走后他曾言:那個生靈還沒有正在的圓滿,一旦出世,天下無有匹敵者!”

    楚陽認認真真的聽著。

    仙帝不過相當于返虛第三步的歸真之境罷了,至于超越仙帝的存在,應該是天人之境的強者。

    跨越一個大級別,真的很難抗衡。

    “修羅族,天戰魔域,龍族,都以食人族為美?所以才有滅族之危?”

    楚陽將事情已經還原了九成。

    這里,簡單來說,就相當于另外一個天武大陸。

    “我和達摩聯手推演,百年之內,就有大變,到時候不是崛起,就是沉淪!”張三豐道,“你的到來,卻讓我們看到了一線希望。”

    “我又能做什么?”

    楚陽聳聳肩。

    “造化玄奇,命運轉動,未來,誰又真的知道呢?只不過做好最壞的打算罷了。”張三豐道,“我追尋到此,邀請達摩到來,就是給你講述天下大勢,未來可能的變化!如今太虛仙朝,只尊力量,你可任意行事。”

    “不亂,難以成就強者之尊,畢竟給我們留下來的時間太短了!”

    哪怕達摩,都無奈嘆息。

    這個道理楚陽明白,太平盛世,沒有亂世造就強者的速度快,只是這個代價,太過殘忍了些。

    楚陽心中一動,看向了達摩,問道:“你是人還是佛?”

    “我先為人,后為佛,以佛渡人!”

    達摩回答。

    “萬靈皆可為佛,不獨人也!”

    “萬靈以人為本,佛行人間,守護太平!”

    “善!”

    楚陽點頭,對達摩的回答十分滿意。

    眼前的禪宗之主,遵循的還是人,佛只是渡人渡己罷了,悟通之后,反補天下。

    這才是人間之佛。

    而不像金光寺,是真正的佛,忘了根本。

    “若有疑問,我們都可以為你解答!”張三豐承諾道,“另外我開創的真武宗和達摩創建的小雷音寺,都可暗中助你。”

    楚陽點點頭,“對于我的來歷,還有你們存在,你們有什么推測?”

    達摩沉默。

    張三豐無言。

    兩人的神情都十分嚴肅。

    甚至將周圍的一切都達成了混沌,所有的信息攪成了粉碎,徹底的湮滅。

    “早些年,得知眾多飛升之人,結合他們的來歷,我們就發現!我們都有相同的歷史背景,卻生長在不同的世界,就有了大膽的猜測:大千世界,無窮無盡,然而又像河流一般,有無數的分支,因來源匯聚相同,這才有了相似的歷史,又有根本的區別!”

    張三豐道,“可你的出現,你所在的世界,似乎又有不同!”

    “你所在的世界,武道不顯,神通不出,卻又有我們事跡所成的書籍,完完整整,事無巨細。”

    “我想不通,后來推測,或許是主從之別!”

    “你所在的世界為本,是主流;我們就是分支,圍繞主流旋轉,又被影響。我們世界的信息,就傳遞到本源世界,被感知,然后成書!”

    張三豐總結道。

    “一花一菩提,一沙一世界!主流奔騰不息,支流萬千,分出后各自演化!”

    達摩祖師道了一聲佛號。

    “既然如此,你們飛升之后,為何進入的不是主流世界,而是來到了此間?這個大荒界,以前也沒有飛升者存在,又怎么解釋?”

    楚陽疑問。

    兩人紛紛沉默。

    這也是一個說不通的地方。

    “假如你們本是書中人物,存在虛幻之中,因‘書’而不停的輪回,開始終結,一直到永恒,直至其中一次時,你們打破了宿命,超脫而出,成了真我?若是這樣,也該進入我所在的天地才是啊?莫非因為我那里也是虛幻,或者說能量層次太低,才進入這里?”

    楚陽推測。

    這種想法,他是結合能夠穿梭不同的世界而得到的一種解釋。

    畢竟,他每次穿梭,都好似在故事發生之前,若不是這種原因,又怎么解釋?

    “在真實的歷史中,你們兩位確實存在!”楚陽又道,“如西門吹雪和獨孤求敗,歷史沒有任何記載!”

    最終,他們也沒有得出任何結論。

    若是楚陽推測為真。

    大荒界又是什么樣的存在?

    矛盾重重,得不到真正的答案。

    張三豐兩人也離開了。

    他們的到來,不過是和楚陽認識一番,講述將要面臨的局面,和人族疆域內的情況,有個心理準備。

    從始至終,張三豐都沒有詢問,楚陽為何會時隔八年,突然出現?既然武道不顯,又為何飛升?

    還有分身的存在!

    看著兩人離開,楚陽久久難以平靜。

    大荒界的局面,他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至于飛升猜測,才是他關注的重點。

    “他們究竟為什么而存在?真的是虛幻人物,因打破鐵律,超脫本該有的宿命,才會飛升?”

    搖了搖頭,依然得不到答案,只能按下念頭。

    “接下來,也是該突破的時候了!”

    楚陽深思,這才是關鍵。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